当前位置: 淘书看 > 带着仓库到大明 > 第1958章 会死人的

第1958章 会死人的

朱瞻基从登基以来,虽然偶有革新,但都没有脱离大明原有的框架。US

就说宝船出海吧,那也是朱棣的首创,朱瞻基不过是继承而已。

李二毛……

李二毛走进了都查院,他感到那些同僚的眼神都不大对。

敬佩?

不,看疯子吧!

这个疯子,他居然捅了个大窟窿出来。

一个小吏从侧面走来,近前说道:“李大人,王大人叫你。”

李二毛点点头,一路去了王彰那里。

王彰好像生病了,正用一块毛巾盖在自己的额头上,见他进来,就指指对面。

“你……是怎么想的?”

大抵是伤风了,王彰说话的鼻音很重。

李二毛没坐,他站着说道:“大人,下官以前是樵夫,以前每年粮长都会来收粮,村里的百姓也无怨言,等隔壁村出了个举人之后,大人,村里一半的地都成他的了……”

王彰靠在椅背上,脑袋后仰,鼻息有些重。

他仰视着李二毛,不耐烦的道:“是,你说的本官也知道,投献土地,投献土地,从你的老师兴和伯开始,就一直在纠缠这个问题,这并不新鲜!”

李二毛愕然,他以为王彰会支持自己的那份奏章,可目前看来,他是反对的,并且为此还…..

他不是上风,是上火!

“那些人的力量之大,别说是你,就算是陛下也只能让出一条路,可你成功的引诱了陛下,陛下心动了,他想揭开这些龌龊,可代价是什么?”

李二毛浑浑噩噩的出了值房,外面那些在等待着的御史们见他呆滞,就松了一口气,然后各自散去。

“他肯定是被王大人呵斥了。”

“肯定的,他这是把天给捅了一个窟窿,谁补的起?”

“是啊!天……”

“谁是天?”

……

“天塌不下来!”

“可京城的气氛很诡异,无人辩驳,那是因为他们知道自己理亏,可……那诡异的气氛让老夫感觉到了漩涡,海上的漩涡。”

“那又怎么样?”

方醒的眉间冷厉,整个人就像是标枪,随时准备向自己的敌人投射出去。

“老夫当年见识过无数纷争,太祖高皇帝喜欢等着,等闹腾的人全都现出原形,等所有人都跳了出来,他就动手了……”

解缙总觉得自己的前半生身处荆棘,后半生却处处鲜花,直至方醒决意要把天捅出一个大窟窿。

“听老夫的,暂且罢手吧,此事宁可通过移民来迂回,他们不是喜欢兼并吗?那就移民,没人给他们种地,他们兼并来作甚?荒芜吗?”

这是一个最稳妥的方案,方醒甚至能想象到解缙思虑了许久,从许多可能中找到了这个最佳方案。

“可……终究会有那么一天,他们的胃口非常大,他们读书的目的就是为了做官,不能做官,那么你就要给他们好处,没有好处,他们就会去寻找能给他们好处的主子……”

解缙睁开眼睛,双手撑着扶手缓缓起身,说道:“和老夫走走。”

夏季的午后多了些安静,这个时候最适合的就是午睡,如果卧室里摆放一盆冰的话,那就是给个皇帝都不换的待遇。

书房的外面种植了不少花草树木,这些年下来,越发的郁郁葱葱了。

一只蝉孤独的在鸣叫着,它的伙伴们还在树根下拼命的吸食着汁液,等待着破土而出。

“从文皇帝驾崩之后,你偃旗息鼓,少有的几次出击,也掩盖了锋芒……老夫以为你想通了,知道世事难为,知道要徐徐图之,谁知道你却是一朝奋起,哎!你可想清楚了?”

