当前位置: 淘书看 > 带着仓库到大明 > 第1983章 蠢就一个字

第1983章 蠢就一个字

“不少百姓家中的存粮昨日就耗尽了,诸位,剩下的事和咱们无关,咱们算是立功了!”

苏伟一直和那些士绅们在等待消息,大家都倦了,哈气连天。

“都回去吧,回头等那人走了,咱们自然有好处。”

“好好好!哎呀!总算是成了,回家好好的睡一觉,然后就等着看热闹了。”

一群人笑呵呵的出了酒楼,然后互相拱手告辞。

“有车队进城了!”

正踌躇满志的和众人告辞的苏伟一惊,就问道:“什么车队?”

“拉粮食的车,是汉王殿下亲自押送来的。”

酒楼前顿时就多了一群雕塑……

如丧考妣的雕塑!

……

“先生,先生!”

十七先生深得那家人的信重,靠的就是稳重,所以他从不许身边人轻浮,闻言就喝道:“急什么?”

说着他端起茶杯,缓缓的喝了一口茶。

翰墨冲进来,惶恐的道:“先生,汉王殿下进城了!”

“好!”

十七先生也控制不住情绪,不禁叫了声好。

“汉王这是来接替方醒的吧,哈哈哈哈!方醒把天捅了个窟窿,这下……你什么神情?老子娘死了?”

翰墨面色惨白的道:“先生,汉王带来了车队,全是……全是粮食……”

咣当!

茶杯落地,居然没碎,然后在地上滚动着,一直滚到了翰墨的脚边。

“他早有预谋!可那些人怎么会没发现?怎么会!怎么会!”

十七先生血色上涌,他起身过去,一脚踢翻了翰墨,然后踉踉跄跄的出了房间,看着外面,悲声道:“那个疯子,他一定是派人沿途清理快马,那个疯子…..”

翰墨爬起来,捂着肩膀说道:“先生,汉王带着骑兵。”

“噗!”

十七先生的身体摇摇晃晃的,一张嘴就喷了一口血。

“先生!”

鲜血在阳光下显得格外的妖艳,十七先生缓缓的转身,说道:“老夫本以为他会直接抄家,那样对咱们是好事……”

他的嘴角和胡须上斑斑点点的全是血迹,却在笑着。

“抄家灭族啊!多好的事,老夫就等着这一下,可他……可他居然早就在乐安洲准备好了粮食,还有汉王,这是陛下的手笔,陛下啊!”

“老夫不信,去看看!去看看!”

……

车队辚辚,缓缓驶进济南城。

朱高煦觉得济南城中的叛逆很多,所以他的目光狠厉,扫过之处,两边的百姓无不低头。

车轮碾压过土路,留下微微的车辙。

吱呀!

吱呀!

沉默的人群纷纷看向后面。

可车队却漫长,无法看到尽头。

“都是粮食!”

一个妇人欢喜的喊声打破了寂静。

“伯爷果然没骗咱们,哈哈哈哈!”

一阵大笑声中,方醒站在了长街的尽头。

苏伟和一群士绅商人站在边上,面色苍白的看着负手而立的方醒,心中一种侥幸在坚持着。

那些百姓也在侥幸着,直至有人忍不住,壮着胆子问道:“伯爷,会不会涨价?”

瞬间,无数目光都集中在了方醒的身上。

灼热而欢喜。

常宇悄然来到了方醒的身后,低声道:“兴和伯,价格不能太高,否则……”

“全是新粮。”

方醒指着远远而来的车队说道:“价格…….”

苏伟只觉得心脏在激烈的跳动着,仿佛下一刻就会从胸口跳出来。

他捂着胸口,呼吸急促的等待着。

方醒目光转动,冲着他微微一笑,说道:“比上个月的粮价…….低两成!”

苏伟的身体摇晃了一下,他缓缓看着那些同伴。

厌恶!

仇恨!

绝望!

“苏伟……”

一个以往对苏伟恭谨的商人跌跌撞撞的挤过来,劈手就是一耳光。

啪!

