当前位置: 淘书看 > 带着仓库到大明 > 第1978章 土豆陛见

第1978章 土豆陛见

方醒在济南大开杀戒,当街干掉三人的消息被快马送到了京城。

“……当街刺杀于大人,幸而兴和伯派了家丁跟着,关键时刻出手,一举击杀三人。”

朱瞻基皱眉道:“谁干的?”

信使是聚宝山卫中的军士,他说道:“陛下,兴和伯没叫人查。”

朱瞻基不置可否的点点头,信使被人引出了大殿。

居然对于谦出手?

这是震慑。

在大殿里的都是老油条,毫不犹豫的就判断出了这事的来由。

至于方醒没留活口,这同样是震慑。

你敢打我的主意,老子弄死你!

这是开始硬碰硬了!

“此三人,全家流放!”

方醒想玩狠的,可朱瞻基比他更狠,直接就抄了那些人的后路。

和朕作对吗?

那你就得做好全家被赶到海外或是蛮荒地带的准备。

群臣心中凛然,朱瞻基厌恶的道:“都散了吧,等核查送来,朕再看看那些君子的本来面目。”

皇帝要借机生事了。

群臣对此却无可奈何。

这时有人出班道:“陛下,兴和伯家的另一个爵位……”

……

方醒走后,方家庄依旧如故,只是张淑慧不时接了莫愁母子来住几天。

对于莫愁,小白依旧有些忌惮。

作为大妇,张淑慧必须得要展现自己的风度。

可所有的风度在听到宫中传来的消息后都烟消云散了。

“夫人,有人说二少爷该袭爵了。”

张淑慧的面色瞬间就变得冷冷的,她瞪了欢喜的小白一眼,说道:“让黄先生来。”

黄钟比张淑慧还早一步接到了消息,所以进了内院后,他垂眸道:“夫人可是为了二公子的袭爵之事烦忧吗?”

隔着一道屏风,张淑慧说道:“是,夫君在济南操心国事,如履薄冰,可有人在这个时候抛出平安袭爵的建议,这就是在给方家找麻烦。”

黄钟侧身对着屏风说道:“夫人,这是想让方家内部混乱一阵的意思,不过他们却不知道府中并无那等……争风之事,陛下大概也知道这一点,所以根本就没理会。”

“可这是对方家的挑衅!”

张淑慧杀气腾腾的道:“夫君不在家,有些人就忍不住跳出来,这些人一旦得势,以后的麻烦还不少,黄先生,明日让土豆进宫,如何?”

……

第二天,天麻麻黑时,方家已经开始准备了。

土豆一身青衫,也不要人扶,就踩着上马石上了自己的马,回身说道:“娘,孩儿这便去了。”

张淑慧一个恍惚,想起了以前那个小豆丁般的孩子。等再看看一本正经坐在马背上的土豆后,她叮嘱道:“在宫中不可弱了你爹的威名,不卑不亢,千万别害怕。”

土豆点点头,然后对平安和无忧笑了笑,在家丁的护持下,策马而去。

平安有些艳羡,可他小了些,而且土豆是长子,出面的只能是他。

“大哥。”

无忧却很欢乐的喊了一声,等土豆缓缓回头后,她嚷道:“叫太后娘娘帮忙,打坏蛋!”

……

家丁们把土豆护在中间,一路上遇到那些来上衙的官员,有的诧异,有的认识,就玩笑似的问土豆。

“大公子,这是要去上朝吗?”

土豆拱拱手,说道:“是,家父不在,小子有事求见陛下。”

众人都在忍笑,等见到土豆身边的家丁们肃然时,不禁都收起了笑容。

这位可是小伯爷,不说别的,等他以后袭爵时,弄不好那时的皇帝会为了表彰方醒的大功,直接把这个爵位弄成国公。

一路到了皇城外,土豆下马,拱手道:“学生方翰,请见陛下。”

“这不是兴和伯家的土……”

豆字在家丁们的逼视下没有说出来,守门的军士拱手道:“小伯爷请稍待。”

“有劳。”

土豆挺直着腰板,静静的等待着。

……

“方翰?”

