当前位置: 淘书看 > 带着仓库到大明 > 第1943章 为大明贺(为‘醉里掌灯’成为本书白银大盟贺)

第1943章 为大明贺(为‘醉里掌灯’成为本书白银大盟贺)

为皇后之子贺,为大明贺,两章合并一章,感谢大家的支持!

......

胡善祥只觉得自己就像是做了个噩梦,生产的辛苦让她只来得及看了一眼孩子就昏沉睡去,只是右手一直在握着那个田黄石雕刻的柚子。W↑w

“是个英俊的小子啊!”

迷迷糊糊间,胡善祥艰难的睁开眼睛,看到太后正抱着襁褓,笑的眼睛都没了。

见她醒来,太后把襁褓倾斜,笑道:“你生了个儿子,看着很健壮,且放心休养,外面的事本宫挡着。”

胡善祥贪婪的看着孩子,然后疲惫的点点头,只觉得自己完成了人生之中最大的一件事,再无遗憾。

太后悄然出去,对朱瞻基说道:“有了皇子,大明上下都会为之一松,把消息传出去吧。”

朱瞻基点点头,俞佳随即就吩咐人去传播消息。

……

孙氏在养神,室内静悄悄的。

德春站在边上,周嬷嬷实在是忍受不住煎熬,就悄然出去,准备打听一下消息。

她刚出门,就看到王振神色惊惶的跑进来,脚步声沉重,就喝道:“别惊到了娘娘。”

王振放慢了脚步,周嬷嬷看到他一脸难色,心中就咯噔一下,然后问道:“可是出来了?”

王振点点头,正准备说话,外面突然传来了欢呼声。

“皇子出世,普天同庆,陛下和太后娘娘的恩典,宫中每人赏宝钞五贯,加餐三日……”

“陛下万岁!陛下万岁!陛下万岁!”

欢呼声渐渐弥漫开来,除去这处宫殿之外,整个皇宫都在欢呼着。

他们不只是在为赏赐而欢呼,更是在为大明的继承人出世而欢呼。

王振松了一口气,通过欢呼来告诉孙氏是再好不过了。

周嬷嬷面色僵硬,身体有些要倒要倒的架势,王振一把扶住她,低声道:“别着急,娘娘还没生产呢!”

周嬷嬷茫然的道:“刚才有人喊什么开天眼了,是怎么回事?”

王振苦笑道:“在皇子出生前,突然有一道绿光从天上直射下来,看那方位,应当就在皇城外一点。”

周嬷嬷长长的出了一口气,然后转身进去。

孙氏已经醒了,目光淡淡的,见王振和周嬷嬷进来也只是漠然。

王振垂首道:“娘娘,皇后那边刚生了个皇子。”

孙氏哎了一声,让德春把自己扶起来。

临产的妇人实在是谈不上美丑,孙氏的肚子不小,动作缓慢小心。

周嬷嬷过去帮了一把,把孙氏扶下床。

王振静静的站在边上,不经意的看着孙氏的神色。

“这是好事。”

孙氏被两人扶着在屋子里缓缓走动,微笑道:“陛下有了皇子,这是迟早的事,咱们应该为此高兴,回头记得赏咱们的人,高兴些,别苦着脸。”

王振赞道:“娘娘睿智,正该如此。”

周嬷嬷强笑道:“娘娘,说是有天眼在看着,孩子出来之后,还有金光普照京城。”

王振皱眉道:“那是瞎说,周嬷嬷,别在娘娘的跟前说这等话。”

孙氏只觉得小腹处一抽一抽的,她用力的掐了一把掌心,压住心中的惊乱,然后说道:“此事不可胡说,陛下才是……扶我到外面看看。”

……

户部,夏元吉瞪着马苏问道:“兴和伯呢?”

马苏坐在边上尴尬的道:“大人,老师说拉肚子了。”

夏元吉怒道:“从半个时辰前来见本官,说什么有要事相商,结果话没说几句就跑了,谁家拉肚子拉半个时辰的?”

马苏坐立不安的道:“大人,下官估摸着是……吃坏肚子了吧。”

夏元吉冷笑道:“本官怕他是……”

“哎哟!”

正说着,方醒一瘸一拐的走了进来,面色难看。

马苏急忙过去扶着,夏元吉吸吸鼻子,皱眉道:“你这是掉粪坑了?”

方醒活动着脚,纠结的道:“蹲了许久,脚都麻了,夏大人,方某觉着这肚子又开始翻腾了,得去就医,告辞了。”

夏元吉愕然道:“你不是有要事相商吗?”

