当前位置: 淘书看 > 带着仓库到大明 > 第1953章 急躁的朱高煦,欢喜的陈潇

第1953章 急躁的朱高煦,欢喜的陈潇

孙氏生了个女儿。W$

如果说大明是一个湖泊,那么这个消息就是一个涟漪,激荡起了些许波澜,湖面旋即恢复了平静。

书院的学生出仕,当时的动静不小,当初解缙就说一定会被打压,其后果然。

只是方醒却早就在等着这个打压,然后借用环县十多名官吏的流放来了个震慑,一下就让那些以为他还在观望的人收回了手脚。

最近各处传来的消息,书院出仕的学生们的境遇得到了不少改善。

而朱祁钰同学正在奶娘的照看下茁壮成长,朱瞻基对此有些不知所措。

“总觉得那孩子像是多余的,当然不是我不喜欢他,就是感觉有些怪怪的。”

有了儿子,朱瞻基明显的精气神不一样了,好像一夜之间成熟了许多。

“这事不奇怪吧。”

方醒想起了土豆刚出生的时候,说道:“因为那孩子是你血脉的延续,总会有些不真切的感觉,慢慢的你就习惯了。”

朱瞻基话锋一转,说道:“汉王叔回来之后就没间断过进宫,说是赶紧把他弄到那个地方去,他甚至连全家人都带到了京城,乐安洲那边是铁心不要了。”

“这是好事啊!只要汉王殿下开了个头,那些藩王还不得都盯着呢!”

大明的藩王现在日子不大好过,在经过朱济熿和朱权之事后,他们基本上就别想再要什么自由了,整日就被封在封地里,再好的美景也得看腻了。

朱瞻基纠结的道:“可一下都封出去,以后船队出海,就是和藩王联系,想想都不对劲……”

“那就弄地盘去!”

朱瞻基摇摇头道:“郑和的船队还没回来,不知道那边究竟有多少地盘,还有,藩王分封海外,若是每人都封,那就是个无底洞。”

“一个分枝一个地方,然后那个地方不能都封给他们。”

朱瞻基诧异的看了方醒一眼,说道:“朕就是这般想的,给他们地方,给他们自由,可地盘却不是他们的。”

两个人相对一笑,边上的俞佳顿时觉得殿内阴风惨惨的。

方醒出了宫,一路去了汉王府。

汉王府还是那模样,方醒以为自己进了原始丛林。

“殿下说反正都要走了,废那功夫干嘛,以后谁住谁弄。”

常建勋带着方醒去了练武场,还没见到人,就听到了朱高煦的叫骂声。

“废物!冲阵要缩起来,躲在马脖子后面,不然箭如雨下,你往哪躲……”

朱高煦正在调教几个儿子,见方醒来了就不高兴的道:“都自己操练起来!”

十个儿子一溜排开,这场面让方醒也有些震撼。

老朱家的生育能力怎么都去了藩王的身上,真是莫名其妙。

方醒看了一眼那十个被训的鹌鹑般缩着脖子的家伙,心中暗自为他们默哀三秒钟,然后就问道:“殿下,可有人来问过您关于海外之事?”

“有啊!”

朱高煦爽直的说了一串名字,全是藩王。

“他们也想去,可又怕被皇帝给坑了。”

朱高煦不屑的道:“本王拿下了最好的地方,他们犹豫,大不了弄去占城那等地方,到时候屁股后面就是交趾,整日过的提心吊胆的,哈哈哈哈!”

这货一点儿宗室情谊都没有啊!

方醒是来传话的,他斟酌了一下,说道:“陛下的意思是……此事您干脆就别说了,任由他们去猜测。”

“吊胃口?”

朱高煦笑起来的时候,眼角能清晰的看到皱纹,他得意的道:“本王最讨厌吊胃口,不过弄他们却是最好不过了。”

“殿下,带个头吧?”

“什么头?”

“缴税。”

“什么?”

朱高煦大怒,一把揪住方醒的衣领,骂道:“亏我还把你当做朋友,你居然敢坑本王?!”

“开玩笑!开玩笑!”