朱瞻基想了想,俞佳近前低声道:“陛下,是兴和伯家的土豆。”

“让他来。”

朱瞻基饶有兴致的吩咐道。

群臣先是有些懵,等仔细想想后,才想起方翰就是土豆,顿时就热闹了。

十一岁的土豆来觐见皇帝,这是什么意思?

等土豆一路被引进来后,行礼,然后目不斜视的道:“陛下,学生听闻昨日有人说家弟当袭爵。”

朱瞻基点点头,“是有这事,你怎么看?”

皇帝居然像是在对待臣子般的和土豆说话,群臣不禁莞尔。

土豆很稳的说道:“陛下,家弟年幼,尚不足以独当一面。家父曾经说过,此事不急,免得把国朝的爵位当做是玩笑。”

朱瞻基板着脸,身上仿佛在散发着冷气。

可土豆却对他再熟悉不过了,只是对两边的文武拱拱手,说道:“家父在济南为国效力,方家对陛下忠心耿耿,并未以此欺人,更未曾嚣张跋扈,只是在家中安心度日,闭门谢客而已,诸位大人若是有何想法,尽可等家父归来后再行商议。”

这话里居然带着典故,这下连杨荣都在抚须微笑。

王翦的旧事,还有张良的旧事,被土豆用了欺人和嚣张跋扈,以及闭门谢客,另类的表达了出来。

方醒此行关系重大,不比王翦当年的情况好。

若是方醒在济南大开杀戒,大明马上就会陷入混乱之中,这可比王翦当年要严重许多。

而且土豆还顺带拍了朱瞻基一记小马屁。

当今陛下无需方家用那等手段来自保。

至于等方醒归来商议,那只是个笑谈。

谁敢拿这等事和方醒商议,保证会被喷的体无完肤,而且从此还会上了他方某人的黑名单。

我家的事关你毛事,你这不是居心叵测是什么?

朱瞻基的脸上浮起了微笑,杨荣知道,皇帝对土豆算是极为满意。

土豆对朱瞻基拱手道:“陛下,学生尚有功课,若有错漏,请陛下责罚。”

这话进可攻,退可守。

我还是个学生啊!说错了什么,皇帝你也不好意思和我计较吧?

朱瞻基点点头,说道:“你自去吧,回头让你家无忧进宫,端端想她了。”

皇帝最后来了个神助攻,然后让人带着土豆出去。

等土豆走后,朱瞻基突然问道:“诸卿以为如何?”

杨荣出班道:“陛下,兴和伯家学渊博,方翰青出于蓝。”

朱瞻基摆摆手道:“他还小,比不得。”

皇帝这是对土豆爱护到骨子里去了啊!居然还担心捧杀。

群臣散去,朱瞻基去了胡善祥那里。胡善祥在接受御医诊脉,朱瞻基只让人把孩子抱出来。

“陛下,殿下身子康健,饭量大。”

奶娘把哭的地动山摇的玉米抱过来,朱瞻基捂额道:“这孩子的哭喊怎地那么大声?”

奶娘轻轻的颠着玉米,说道:“陛下,殿下不喜欢被困着,总是想伸手伸脚,慢慢就好了。”

朱瞻基接过孩子,低声道:“想伸展手脚吗?”

孩子一下就止住了哭声,静静的看着朱瞻基。

朱瞻基摸摸他的小脸蛋,失笑道:“稚子无知,你且好生的长大吧。”

等御医走后,奶娘抱着孩子进去,对胡善祥说道:“娘娘,陛下看来对殿下颇为喜爱呢!”

她既然成了玉米的奶娘,一颗心自然就放在玉米的身上,等以后玉米要是有君临天下的一日,她的好处不言而喻。

胡善祥已经恢复的差不多了,她接过孩子,熟练的哄着。

不知名的歌谣轻轻被哼了出来,玉米渐渐的睡了过去。

室内静谧,外面被阳光染成了光明,而室内却让人觉得有些暗。

明与暗,就这么共处于方寸之间……

推荐阅读: 《三寸人间