方醒被马苏扶着往外去,随口道:“刚才蹲坑想了想,那事还是得自己做,就不给你添麻烦了。”

夏元吉狐疑的看着方醒出去,自言自语道:“这厮平日里可不是这样的,能让人办的事绝不会自己办,今日这是怎么了?”

“陛下万岁!”

这时外面传来了一阵欢呼,夏元吉被惊了一下,急忙起身冲了出去。

他一路追上了方醒,见方醒和马苏行动缓慢,就超了过去。

一直到户部的前面,他才知道欢呼的来由。

“大人,宫中传出来的消息,大明多了一位皇子。”

夏元吉心中一喜,然后就想起了先前的天象,顿时就欢喜的道:“喜事喜事,当同庆。”

“陛下万岁!”

方醒被马苏扶着出来,见状也是笑眯眯的道:“好事啊!大明算是有太子了。”

夏元吉抚须笑道:“是啊!就算是现在还小不能封,可十岁之后总得要封吧。”

“那是肯定的。”

方醒也是不胜欢喜,然后拱手独自离去。

夏元吉晃眼看到他步伐矫健,不禁问道:“兴和伯的脚好了?”

但凡是人类就肯定有过长时间蹲坑的经历,双腿麻木的感觉很难受,而且恢复起来很慢。

可方醒为何那么快就正常了呢?

夏元吉没来得及深思,就被闫大建搅乱了思路。

“大人,该上贺表了。”

夏元吉点点头,回去准备写贺表。

不单是他,六部尚书都在写贺表,百官都在写贺表。

方醒出了户部,一路回家。

沿途的百姓看着兴高采烈的,街边甚至已经有商家在吆喝着。

“皇子出世,国朝大喜,本店今日六折,为殿下祈福!”

“为殿下贺,吃一碗送一碗了啊!”

百姓大多走出家门,三三两两的看着皇城方向,只觉得一颗心总算是落地了。

大明的皇帝不错,至少到目前为止不错。

朱元璋驱除鞑虏,恢复中原。

朱棣横扫草原,布威于海上,奠定了大明强盛的基础。

朱高炽虽然在位时间不长,可一个仁字就说明他的秉性。

当今皇帝大家也觉得不错,虽然不见什么大手笔的动作,可大家的日子却是越来越好过。

这就是盛世啊!

咱们不拥护老朱家拥护谁去?

“这太子出世的动静可是了不得啊!先前像是日食,把大家都吓坏了,可后来……他们说有天眼在看着呢,最后还送了金光。”

“是啊!有道士说被那金光照过的人都会百病不侵。”

“哎呀!我居然不知道?”

“没事,据说宫中还有位贵妃要生产,到时候说不准还有呢!”

“这可是上天赐福,除去未来的太子殿下,谁有这福气?哎!错失了好处啊!”

“……”

方醒听着这些荒诞不经的话,随口问道:“东西都收好了吗?”

辛老七在后面说道:“都收好了,等过几日,风头过了再取回去。”

方醒站在街道中间,两边的人流从身边错身而过,无数人不时抬头看着天空,眼中满是憧憬。

“大明有继承人了,哈哈哈哈!”

“回家喝一口,希望这是个好兆头……”

方醒微微低头,只觉得眼眶发热。

土木堡,那该死的一切不会再发生了,也不可能发生了!

土木堡殉国诸臣牌位……

——王佐,户部尚书,赐少保,谥忠简!

——鄺野,兵部尚书,赐少保,谥忠肃!

……

——张辅,太师,英国公,追封定兴王,谥忠烈!

——朱勇,太师,太保,成国公,追封平阴王!

……

那一串串名字,那无数亡魂,他们在另一个世界可得到安宁了吗?

“家国平安,盛世来了!”

一阵欢呼声中,方醒看着这欢腾的景象,说道:“传信号!”

辛老七低声道:“老爷,陛下不知道,会不会……”

方醒摇摇头,眼中有泪,“他知道我的意思,他知道的。”

“发信号!”

三枚烟花冲上了天空,轰然炸响。

大人们愕然看着天上,孩子们纷纷拍手欢呼着。

“噗噗噗!”

城外再次传来三声低响。

……

“父皇父皇!”

朱瞻基正在抱着襁褓,有些发怔,闻声他偏头,就看到婉婉牵着端端走过来。

端端看到襁褓眼睛都亮了,挣开婉婉冲过来,站在朱瞻基的身前蹦跳着。

“父皇,我要看弟弟!我要看弟弟!”

“恭喜皇兄。”

大家都欢喜啊!

