当前位置: 淘书看 > 带着仓库到大明 > 第1981章 在下方醒

第1981章 在下方醒

“济南的粮仓都差不多空了,先生,方醒这是疯了吗?”

杨彦一点都摸不清方醒的想法,他只担心一件事。

“先生,方醒会不会派兵直接抄家,然后以囤积粮食为名,直接拿下那些抢购粮食的士绅和商人?”

十七先生显得有些疲惫,面色发青,但是精神不错。

“别担心这个,老夫巴不得他去抄家,那就是往油锅里倒水。”

这是把那些士绅和商人当做了诱饵。

杨彦的心中一冷,强笑道:“先生,那些人在庆贺呢,您要不……去鼓舞一番?”

“别拿这等小手段来试探老夫!”

十七先生冷冷的盯着他说道:“老夫说过,这些事都不知道,懂吗?”

杨彦抬头看了一眼,竟看到了杀机。他打个寒战,应道:“是,学生懂了。”

十七先生说道:“于谦一直在边上看着,手里还拿着个小册子,肆无忌惮的在记着,谁知道他在记什么?秋后算账!还鼓舞一番,那是主动给方醒送把柄,蠢货!”

杨彦惊道:“先生,那方醒难道是想把人都调出来,然后一网打尽吗?”

十七先生的脸上浮现一抹青色,说道:“谁知道?不过他现在只有抄家这一条路好走,老夫就等着看好戏了,哈哈哈哈!”

杨彦赔笑道:“先生,您说方醒现在会不会是在准备动手呢?”

……

“苏先生,在下敬您一杯!”

一饮而尽之后,敬酒的男子堆笑道:“苏先生,那位先生……以后……”

苏伟喝了一天酒,眼睛都红了,却气势勃发,看着不怒自威。

他摆手道:“此事大局定矣,那位已经答应了,事后差多少,加补两成,别嫌少!”

见众人有些失望之色,苏伟一拍桌子,说道:“你们懂什么?一旦做成了此事,以后的好处享用不尽。”

他不屑的看着众人,说道:“以往你们对官吏总是奴颜婢膝,可老夫告诉你们,以后就不一样了。”

见有人只是在冷笑,苏伟就怒道:“不信?不信你去找个官来,就算他是勋戚,老子照样不买账……老子……老子……”

有好事者见苏伟在发呆,就起哄道:“苏先生,你要干什么?说啊!啊!”

“对,苏先生,你……你……”

起哄的人看到苏伟的面色古怪,脸颊还在抽搐着,就不禁回身,随着他的视线看去。

楼梯口,方醒拾级而上,面带微笑。

这里的人大多不认识方醒,见他从容,但却陌生,有人就喝问道:“你是谁?”

“在下方醒!”

呯!

酒杯落地,化为齑粉。

是那个魔神?!

见这些人都目瞪口呆的看着自己,方醒拱手道:“诸位贤达在此高会,方某不自量力,想来凑个热闹,可否?”

所有人的脸上都浮起了假笑,不,是惊恐的强笑。

作为召集者的苏伟已经呆滞了。

方醒缓缓走了过来,挡在前方的人都纷纷闪开,然后站在两边,躬身行礼。

“见过伯爷。”

“见过伯爷。”

方醒微微一笑,就像是来接见这些士绅般的微笑着。

很亲切!

他走到了苏伟的这一桌,看看桌上的残羹剩菜,抬头说道:“不错的饭菜。”

苏伟此时才回魂,他强笑道:“伯爷,在下……小的……”

“你不错。”

方醒提起酒壶,摇晃了一下,估摸着还有半壶,就递过去,说道:“酒是粮**,不能浪费了。”

苏伟接过酒壶,下意识的就仰头灌去。

一个酒嗝之后,苏伟呆呆的看着方醒。

他甚至都不敢开口邀请方醒坐下,那会让他觉得自己明日就会死去,凄惨的死去。

方醒环视一周,看着这些神色各异的士绅商人,说道:“听闻你等聚会,兴致颇高,本伯想来看看,看看这两日的盛宴可曾让你等满足了。”

众人垂首,束手而立,无人敢和方醒对视。

苏伟的心中一个激灵,鼓起勇气道:“伯爷,在下等人只是……只是……”

“编,你继续编!”