苏伟呆呆的看着商人,嘴唇蠕动着,却说不出话来。

商人热泪盈眶的骂道:“苏伟,你这个畜生,你害死我了!”

商人骂完就恍然大悟,转身就跪在地上,说道:“伯爷,此事是苏伟在暗中鼓动,小的……”

“对,伯爷,是苏伟,他是主谋!”

“伯爷饶命……”

一群人跪在左侧,方醒看都没看一眼,他看着越来越近的车队,微笑道:“十七先生,要买粮食吗?”

十七先生已经恢复了镇定,他看到前方打头的朱高煦,淡淡的道:“此事和老夫无关。”

方醒准备迎过去,他侧身看着十七先生说道:“是,你不会那么蠢,否则你也不会在那家混到现在这个地位。”

夸赞是每个人都喜欢的,所以十七先生不禁挺直了腰杆,胸中的闷痛也消散了大半。

“但是你在顺水推舟,并不时的指点一二。”

方醒的眼神渐渐轻蔑,然后走到十七先生的身前,说道:“可你不是诸葛亮,更不是谢安,想说小儿辈已破敌吗?你却没那个资格,蠢就一个字,可你却说了好几次!”

十七先生咬紧牙关,嘴角渐渐的溢出一抹红色,却不肯弱了气势。

方醒凝视着他,然后微微一笑,转身道:“准备售卖,记住,限额购买,谁敢恶意囤积,前三人杀了,人头挂在边上,以警世人!”

这话杀气腾腾,偏偏方醒却是微笑着说了出来,常宇不禁拱手应了。

方醒走向了朱高煦,十七先生的嘴角微微抽搐着,低声道:“无损大局,告诉他们,此事无损大局。”

“方醒,这一路就杀了十余人,本王的宝刀还未热!”

朱高煦极为不痛快,“本王不喜欢乐安洲,何时能去那座大岛?你回头帮本王问问。”

方醒拱手道:“多谢殿下相助,今日必然有不少人要吐血了。”

朱高煦果然被他的话转移了注意力,他看看跪在地上的那帮子士绅商人,不悦的道:“杀了就是。”

方醒说道:“杀简单,可这种时候却不好杀,让他们在痛苦中煎熬是最恰当不过的惩罚了,至于以后……此间事毕,海外将会多些移民。”

“那别杀,留给本王,最好是三族一起迁移过去。”

方醒笑着应了,然后让王贺带着朱高煦去歇息,他自己带着家丁们去了另一处。

“有粮食卖了,老五,赶紧带着袋子去。”

小巷中,一个男子在一户人家外面敲门喊道。

“大哥,真的吗?”

大门打开,一个睡眼惺忪的男子出来,欢喜的道:“家中前天就断粮了,这不一家子都在睡觉,不然饿的难受。”

“我还想明日重新去找活呢,不要钱钞,只要粮食。大哥,哪来的粮食?”

敲门的男子一巴掌拍在他的肩上,喜道:“兴和伯早有准备,汉王殿下刚才带着粮车已经进城了,说全是新粮,比一个月前的粮价还要跌两成呢!”

“呀!真的?”

“快走快走!”

方醒站在边上,默默的看着两个男子欢喜的带着口袋去了。

“爹去买粮了!”

里面传来一声孩子的欢呼,然后炊烟升起。

这是最后的存粮,不到快饿死的程度不会弄出来。

“有粮食卖了……”

小巷里渐渐的多了许多人气,各家各户都传来了欢呼。

方醒就听着这些欢呼,面带微笑。

“我并没有让百姓饿死吧?”

方醒觉得在面对百姓时,他永远都不能杀伐果断,否则他会再拖一两天,直至把那些隐藏着的对手都拖出来。

辛老七带着家丁跟在他的身后,听着他在自言自语着。

“……我派人查过,两日之内,我不会允许有百姓家断粮两日,应该不会吧……”

推荐阅读: 《大王饶命》 《圣墟》 《三寸人间