当前位置: 淘书看 > 带着仓库到大明 > 第1970章 你堵死了一条路(为盟主‘迪巴拉爵土’贺,加更!)

第1970章 你堵死了一条路(为盟主‘迪巴拉爵土’贺,加更!)

是爵土(tu),不是爵士,我晕!

......

于谦上了船,画舫随即离岸。等他上了楼上后,正好看到杨彦在喝酒。

这人喝酒很有趣,换做是旁人要一下喝一壶酒,大抵就是用碗,可他就用小杯子,一杯接一杯的喝。

“廷益过来坐。”

于谦拱手,然后坐到了杨彦的对面。

“尝尝。”

方醒指着大盘子说道:“这厨子的烤肉有一手,味道相当不错。”

小猫送上碗筷,于谦吃了一片,同样是蘸辣椒面,然后赞道:“果然不错。”

“我说不错……那当然是不错。”

杨彦已经喝完了一壶酒,有些发蒙。

他想说话,可先前打好的腹稿却忘记了。

蠢货!

十七先生终于拿起了筷子,然后沉默的吃着羊肉。

杨彦打个酒嗝,突然发现自己竟然有些多余。

方醒在喝酒,缓缓的喝,从容不迫。

十七先生在吃肉,慢慢的吃,面带微笑。

他放下筷子,说道:“上下皆不可,唯有守中。”

于谦放下筷子,盯着十七先生,愤怒的道:“这是大明,不是你家。国,家,你代表着家,而兴和伯和本官代表着国,哪有商议的余地?!”

这人是来砸场子的吧?

杨彦瞥了十七先生一眼,然后问道:“你学的什么?你忘记了自己的所学吗?”

于谦挺直腰杆,朗声道:“所学是所学,国事是国事,分不清这个,学的都是私心,于国何益?”

方醒霍然起身,把正准备驳斥的杨彦吓了一跳。

可他却只是转身走向外面。

外面有栏杆走廊,是看风景的好地方。

看着湖光水色,轻拍着栏杆,这便是古人喜欢的方式。

“景色不错。”

“是,只是我有些好奇,有一段时日,人人写诗词……都要带着栏杆,都要拍一拍,你说那栏杆是不是太冤了些。”

“你把栏杆比作百姓,把我辈比作是无病呻吟的痴呆文人,这并不高明。”

画舫轻轻的在湖中游走着,午时,湖里的水波就像是凝固了一般,但那清澈的湖水却让人感到了凉意。

“兴和伯,我知道你对陛下有足够的影响力,此事在动摇儒学的根基,陛下肯定知道这一点。”

“那又如何?”

“你的科学做好顶替儒学的准备了吗?”

一阵沉默,十七先生冷笑道:“取消优待,谁人愿意去读书?到时候便会是大明立国之初的景象,随便一个秀才就能去做知府,难道这就是你想要的局面吗?”

“知行书院的学生加起来就那么些人,而且他们都是小吏,兴和伯,顾前不顾后,这就是你的谋划吗?”

……

“你只是吏科给事中,你刚才的话直接把自己的所学踩到了污泥里,传出去……会有无数人去找你的麻烦,你将寝食难安。”

杨彦端着酒杯,目视着于谦,然后一饮而尽。

于谦冷冷的看着他,说道:“跳梁小丑!”

原本因为酒后而泛红的脸变的更红了,杨彦看了一眼外面,然后低声道:“我们的力量超出你想象的强大,兴和伯能来到这里就是明证,你要注意……祸从口出。”

……

“你来了,这说明还有商议的余地,取消优待,这与破坏祖制并无区别,此刻你看到的只是平静,就像是这大明湖,看似平静,可在下却知道……前日有人下水后就再也没起来……”

“优待只能养出一群贪婪的蛀虫,你们不甘心,那就改弦易辙,潜心去探究儒家学问,时移世易,再不跟上,那就是腐朽。”

方醒回身说道:“我对此抱着诚心,我诚心希望儒学能够脱离窠臼,大明不能没有儒学,没有儒学的大明将会是利益的天下,那不是我所愿意看到的。”

他真的是诚心希望有人能登高一呼,最好就是眼前这位背后的家族,然后儒学再现蓬勃的生命力,与科学携手,一外一内,重新改变大明。

十七先生茫然的摇摇头,然后眸色冷厉的道:“兴和伯,先圣遗泽,诸贤心血,这不是谁想改就能改的。”

微风送爽,方醒看着清澈的湖水,觉得下去游泳是个不错的主意。

“你……堵死了一条路。”

方醒微微颔首,然后进了舱室。

里面的于谦和杨彦就像是两只斗鸡在争论,见方醒进来,杨彦马上闭嘴。

方醒扫了他一眼,说道:“一事无成,五谷不分,民生不知,你有何资格高谈阔论。”

杨彦脸上浮起了怒色,却不敢发出来。

方醒后仰着头,微微眯眼道:“你若是敢和本伯争论,那还能高看你一眼。见权贵而心生怯意……蝇营狗苟罢了。”

“酒足饭饱,正好船靠岸,我们回去。”

下楼的声音远去,马蹄声响起。

十七先生站在外面,看着远去的方醒面露冷笑。

杨彦涨红着脸道:“雀舌,这人仗势欺人。”

雀舌眼神温柔,柔声道:“他的跋扈众所周知,秀屿,这不是你的错。”

“雀舌……”

回身的十七先生看着这一幕就说道:“此路已绝,那么……就让他们感受一番万事艰难……”

……

一路上于谦几次想和方醒说话,可最终却都没说出口。

方醒看到了,却没有理睬。

回到驻地,黄禄已经在等着了。

见他满脸油汗,方醒就叫人送了毛巾来。

黄禄用冷毛巾小心的擦着脸,不时轻嘶出声。

这是被太阳晒厉害了,估摸着过几天会蜕皮。

黄禄的脸变得红彤彤的,他舒坦的道:“兴和伯,那些士绅还算是配合,居然没闹事。核算那边也快了,下官初步看了看,触目惊心啊!”

“那不是他们乖巧,而是在等着本伯的表态。”

“表态?什么时候?”

方醒觉得有些饿了,就叫人去给自己弄一碗面条,然后身体后仰,双手放在大腿上,看着虚空,说道:“就在刚才。”

黄禄搓搓火辣辣的脸,无奈的道:“下官就知道没那么轻省,那么……接下来他们就会闹腾了,只是会怎么闹腾呢?”

“不知道。”

方醒在想着于谦的事。

于谦被威胁,那是因为对方不敢贸然对方醒下手,所以就挑了于谦出来,算是杀鸡儆猴。

不过对方敢当着方醒威胁于谦,这才是真正的跋扈,并有些警示之意。

警告方醒!

方醒笑了笑,他不准备去宽慰于谦。

大明的官场和士绅实际上是紧密相连着,就像是孪生兄弟,不过是一明一暗而已。

于谦若是能从此事中悟到这个道理,理清里面的关系和利害,那就算是没白来济南。

“让我带徒弟?有趣。”

朱瞻基看来很是看重于谦,这说明他还是没领悟到皇帝的道。

朱棣会用纪纲,会用吕震,会用一些看似声名狼藉的人。

这不是君王近小人,而是那些君子不大听话,所以君王需要一批听话的手下,最好就是能富有主动精神,察言观色就能主动替君王出手。

推荐阅读: 《大王饶命》 《圣墟》 《三寸人间