当前位置: 淘书看 > 带着仓库到大明 > 第1952章 悲痛和责任

第1952章 悲痛和责任

战马是哈烈人的战友,它能驮着你远征千里,也能驮着你发动决死冲击。W↑w

而用战马来踩死敌人,这是一个和战友共享愉悦的好办法。

“别动!”

就在高台的左侧,四个男子站在一起,都在看着那个明人被拖下来。

一个男子呼吸急促的道:“大人,他们要踩死他!”

“别动!”

一个看着笑眯眯的男子低声道:“这里是撒马尔罕,东厂就我们五人在此,王石被擒,我们更不能动。”

“苗喜,陈辉,看着关起生。”

男子说话间依旧是笑眯眯的,看着被拉下来的明人还喊了一嗓子,显得极为兴奋。

一个布袋被拿了过来,当两人扬起布袋,准备罩住那个明人时,他没有挣扎,只是仰头看天,然后全身开始剧烈的颤抖起来。

身后的两人以为他要挣扎,就用力的压住他的双臂。

可他没有挣扎,他在蓄力。泪水从他的眼中滑落,他忘记了断臂处的剧痛,仰头大喊道:“大明万胜……”

笑眯眯的男子眼中多了黯然,可他们不能走,必须要盯着看,否则周围盯着人群的军士会把他们揪出来。

布袋扎紧,轻轻一推,明人就倒在地上。

布袋里一定是黑暗的吧?

那些围观者们盯着那个在蠕动的布袋,心中猜想着那个明人的处境。

可布袋里依旧传来了喊声,沉闷的喊声。

“大明万胜......”

几匹马被牵了过来……

开始还有惨叫,不到一刻钟之后,布袋不再动弹,悄无声息……

行刑完毕,人群开始散去。

那四人随着人流缓缓离开了这里,最后几次转向,最终进了一间石屋。

“嘭!”

桌子被一脚踢飞,一个男子蹲在地上,伤心的哭泣着。

“王石……王石他昨晚还在说自己的儿子不够聪明,想去求了兴和伯进书院读书,又……又怕没脸……呜呜呜!”

压抑的哭声让笑眯眯的男子颓然坐下,他说道:“咱们探知了哈烈内部的纷争和兵力,也大致知道了那些王子之间的矛盾,王石……他没给东厂丢人,回去本官就去求兴和伯。”

“大人,别怪关起生,他和王石交好,如今王石去的这般惨烈,他不好受。”

笑眯眯的男子就是东厂的档头赵春,而蹲在地上哭的就是关起生。

说话的是苗喜,他冲着陈辉点点头,陈辉就过去劝慰关起生。

赵春咬牙切齿的道:“王石果决,本官也不好受,可今天你们都看到了那个也思牙,我们必须要弄清楚也思牙最后的结果。”

苗喜低声道:“大人,也思牙会不会……”

赵春摇摇头道:“他对那个女人痴迷入骨,再说他留在哈烈也没人会看重他,甚至会成为替罪羊,那还不如回大明去,好歹有条活路。”

这时关起生停止了哽咽,他起身道:“大人,王石的遗骨……”

赵春的眼神陡然凌厉,低喝道:“你以为本官不想带着王石归家吗?可这是什么地方?”

“这是撒马尔罕,篾儿干的地方,本官敢打赌,王石的尸骸边上至少有十余人在盯着,就等着拿人。”

苗喜黯然道:“大人,那咱们什么时候能回去?”

赵春双拳握紧,喃喃的道:“我会冒险去查查也思牙,拿到消息咱们就走。”

“大人,危险!”

陈辉起身出去看看门外,回身道:“也思牙到了这里,谁知道他在想什么?如果他想把咱们当做是投靠篾儿干的资本,那咱们几乎是毫无反抗之力,大人,还是再想想吧。”

赵春仰头,鼻子里用力的呼气,有些虚弱的道:“咱们必须要及早离开,否则一旦篾儿干决心要一统哈烈,弄不好就会把咱们弄进去,到时候咱们还得为哈烈作战,不死就别想出来。”

“王石……”

赵春捂着脸,叹息道:“他做到了咱们所能想到的一切,本官不如他,所以想着……别怕死,兴和城已经建成,本官就算是死了,也再无遗憾。”

“吃饭吧。”

赵春觉得这话有些伤感,就叫人去做饭。

他们的饭就是面饼,而且是死面饼。

关起生拿了个面饼,说是要出去一趟,赵春答应了,也没问他的去向。

他能去哪?不外乎就是想去看看王石的尸骸被丢在了哪里。

“丢下兄弟,本官罪不可赦。今日动手拦住王石的那个人,本官记得是在边上的一家粮店干活,去,找到他,杀了他!”

……

也思牙吃的是羊肉,作为兄弟,哪怕他以前软弱,可篾儿干也不会小气到在食宿上亏待他。

吃着羊肉,也思牙的脑海中不时会出现那个被踩死的明人面孔,他已经十多天没吃过肉了,可还是失去了胃口。

“我要去见兄长。”

睡了个午觉起来,也思牙就想起了杨五妹,就像是打了鸡血般的,马上就去求见篾儿干。

篾儿干很忙,他需要重建撒马尔罕,重建的物资是不缺的,缺的是粮食。

“让他们交出来,除去养活家人的粮食都交出来。如果有人不交,那就全部拿了。”

篾儿干疲惫的挥挥手,然后对也思牙说道:“你的要求不能被同意,如果说肉迷是狼,那么大明就是虎,哈烈谁都不能沾染,至少在局势明朗前不能沾染。”

也思牙说道:“兄长,他们都在观望,需要一个强大的人来统合他们,我相信兄长您正是这个人选。”

“最新的消息,肉迷人正在整军备战,他们甚至还在研究火器。”

篾儿干有些无奈的道:“他们一定会重新崛起,也思牙,哈烈将会是他们的第一目标,再也没有击败老对手来证明自己的重新崛起更有力的手段了,那是个强大的国家,哪怕他消沉了几十年,可谁也不能小瞧他们。”

也思牙心中沮丧,觉得自己和杨五妹再无希望。

“兄长,大明可以帮助我们。”

也思牙觉得哈烈已经步入了危机之中,随时都有可能因为走错路而被两大帝国干掉。

“明人对待藩属国,如果是老皇帝在还好说,可那个魔神最是无赖,什么藩属国,只要不合心意就照打不误,周边震怖啊!”

也思牙觉得这个顾虑再没错了,他对方醒的看法很复杂,大抵认为这位是个不讲道理的家伙,以利益为重。

一旦他发现哈烈是块肥肉的话,那么不管两国是什么状态,哈烈都难逃一劫。

可杨五妹的倩影却在他的脑海里晃悠着,让他不由自主的说道:“兄长,可肉迷人也是威胁啊!若是我们不合起来,到时候就是一盘散沙……”

肉迷最大的仇人,除去泰西那一帮子之外,就是哈烈。

当年哈烈老王一战击败肉迷人,还俘虏了他们的国主,导致肉迷多年一直没恢复,这个仇可结大了。

篾儿干说道:“此事我已经在着手了,对了,乌恩也派了人来。”

“乌恩……”

也思牙诧异的道:“他不是和肉迷人卷在一起了吗?那个叫做什么仆固的。”

推荐阅读: 《牧神记》 《天道图书馆》 《汉乡