朱瞻基蹲下,端端凑过来,小心翼翼的伸出手去,摸了摸那张不怎么漂亮,有些皱巴巴的小脸。

“弟弟,回头姐姐带你玩。”

端端欢喜的小脸仿佛都在发光,朱瞻基心中微叹,说道:“你弟弟要慢慢的长大……”

端端认真的道:“父皇,我会等弟弟长大,我会一直等着。”

朱瞻基心中一颤,强笑道:“好,端端带着弟弟长大。”

婉婉在边上看着孩子,突然问道:“皇兄,谁来教他?”

太后本是在边上笑吟吟的看着,听到这话不禁面色微变。

皇子出生,还是嫡长子,这是个沉甸甸的筹码。

可皇帝的态度却很重要,若是朱瞻基不管不顾,以后这孩子会成什么样?

朱瞻基起身看着产房,面色古怪的道:“兴和伯……说……只要是皇后的孩子,他愿意卸掉爵位和聚宝山卫,专心教…….”

“轰轰轰轰轰!”

这时外面传来一阵轰鸣,声音听着遥远。

太后面色一冷,说道:“皇后生下皇子,这是有人要跳墙吗?”

朱瞻基摇摇头,从胡善祥生产到现在,他终于露出了微笑。

“母后,这是兴和伯在向儿臣示威呢,顺带给自己找个错处,让儿臣正好卸了他的爵位……”

太后讶然,然后忍俊不禁的道:“当年他替你相看皇后,却是认定了胡氏才能母仪天下,如今肯这般做,本宫却觉得他是在为这个小不点庆贺呢!”

太后在为方醒缓颊!

朱瞻基觉得自己有些孤家寡人的味道,他苦笑道:“他要大明稳定,朕何尝不是这般想的……罢了,叫人去,就说朕知道了,以后再说。”

…….

“轰轰轰轰轰!”

炮声隆隆,百官变色,等知道了来处后,杨荣就无奈的道:“兴和伯这是在为皇子贺啊!就是不知道陛下好不好下台。”

皇子出生,皆大欢喜,连金幼孜都笑道:“这是大喜事啊!没有动静,本官都觉得这未来的太子憋屈了些,兴和伯此举正好,哈哈哈哈!”

杨士奇满面红光的道:“大明有了继承人,这才是兴旺之道!”

“大明啊!”

黄淮的身体越来越差了,他觉得自己怕是熬不过多久,所以越发的珍惜大明的每一次前进。

而他最大的遗憾就是国本,所以含泪道:“死而无憾了!无憾了!”

杨荣回身看着他,安抚道:“黄大人,好生的养着,大明的路还远着呢,咱们可要好好的走好了,一起走!”

黄淮点点头,剧烈的咳嗽几下,说道:“好,一起走,一起看看煌煌大明!”

杨溥一直没说话,此刻突然抬头道:“诸位,这是兴和伯和聚宝山卫向皇子效忠了!”

杨荣皱眉道:“什么效忠?那是国本!”

他一挥手,然后起身出去。

“本官心中高兴,出去转转……”

……

“轰轰轰轰轰!”

第七轮炮击开始。

俞佳很顺利的找到了方醒,而方醒就站在路中间,仿佛知道有人会来找自己一般。

“兴和伯,陛下说了,那事以后再说。”

方醒点点头,喃喃的道:“你终于知道了爱情不能和大明相提并论了吗?”

“轰轰轰轰轰!”

第八轮炮击的轰鸣声传来。

“兴和伯,你……这是哭了?”

杨荣走过来,看到方醒的模样,不禁拱拱手,说道:“本官亦是心潮难平,难啊!”

方醒百感交集的道:“是啊,咱们都是心潮难平,希望这个孩子能……”

“文皇帝?”

杨荣觉得这一刻他和方醒心意相通。

方醒点点头,“希望吧,为此……希望你们能少弄些之乎者也,多让他知道些国计民生,知道些域外形势。”

杨荣愕然,说道:“这是……”

他想说这是帝王的必修课,可一个大汉从斜刺里冲过来,一巴掌拍在方醒的肩膀上,欢喜的道:“兴和伯,进宫进宫,去道贺!”

这人却是朱勇,此刻的朱勇笑容满面,居然还一身戎装。

方醒看着他,定定的,直把朱勇看的浑身发毛,才微笑道:“是啊!道贺,为大明贺,为所有人贺!”

他在心中默默的说道:也为你贺!

让那个该死的平阴王见鬼去吧!

“为大明贺!”

朱勇大喝一声,然后带着人往皇宫去了。

街上的行人渐渐越来越多,仿佛所有人都出来了。

“轰轰轰轰轰!”

第九轮炮击……

人人的脸上都带着笑容,欢喜无限。

“为大明贺!”

方醒渐渐融入了人群之中,也跟着大家一起喊着。

“为大明贺!”

推荐阅读: 《汉乡》 《大王饶命》 《圣墟