解缙是赞同方醒蛰伏,继续积蓄力量的。他希望等书院的学生们爬起来之后,形成一个集团,然后方醒就可以利用这个集团去冲击旧有的势力。

“你现在就是孤军奋战,李二毛点一把火就跑了,不,应该是你赶走了他,因为他帮不上忙,在这等局面下,他只是你所说的炮灰。”

大虫悄无声息的跑了过来,它仰头看着方醒,舌头耷拉在下唇外。

“给它弄水,别加冰。”

自从无忧前几天心痛自己的爱宠,在它们的水里加了冰之后,两条大狗就迷恋上了那种感觉。

只是方醒却不肯,并把道理告诉了无忧,于是没了冷饮的两条大狗就失落了。

大虫用舌头卷起水,感受了一下水温,就失望的跑了出去,大抵是去找无忧求情吧。

“解先生您看,喝过一次冰水之后,大虫就不耐烦喝别的水。是啊!天热,喝冰水多好。那些人就是喝过了一次冰水,从此就喜欢上了这种感觉。他们不是大虫小虫,没人能控制他们,所以……我想去试试。”

解缙叹息道:“会死人的,不,死人不可怕,可怕的是人心,你会被淹没在人心里不得解脱,百年后会被人掘墓鞭尸,臭名远扬。”

方醒点点头,认真的道:“我死了,那不是胜利就是失败,胜利的话,百姓不会允许他们掘我的墓。失败的话,我也不会让他们知道我葬在哪。”

解缙微微一笑,问道:“虽千万人,吾往矣吗?”

“是。”

方醒说道:“我知道自己将会和大明最顶尖的一群人搏斗,我很谨慎,因为我还有妻儿要照拂,可我却不肯苟且。是啊!我浑浑噩噩的又过了这几年,人这一生就如朝露,耗费不起啊!”

解缙郑重的拱手,方醒赶紧闪避到边上。

“你当的起老夫一礼。”

解缙自嘲道:“老夫老了,唯一牵挂的就是祯亮和悠悠,心中只想着南山之下,罢了,你且去闹腾,老夫帮你看着家和书院,看看谁敢来……”

方醒百感交集的道:“您……该享福的,可我却一次次的把您拖进了漩涡之中,解先生,拜托了!”

……

御门听政,朱瞻基不喜欢这种模式,可事情重大,他需要听取更广泛的意见,从而研判出此事的利弊。

方醒不喜欢御门听政,他总觉得这就是个形式。

皇帝坐在门里,群臣站在广场上,说话声音小点都得要人大声的复述。

就像是一群木偶在唱戏。

天边还挂着残月,方醒就吃了一个大肉包。

肉包是牛肉馅的,来自于草原的肉牛,味道不错。

方醒还想再吃一个,张淑慧担心他在上朝时出丑,就拦了,把肉包给了平安。

平安最近锻炼的量很大,胃口更大,比土豆都能吃。

方醒悻悻然的喝了豆浆,起身摸摸土豆和平安的头顶,说道:“小孩子操练有个度,不然以后长不高。”

土豆嘴里嚼着肉,胡乱的点头。

平安也是这般,两兄弟都想赶紧去书院。

“这是急什么呢?”

小白嗔道。

土豆把嘴里的食物咽下,端起碗喝了豆浆,嚷道:“二娘,书院今天要开运动会,我和平安要参加,一定能弄到一床棉被回家。”

平安也赶紧吃了,起身道别,和土豆一溜烟就跑了。

“大哥,二哥,我也去……”

无忧的召唤并未得到回应,她委屈的趴在方醒的腿上,用双手揉着眼睛,装哭道:“爹,大哥和二哥不理人。”

方醒摸着她的头顶,佯怒道:“回头爹就收拾他们。”

无忧不哭了,哀求道:“爹,我想去看。”

“夫君,时辰差不多了。”

张淑慧起身去里面拿方醒的衣服,小白也赶紧叫人来收拾了,然后去帮忙。

穿戴整齐,方醒抱起无忧说道:“晚些让嬷嬷们带你去看,还有淑慧,你们若是无事也可以去看看,解先生会安排好地方的。”

推荐阅读: 《带着仓库到大明》 《修真聊天群》 《一念永恒