当前位置: 淘书看 > 带着仓库到大明 > 第1740章 发动

第1740章 发动

书房里,两人相对而坐,都微微低头。CO

门外的沈石头和小刀听到里面突然没动静了,就壮着胆子看了一眼,然后两人面面相觑,就悄然往外走了些。

太阳不算毒辣,可晒久了依旧感觉身上在冒油汗。

一片寂静中,一声鸟鸣传来。

方醒抬头道:“我没啥野心,若说有,那也是对大明的未来抱着野心,希望大明能更好。”

朱瞻基沉默的点点头,方醒继续说道:“你喜欢谁这谁也不能干涉,只是关系到大明未来的传承,我有些顾虑。”

“你在顾虑什么?”

“不知道,我只知道,皇后娘娘人不错,她的孩子也会不错,大明需要一个不错的继承人。”

朱瞻基终于抬起头,皱眉道:“孩子……我会教好他。”

方醒没有回避这个问题,说道:“你一直在想着更换皇后。”

朱瞻基侧过脸去,不自在的道:“没有的事。”

方醒苦笑道:“有就有,我能劝你的唯有一句话,你……你是皇帝。”

朱瞻基喝了一杯酒,苦涩的道:“皇帝就不得自由,皇帝就不能越矩……这皇帝做的也太憋闷了吧。”

“上下都有规矩,越矩就是破坏规则,若是那位一开头就是皇后,那我没话说,顶多是以后劝你在孩子的身上多用心罢了。”

“都是规矩规矩,可谁想过我的烦恼?”

朱瞻基烦躁的道:“母后压着我,朝臣在盯着我,天下人都在看着我……”

“我没盯着你。”

这是一个有些焦虑的皇帝,就像是一个追求爱情的毛头小子,欲求而不得。

方醒坦率的道:“你喜欢谁就喜欢谁,只是皇后是你的正妻,你应当给她相应的尊重,仅此而已。”

“我算是你们之间的半个媒人,这个要求不过分吧?”

方醒知道自己在逼迫朱瞻基,可在胡善祥要生产的当口,朱瞻基居然还抱着换后的想法,这让他有些愤怒了。

“皇帝不自由!”

方醒意味深长的用这句话最后劝告着朱瞻基。

自由的皇帝多半都是昏君,不是也得是。

朱瞻基默默的点点头,方醒起身出去,把空间留给他。

无忧已经醒了,正在外面由秦嬷嬷带着和两条大狗玩耍,沈石头过来低声说道:“伯爷,端端公主本来是出宫来方家,只是临时有人说皇后要生孩子了,公主就哭着要回去……”

“算是好心。”

皇后要生产了,作为女儿的端端还出来玩耍,太后这是想干什么?

方醒想起了刚才朱瞻基说太后在此事上压着她,那么……太后难道是想要给胡善祥撑腰?

“也许不该叫回去。”

太后也许就在等着看谁敢冲着端端吱声,然后她老人家自然是要用雷霆手段来让宫中人看看什么叫做规矩。

本宫说的就是规矩!

方醒必须要庆幸太后不是那种权利欲强烈的女人,否则朱瞻基的日子会更难过。

这件事里唯一受伤害的大抵就是没有等来小伙伴的无忧。

而朱瞻基还在沉思着,他在想着自己的做法,以及未来的路。

他随意的吃着那些肉,其中野牛肉吃的最多。

最后他的目光停留在了挂在墙上的那张地图上。

在地图上的大明很大,超级大!

这是几代帝王打下的疆土,朱瞻基想把这个范围再扩大些,让大明成为一个史无前例的庞然大物。

为此他必须要统合大明的一切力量,不管是百姓还是官员,甚至还包括了皇亲国戚,把这些力量聚到一起,这才是最强的大明。

他敢打赌,如果自己真的决定要更换皇后,群臣最多是上奏章劝一下。

这一点他比方醒看的更透彻:文官们希望的是名垂千古,标榜春秋,可却又担心会被赶回家去吃老米饭,所以走个过场,表达一下看法就算是完事了。

只有在皇权被削弱到一个程度之后,下面的臣子才敢采取激烈的手段来反击帝王,不管胜败,他们都成名了。

太后再不满意他想拿下胡善祥,可好歹是母子,她不会硬拽着朱瞻基。

端端……

朱瞻基想起了被张淑慧抱走时,冲着自己哭喊的端端,不禁一怔。

端端啊!

失去了皇后之女的身份,端端会变成什么样?

还有方醒,这位他的师友,如果他把胡善祥弄下去了,两人的关系会变成什么样?

按照朱瞻基的了解,方醒会沉寂下去。

再然后……他也不知道方醒会选择什么。

“陛下……”

门外传来了沈石头的声音,朱瞻基正在烦躁间,就抬头喝问道:“何事?”

沈石头缩缩脖子,说道:“娘娘已经发动了。”

朱瞻基出书房的时候差点滑倒,他强装镇定的和方醒告辞,甚至还摸了摸无忧的头顶,换来一声:“陛下,端端什么时候能来陪我玩?”

方醒把他送出大门,看着他在侍卫们的陪同下打马而去,不禁双手合十,暗自祝祷道:“一定是个皇子!”

……

当朱瞻基回到宫中时,宫中上下都紧张兮兮的在等待着消息。

这个孩子一旦是带着小家伙的,那么大明就将会诞生出新的继承人。

别怀疑,从朱元璋开始,都是嫡长子承袭大统。朱棣算是篡位了,可他对朱高炽再不满,依旧只能捏着鼻子让这个胖乎乎的儿子接班。

坤宁宫已经戒严了,那些太监都警惕的盯着进出的人。

从进宫到现在,从外到内,气氛逐渐紧张。

“陛下,娘娘已经进了产房。”

俞佳早就过来蹲守了,见朱瞻基进来,就赶紧上前禀告情况,顺带表了一下自己的勤勉。

产房外守着几个嬷嬷,朱瞻基看了一眼,问道:“皇后现在如何了?”

俞佳说道:“御医说娘娘的身子健壮,肯定会顺顺利利的。”

老朱家的媳妇从朱元璋开始就不能长久,一直到朱高炽那里才破了例,大家想当然的以为这是后宫女人们转运的开始。

所以气氛虽然紧张,却不见忙乱。

太医院的院使毛定亲自坐镇坤宁宫,和御医交流一番后,他过来禀告道:“陛下,娘娘先前发动,坚持要走动,说是兴和伯家的都是如此,臣拗不过,现在已经躺下了。”

朱瞻基不耐烦的问道:“朕问的是皇后身子如何了?”

毛定心中大悔,觉得自己刚才想撇清责任的手法太过拙劣,而现在他只能祈祷皇后母子平安,否则……

“陛下,娘娘的身子无碍。”

朱瞻基心中一松,然后随口道:“废话太多!”

毛定心中一松,赶紧去呼喝了一阵,把太医院的人吓得一惊一惊的。

没多久太后就来了,朱瞻基迎上去说道:“母后何必辛苦来一遭。”

太后问了一下情况,然后说道:“这女人生产就是过鬼门关,你当年也没少让你父皇心焦。”

推荐阅读: 《牧神记》 《天道图书馆》 《汉乡