当前位置: 淘书看 > 带着仓库到大明 > 第1980章 大明不缺粮食

第1980章 大明不缺粮食

粮食涨价愈演愈烈,百姓自然是要闹腾,可知府衙门和布政使司,包括按察司都没有动静。

别买!

一个消息在市面上开始流传着。

马上就会有无数粮食涌入济南,到时候粮价将会被腰斩。

百姓是盲从的,消息出来之后,有人就去衙门求证,却只得到了一个含糊其辞的回答。

——粮食会有的。

“开仓,先压压。”

常宇来求见方醒,很坦率的说道:“兴和伯,不管您是要钓鱼还是什么,可百姓经不起折腾,本官以为可以开仓了,只是需要您的许可。”

地方官是可以开仓放粮,这个是朱棣后期特许的权利。但是需要一个条件,那就是遇到了影响粮食产出的灾害。

地方官先放粮,事后会有官员下来核查情况,一旦发现弄虚作假,城门处马上就会多出一串脑袋。

济南现在没有遭遇灾害,放粮的条件不足,只有方醒作为皇帝的代表,有这个权利决断。

方醒手中拿着一份文书在细细看着,闻言说道:“不着急。”

常宇忍住火气道:“兴和伯,目前市面上传言粮食马上就到,可粮食在哪?若是百姓苦等而不得,到时候…….民变……”

说着他的眼中浮起惊惧之色:“到时候那些人趁势起哄,济南就乱了呀!”

民变历来都是地方官最怕的事件,不管你是否能平息下去,事后京城那边必定会给你一个‘说法’。

方醒把文书放下,淡淡的道:“稍安勿躁。”

常宇无奈,方醒继续说道:“卖粮吧。”

“卖粮?”

“对。”

“开仓卖粮,粮价和涨价前维持不变。”

常宇心中激奋,起身道:“那本官这就去准备,兴和伯,还得要您的人去盯着,免得那些大户会抢购。”

方醒笑了笑,重新拿起文书,再低头之前说道:“敞开卖,不管谁买,买多少,都卖!”

……

方醒在按兵不动,于是一些快马在京城和济南之间来回传递消息。

——没见运粮的车队!

“那人在等什么?”

这是杨彦第一次见到十七先生焦虑不安,顿时那种神秘感荡然无存。

“先生,想必那人的奏章早就到了北平,朝中正在商议呢。”

十七先生冷冷的看了他一眼,说道:“若是上奏章求援,那就代表着方醒无能,你以为他会这般蠢吗?”

杨彦努力把眼前这张脸想象的更威严一些,好给自己增加点信心,“先生,核算据说已经结束了,等朝中见到文书,最终决断,此事就再也无法转圜。目前最好的办法就是……激起民变!”

十七先生面无表情的道:“老夫不知道这些,只是你整日和那雀舌厮混在一起,小心口舌。”

杨彦面色微变,躬身道:“是,学生知道了。”

雀舌的未来就掌握在十七先生的手中,杨彦无法拒绝,更无法反抗。

“学生……”

这时外面进来一人,他躬身道:“先生,外面开仓卖粮了。”

“卖什么粮?价格如何?”

十七先生霍然起身,目光炯炯的盯着来人问道。

“先生,是官府的粮仓,那边现在都被挤满了,放的就是没涨价前的价。”

十七先生仰头吁气,杨彦问道:“谁在盯着?可是方醒的人?”

来人面色古怪的道:“就十多个衙役在盯着。”

十七先生嗯了一声,问道:“可限制买的数量吗?”

来人说道:“限制,不过有的人买了一次,又排队买了第二次,没人管。”

十七先生哈哈一笑,说道:“这是安定人心之举,方醒此刻必然是五内俱焚,想向京城求援,可却又怕被斥之为无能。”

“老夫断定这是常宇的手笔,叫人赶紧去买,别等方醒派人去照看,到那时,他必然会拿些人头来立威。”

……

卖粮现场人头攒动,渐渐的,排队的大多成了彪形大汉。

他们带着口袋,一次买一大袋。

边上的衙役开始还管管,等有人塞了几张宝钞之后,都开始睁只眼闭只眼。

粮食不断被扛走,队伍却越来越长。

……

“放空了三个粮仓。”

暮色低垂,常宇没来,大抵是觉得方醒的决断太过荒谬吧。

方醒点点头,来人问道:“伯爷,我们常大人问……明日是否继续放?”

“放,继续放,有人买就放。”

……

夜色下的济南城,买到粮食的百姓欢欣鼓舞,没买到的开始诅咒叫骂。

“老爷,钱不够了。”

“去借,粮食就是钱,仓库堆的就是钱,怕什么?”

济南城中有人欢喜有人忧,许多人都在静静的等待着天明。

……

天亮了,去买粮食的人很快传来了消息。

——依旧没人管!

“还买吗老爷?”

“买!买了也不会亏。”

“老爷,全是陈粮。”

“那也没什么,大不了回头事情平息了马上卖出去。”

“叫他们来,大家商议一番。”

随后一群士绅就聚集在了城中的一家酒楼里。

“今日依旧卖粮,诸位,这可是千载难逢的机会啊!”

作为领头人,苏伟笑眯眯的模样让人牙痒痒。

三桌人,有人问道:“苏先生,敢问用同样的价买了陈粮,这是什么机会?”

“就是,咱们可是相信你苏先生,这才投了老本下去,若是没有结果,那损失谁来弥补?”

“在下可是借了一千多贯了,若是在陈粮售卖上再亏本,苏先生,在下怕是要带着家人去你家乞食了。”

苏伟笑呵呵的压压手,等嘈杂消失后,他起身说道:“诸位请放心,有人兜底。”

“谁?苏先生,是谁?”

这里的人可不是傻子,要大家继续跟进也可以,但是你得有强有力的保障。

苏伟笑眯眯的道:“放心放心,那人肯定能兜底,若是不能,老夫来!”

“好!苏先生豪爽!”

虽然不知道苏伟为何要隐瞒,可众目睽睽之下,若是大家亏本了,苏伟自然无法抵赖。

于是大清早的酒肉就开始飘香,一张张涨红的脸上全是兴奋。

可一个隐忧却除之不去。

方醒为何不派人去盯着卖粮?

任由那些人去抢购粮食,真正有需求的百姓却只有少数买到了粮食,这是什么意思?

可来回于京城和济南之间的快马带来的消息却让人安心。

没有运粮的车队!

……

方醒一点儿都没慌,他在拿着小本子,一一记录着那些人的名字。

“海外移民艰难,这些都是上好的移民,要记录清楚了。”

“兴和伯,那些人正在饮酒高乐呢!”

王贺在外面奔波,觉得自己累成了一条狗。

方醒放下笔,说道:“临行前总得要让人欢聚一番,不然以后的记忆哪会深刻?”

等到了傍晚,常宇终于是忍不住了,亲自来见方醒。

“兴和伯,粮仓差不多都空了。”

“那就准备吧。”

“准备什么?兴和伯,您还能从哪调集粮食?”

“大明不缺粮食……”

推荐阅读: 《修真聊天群》 《一念永恒》 《飞剑问道