当前位置: 淘书看 > 带着仓库到大明 > 第1959章 朕会顶着

第1959章 朕会顶着

一个大肉包足以填饱方醒的胃,可他却觉得还有些馋,于是一路进宫的路上,他在一个老婆婆的摊子上又买了五个锅贴。W≠

老婆婆的生意不错,周围有三个相同的小摊,可大家都乐意来她这里买。

方醒在付钱时随口说了一句:“老人家的生意好啊!”

老婆婆接过铜钱,用那浑浊的眼睛看着方醒,骄傲的道:“我每日寅时起来做炒粉丝,家里人都尝过,满意了才来卖。”

方醒若有所得的上马,一直到宫中,他依旧在回想着那骄傲的神色。

我努力,所以我成功。

广场上站着不少人,天色幽暗,周围的灯笼一闪一闪的,方醒觉得就像是一群僵尸在聚会。

“兴和伯这是没吃早饭?”

杨士奇的话里带着火气。

不只是他,其他人多多少少都带着火气。

原本海晏河清的大明被李二毛把水搅浑了,谁的日子能好过?

方醒把最后一点锅贴塞进嘴里,对着杨士奇点点头,然后一路走过。

无数目光在他的身上聚焦。

厌恶、艳羡、嫉妒、仇恨……

方醒坦然走到了前方。

他站在中间,目光在左右转动。

以往他喜欢混在文官队列里,因为他爵位的属性不明,所以从朱棣到朱瞻基都任由他闹腾。

可今天他最终却走进了武勋的队列里。

这人改性子了?

张辅也有些诧异,问道:“今日你可以不来的。”

“我的脸皮不厚。”

方醒打个嗝,然后拿出一个精巧的小瓶子喝了一口茶,舒坦的叹息着。

李二毛弄出来的事,他怎能让朱瞻基独自来扛。

朱瞻基随后就到,一番礼节后,开始了议事。

近期的大事都过了一道,无人有异议。

天色亮了,那些太监们小心翼翼的把灯笼熄灭。

这大抵是有史以来最早的一次御门听政,以至于不少人都在偷偷的打哈欠。

“从太祖高皇帝以来,朝中对读书人多有优容,对于寒门子弟,减免赋税劳役,这本是助学……”

大菜上桌了!

瞬间所有人都打起了精神,而且有些无意的在瞥着方醒。

朱瞻基昨晚睡的很早,所以现在精神不错。

“人心不足,本是优待寒门学子的善意,却泛滥了,泛滥成灾了!”

朱瞻基的话里渐渐带上了火气。

清晨的风从广场上吹过,带来了一丝凉意。

再过半个时辰,炙热的阳光就会把这里变成烧烤地。

“户部。”

“臣在。”

夏元吉出班上前,朱瞻基冷冷的道:“各地赋税的情况如何?朕问的是田税。”

夏元吉躬身道:“陛下,下滑……”

朱瞻基冷笑道:“为何?”

夏元吉没有迟疑,答道:“交税的田亩越发的少了。”

朱瞻基明知故问道:“田地到哪去了?”

这些话就像是巴掌,一下下的扇打在群臣的脸上。

“陛下,多为投献。”

“那人口也去了,田地也去了,谁给他们的胆子?”

夏元吉拱手无言,这不是他能回答的问题。

杨荣必须要出来,他迟疑了一下,出班道:“陛下,此事早已有之,臣以为当逐步清理。”

这个表态让不少人的脑海中浮起了一个词——谄媚!

这个问题很难回答,你想向皇帝进谏吗?论据何在?

所以最好的办法就是不吭声,让皇帝去折腾,等碰壁了之后,大家再出来打个圆场,此事就此作罢。

朱瞻基点点头,说道:“此言甚是。”

杨荣算是开了头炮,首辅的担当展露无疑。

方醒出班道:“陛下,臣以为先找个地方试试,等各方都妥当了,到时候再逐步推行。”

杨荣都冒头了,方醒肯定要接过他给的台阶,努力攀登。

朱瞻基点点头道:“此言不差,诸卿以为如何?”

这是双簧,可耻的双簧。

杨溥觉得这都是闲的,皇帝和方醒一唱一和,偏偏杨荣体察圣意,也插了一脚,顿时文官这边就没法看戏了。

“陛下,此事重大,还请陛下细细思量。”

金幼孜很严肃的表达了自己的态度,这一刻他对方醒再无成见,有的只是担心。

朱瞻基点点头道:“是,朕已经想了许久。”

方醒说道:“此事已呈蔓延态势,此时不动,后世再无机会。”

杨士奇皱眉闭上了眼睛,想了想,出班道:“兴和伯,此事是李二毛的手尾。”

朱瞻基大怒,正准备呵斥,方醒却说道:“是,此事是方某往日说的过多,书院的学生们都以此为己任,说到底还是方某的主意。”

朱瞻基默然,群臣默然。

方醒微笑道:“陛下,臣以为……济南府极佳。”

……

大朝会结束,可留下的波澜却远远没有平息。

“方醒把此事的责任接了过来,不枉本官点了一下。”

杨士奇的本意就是不想让朱瞻基直面此事,免得事败之后,君王的权威荡然无存,大明怕是要开始动荡了。

杨荣颔首道:“杨大人先前的时机把握的极好,否则陛下大概要出面了。”

杨士奇叹息道:“兴和伯早有此意,他倒是有担当,却不怕粉身碎骨吗?”

金幼孜冷笑道:“他是准备名垂青史的人,粉身碎骨怕什么?”

黄淮喃喃的道:“大明兴和伯……他这是要求名吗?”

在他们看来,将心比己,方醒的举动真的是和疯子差不多。

可疯子能得到三代帝王的看重吗?

显然不能。

而且这人还是个文武皆能的全才……

杨荣坐下后,沉声道:“他要名的话,三代帝王信重,灭国无数,开书院,兴科学,哪样都足以让他名垂青史,还要什么名?”

“是啊,他还要什么?”

金幼孜有些沮丧,“他这是……要为大明开万世太平,我……谁是蠢货?”

金幼孜居然骂粗口了,杨荣诧异的看了他一眼,说道:“不能惜身,我辈就是太过爱惜羽毛,不过奈何啊……”

……

文官和文人本是一家人,杨荣的出头让方醒的心中微暖,更让他觉得此时是最佳时机,错过了,以后再难出手。

“为何要选在济南?”

暖阁里放了两盆冰,很是怡人。

方醒微笑道:“我说是为了离京城近些,你信吗?”

朱瞻基摇摇头,无奈的道:“你这是不但要把天给捅个窟窿出来,还想去圣人的地盘挑衅,朕……也头痛啊!”

“你说行不行?”

“朕……担心你回不来了。”

“那到时候你就看护着我的妻儿,保住书院,等书院一批批的学生出去,到时候你再接着干。”

“你这是破釜沉舟了?”

“对,你在后面顶着,不行了咱就带着家人暂时避到海外去,等待时机卷土重来。”

凉爽的暖阁里渐渐的多了温度,朱瞻基定定的看着方醒,点点头道:“好,朕会顶着。”

推荐阅读: 《一念永恒》 《飞剑问道》 《牧神记