当前位置: 淘书看 > 带着仓库到大明 > 第1949章 亲自探问

第1949章 亲自探问

王续的家庭很完美,妻子给他生了一儿一女,儿女都乖巧上进。w→

不过在环县做官,基本上没啥油水可捞,所以他一家的日子过得只能说是普通。

吃完晚饭,王续问了儿子的功课,然后去了书房。

作为知县,他能知道不少算是半机密的消息,所以得知陕西以后会被持续削减百姓的决定。

没了百姓,就算是在陕西做了知府也比不得京城的一个九品官。

所以他想离开环县,哪怕是去沿海当一任知县都行。

可关系托了一个又一个,两年下来,他依旧在环县,依旧每日看着这些人。

范颖要想逼走焦取仁,王续是不大愿意的,可范颖一番话就让他改变了主意。

——大人,要想和那些人交好,咱们得先动手啊!

王续知道那话的意思,这是要先弄个投名状,然后才能论功行赏。

所以他默许了!

今天范颖说焦取仁被赶走了,他只觉得一阵轻松。

灯光下,他翻看着一本游记,内容是从金陵到交趾的经历和风土人情,很是精彩。

所谓书生不出门,就知天下事,大抵就是通过这些书。

看到书里把交趾描绘成了大明的小江南,王续不禁心中微动。

想升官吗?去交趾吧。

在那干几年,只要你不出错,就有很大几率升官回到中原。

哎!

王续摇摇头,交趾啊交趾,若是去了,家里的孩子怎么办?那等地方的文教想想都不放心。

他把书合上,准备写一篇文章。

“老爷……”

王续突然又没了做文章的精神,他烦躁的起身道:“可是有事?”

门外的老仆说道:“刚才有人进城,守门的说来头不小,而且那些人直奔万家的客栈,据说是去找了那个焦取仁。”

嘭!

老仆看到王续把书一扔,就知道有麻烦了。

“马上叫人来。”

王续深吸一口气,暗自祝祷了一下,然后去交代妻儿。

三个衙役被临时叫了来,看到面色冷淡的王续,没人敢发牢骚。

一路到了客栈,叫开门后,掌柜的见是王续,急忙喊冤,说自己的店里绝对没有藏污纳垢。

王续闭上眼睛,路上一个得到他暗示的衙役就问道:“刚才那批人可是到了你这里?”

“是,他们去了焦大人的房间。”

做生意就得要善于观察风头,掌柜先前看到方醒等人面色不善,而且根本就没有来到外地的谨慎,所以没敢多说。

衙役想发怒,王续却摆摆手道:“本官刚听闻焦取仁负气出走的消息,这才追了来,你带本官上去。”

掌柜拿着蜡烛,引着王续到了二楼,他故意把脚步放重,可王续是什么人,一下就察觉了他的用心。

可他没有心思愤怒,更没有心思想着怎么秋后算账。

掌柜这般做,就说明来人不简单。

从守门的人不肯报来人的具体身份开始,王续就有些感觉不妙。

一行人刚转过去,走道中间就有人喝问道:“谁?止步!”

王续不等掌柜说话,就上前一步,拱手道:“下官王续,求见贵人。”

辛老七没吭声,焦取仁都差点自杀了,他对环县官吏没有一点好感。

屋里沉默了一瞬,方醒说道:“今日不见客!”

敢拒绝自己,那么里面的人少说得是五品实权。可文官不会拒绝,还会主动验证身份,这样可以不留话柄。

那么里面那人的身份几乎就呼之欲出了。

……

第二天一大早,一夜未睡的王续又赶来了客栈,路上还遇到了面色惨白的主簿范颖,两人心中不安的问掌柜,却被告知那一行人已经出城了。

王续和范颖追到了城门处,守门的军士告诉他们,焦取仁带着那些人往许塬去了。

……

这是方醒正儿八经的第一次见到环县这种地形,一路上他问了焦取仁,等到了许塬的那个村子之后,那些村民就让他感到了无奈。

“焦大人又来了?”

“哭了,哭了!”

几个孩子在边上嬉笑着,方醒看看村子,发现没有炊烟的迹象,就问道:“这边不吃早饭吗?”

焦取仁冲着走来的老汉拱拱手,说道:“山长,这边也种了土豆,头晚上煮熟了,第二天全家人都吃这个,倒是能吃饱了。”

这时一个妇人拎着个篮子过来,拿了几个土豆出来,笑道:“焦大人今天还带人来了,早饭没吃吧,来,一人一个。”

焦取仁急忙拒绝道:“不了不了,我们在城里都吃过了。”

“我尝尝。”

方醒却接了一个,然后咬了一口,说道:“挺糯的,只是以后吃的话,最好热一热,不然娃娃们的肠胃娇嫩,受不了呢!”

妇人诧异的道:“大人还知道这个?不过都习惯了,好了,咱们得下地干活,焦大人接着给他们说吧。”

焦取仁尴尬的道:“水姐,这是……这是我的老师。”

老汉正在边上打量着方醒几人,闻言就拱手道:“贵人来了,贵人来了,快去打几个鸡蛋,弄点热汤来,记得多放些油……”

一个妇人磨磨蹭蹭的往窑洞去,看模样分明就是舍不得。

方醒说道:“都吃过了,老叔可有凳子?”

等大家都坐下后,方醒就和老汉扯起了家常。他的见闻多,不多时就把村子里的闲人都引了过来。

“……陕西一地最终肯定是要移走一半人以上,而且以后还得持续移。”

“为啥?”

老汉觉得方醒说的话好像带着权威,就有些虚了。

方醒指指周围,说道:“这里原先本是好地方,只是从很早以前就开始了耕种,那么多年下来,这些土地都不堪重负,一旦遇到个灾害,别怀疑,肯定有灾害,到时候怎么活?”

老汉的双手绞在一起,为难的道:“大人,这些咱们……现在还能活啊!”

方醒觉得有些悲哀,他诚恳的道:“咱们能不能有点远见?就算是为了子孙后代,咱们能不能……给子孙后代找条好路子。”

老汉只是不说话,低着头,用脚磨蹭着地面。

方醒对焦取仁点点头,确认他确实是受了委屈,然后说道:“朝中已经在考虑强制移民,原先许多地方都要种树,要让这边的绿色更多些。”

老汉马上就抬头道:“那不能吧?咱们祖辈都在这活着,为啥要移民?”

“因为移民出去才能活的更好,子孙才不会饿死!”

想起明末时陕西的灾荒,方醒觉得强制移民不一定是坏事。

“易子而食的典故都知道吧?就是交换自家的孩子吃了。”

老汉点点头,瓮声瓮气的说道:“可现在有了土豆呢,这东西好养活,出产多。”

“旱灾一到,什么东西能活?”

方醒来此只为了解这些人的心思,就起身准备回去。

“山长,知县和主簿来了。”

推荐阅读: 《修真聊天群》 《一念永恒》 《飞剑问道