方醒收了微笑,冷冷的道:“围购粮食,就凭着这一条,本伯现在就可斩了你的狗头!”

苏伟心中惊惧,他看着方醒身后的两名家丁,身体一个踉跄,就软倒在椅子上,喊道:“伯爷饶命……”

周围一阵杂音,有人碰倒了碗筷,有人触动了椅子,有人一屁股坐在地上……

“伯爷饶命!”

一股尿骚味弥漫开来,方醒皱眉道:“那些陈粮都被你等买完了,不错,有功,所以本伯就不计较了。”

说完方醒转身就走,苏伟顿时浑身一松,眼中闪烁着狡黠之色。

方醒不敢动他,这就说明他在忌惮着那家。

这个发现让苏伟只想高声呐喊,发泄出自己的欢喜来。

“哦,对了。”

走到楼梯口的方醒突然止步回身,很认真的说道:“要顾全大局,那些粮食买回去记得收好,千万别霉变了。”

脚步声渐渐淡去,苏伟干咳一声,坐直了说道:“诸位,看到了吗?”

“哎哟!”

“妈呀,吓死人了!”

一阵吁气之后,又是一阵盘碗碰撞的声音,众人这才一一回座。

“看看,看看,咱们没事。”

苏伟得意的道:“这说明了什么?啊?哈哈哈哈!”

室内静了一瞬,然后突然爆发出一阵得意的狂笑。

刚走到酒楼外的方醒侧身抬头看着楼上,嘴角露出微笑,说道:“你们很有趣。”

回过头,方醒就看到了于谦和沈石头。

“伯爷,都记着了。”

方醒喜欢于谦,因为从他的身上能感受到那股澎湃的激情。

这就是做事的人,和目前做事之前先谋身的主流不同,所以于谦的性格就显得弥足珍贵。

方醒看看他怀里有一个长方形的鼓起,就点点头,说道:“辛苦了。”

三人一起回去,沈石头低声道:“兴和伯,中间有几个人想弄事,被下官给弄死了。”

他有些忐忑,当时他发现有人在盯着于谦,而时间又不充裕,所以他直接就弄断了那几个人的脖子,没留活口。

“干得漂亮!”

方醒说道:“那些人没有任何价值,我们不要口供,记住了,咱们此行,不需要什么口供。只需判定谁是敌人,谁是朋友,仅此而已。”

于谦解释道:“此事那家人只是一个幌子,给他们一下,他们自然会知道疼。而且清查田亩,取消优待之事波及颇广,不要牵扯到道统之争,否则那就是火上浇油,到时候怕是连陛下都压不住。”

沈石头嘟囔道:“那些人都是阴人,兴和伯,弄死他们最好。”

“弄死一群人简单,可他们有无数人,你怎么弄?到时候遍地烽烟,就算是不成气候,可大明就乱了。平息之后,残垣断壁,生民哀嚎,那样的后果谁能接受?谁能承担?”

沈石头不甘心的道:“刚才他们可是很得意啊!那笑声下官都听到了,兴和伯,这口气可忍不得,要不下官带人去拿了他们?”

方醒脚步放缓,淡淡的道:“死亡在很多时候并不是最恐惧之事,人最怕的就是等待,特别是……当他们满怀希望时,突然悲剧降临,那会直接摧毁他们的坚韧,这才是煎熬。”

从云霄突然跌落尘埃,那种感觉生不如死。

而方醒就准备把这种感觉送给他们,否则刚才他就会直接拿下那些士绅。

而罪名……

“民以食为天……”

推荐阅读: 《牧神记》 《天道图书馆》 《汉乡