……

方醒只是试探了一下,就知道此事不能急切。

不过朱高煦太不给面子了,方醒觉得应该想办法拖一下,让他马上出海的希望破灭。

“夫君,您是舍不得吧?”

张淑慧听到方醒的牢骚,就不经意的揭穿了方醒的真实想法。

“汉王殿下爽直,和您的关系好,他若是走了,您可就少了个朋友。”

“胡说!”

方醒躺在躺椅上,接过小白递来的果汁,舒坦的喝了一口,问道:“无忧呢?”

“被带进宫了,说是公主想她了。”

“两个毛孩子,整日就知道玩耍。”

闺女不在家,方醒总觉得心里空荡荡的。

张淑慧要盘算账目,小白要去第一鲜视察,于是方醒就听着算盘声缓缓入睡。

张淑慧拿了件薄被悄然给他盖上,轻手轻脚的出了门。

方醒这段时间的睡眠看似很好,睡下就一觉到天亮,可白天他的精神却明显的不足。

御医也来看过了,说他是神虚,结果方醒听成了肾虚,好家伙,逮着御医就一通探讨,最后御医诅咒发誓,说方醒的肾很好,不虚,这才释然。

神虚听着有些玄幻,张淑慧盯着方醒每天吃药,可方醒却经常躲,甚至还会偷偷的把药倒了。

张淑慧最后没辙,就把无忧请了出来:每次吃药,无忧就站在边上哄着,怎么哄孩子就怎么哄方醒。

御医说过,方醒这毛病应该是长期焦虑所引发的,最好是多休息。

所以方醒一旦睡觉,除去无忧之外,家里人做事都会轻手轻脚的。

“德华兄……”

方醒一下就醒了,张淑慧听出了声音,就倒了杯茶给他,说道:“妾身避一避吧。”

方醒喝了茶,精神大振,说道:“陈潇莽撞,却有分寸,他不会进来的,我出去一下。”

果然,陈潇就在内院进来一点等着,和邓嬷嬷在吹嘘着自己在嘉蔬署是如何的大展宏图。

“好了,你的宏图在玉米那呢!”

方醒带着他去了书房,先问了陈嘉辉和马氏的身体,然后问道:“你急匆匆的来找我作甚?”

说着他打了个哈欠,陈潇艳羡的道:“德华兄,你的日子可真是逍遥啊!小弟在城外到处跑,最后框定了地方,准备弄那个玉米。”

“季节不一定对,少弄点。”

方醒也不知道玉米播种的季节,可总不能等到明年再下种。

陈潇得意的道:“德华兄,此事已经是小弟负责了。”

“你还以为自己被重用了?”

“难道不是吗?”

自从陈嘉辉升职为顺天府府丞之后,陈潇的行情就见长了。

“听闻有人给你介绍小妾,漂亮吗?”

陈潇尴尬的道:“这是瞎说的,我哪能啊!小冉可盯着呢!”

“你知道分寸就好。”

方醒说道:“玉米的事陛下很看重,这东西弄好了不比土豆差,重要是重要了,可要是你弄砸了,那后果可不轻。”

“这是既想吃肉,又怕挨刀,然后就让我去试试?”

“对,没错,别人的面子没你的大,这是其一。”

方醒给他分析道:“第二就是此事有风险,那玉米现在还不够好,需要不断的培育,直至产出达到要求,谁负责此事,就要一直跟着,风险不小。”

见陈潇面色黯淡,方醒安慰道:“虽然风险不小,可一旦成功了,你就会青云直上。怎么,不敢赌一把?”

青云直上是每个官吏的梦想,陈潇当然也不例外。

“德华兄放心,小弟一定要头悬梁,锥刺股,不破楼兰终不还……”

被方醒灌了鸡汤的陈潇雄赳赳气昂昂的走了,方醒伸个懒腰,丝毫没有坑了好友的内疚。

培育玉米是件长期的事,弄不好十几二十年后才能成功,到了那时,一直埋头在嘉蔬署苦干的陈潇会是什么模样?

推荐阅读: 《大王饶命》 《圣墟》 《三寸人间