当前位置: 淘书看 > 带着仓库到大明 > 第1938章 焦躁不安

第1938章 焦躁不安

几个僧人从禅房出来,准备走小径去前面,却被辛老七和小刀给拦住了。CO

“你们是哪家的?”

这里可是姚广孝生前主持的寺院,哪怕如今斯人已逝,可京城那些勋戚官员们谁不给庆寿寺面子。

辛老七挡在小径前,淡淡的道:“我家老爷在里面和明心说话,聪明的赶紧走。”

小刀咬着草根说道:“小心听到什么不该知道的东西,到时候自己倒霉。”

几个和尚惶然而去,辛老七沉声道:“以后少说这等话,免得给老爷带来麻烦。”

小刀满不在乎的道:“谁敢找老爷的麻烦?大不了杀了就是。”

辛老七皱眉道:“宫中的皇后等着生产,老爷和孙氏合不来,皇后要是生不出儿子,方家的麻烦就来了,所以少惹事。”

……

小径深处,方醒坐在草地上,左手摸着断掉的树根,右手取了一块青苔,看着青苔根部的黑泥出神。

“兴和伯,贫僧觉得……”

明心不知道该怎么回答方醒这个神经病的问题,方醒随口道:“你有没有这种情况?比如说不想做和尚。”

明心尴尬的道:“贫僧……家都没了。”

家都没了,不做和尚能去做什么?

“我就想啊!这人要是什么都不管该多好?”

……

胡善祥躺在床上,几个年纪大的嬷嬷在边上指点人准备东西,屋子里井然有序,未见慌乱。

怡安看到胡善祥神色安详,不禁赞道:“娘娘果然是中宫之主,这份镇定可不是谁都能有的。”

几个嬷嬷点点头,其中一个讨好的说道:“以前那些贵人,从怀胎开始就小心翼翼的躺在床上,吃住都精细的不行,到了要生产的时候啊!你们猜怎么着?都怕的要死……”

胡善祥感受着肚子里的动静,随口道:“本宫都生过端端了,怕什么?”

……

端端在昨天就被移到了太后那里,在那个未出世的孩子满月之前,她都会住在这里。

端端坐在窗边,脚下卧着小黑,正笨拙的抄写着经文。

皇家的孩子管教严厉,哪怕如端端这等受宠的公主,依旧是早早就学了写字,顺带还得看那些教导她们怎么做一个有‘道德’的女人的书。

一个包包头的女娃坐在窗户边,表情严肃的在抄写经文。她的小短腿甚至都不能接触到地面,发酸的右手要努力才能握稳毛笔……

一个宫女悄然进来,低声道:“公主,太后娘娘让您去一趟。”

端端放下毛笔,滑下椅子,跟着宫女去了。

到了殿中,太后正在数佛珠,见她进来,就说道:“你小人家家的福泽薄,别写了,去吧,今日你去方家庄转转,和无忧好生玩耍。”

端端嗯了一声,茫然的道:“皇祖母,母后要生弟弟了。”

太后的眼中闪过利芒,然后微笑道:“是,但也可能是个妹妹,你去吧,等你回来,那孩子也该出世了。”

小孩子不知道生男生女对大明和皇宫之中,以及对个人地位的影响,所以端端欢喜的去了。

“娘娘,皇后娘娘那边若是生了公主,公主在……好歹还能有些慰藉……”

“没有慰藉!”

太后斩钉截铁的道:“做了皇帝的女人,就得有扛住天打雷劈的坚韧!当年本宫辛苦煎熬,熬了多少年,这才熬到了先帝登基,如今皇帝正是雄心勃勃的年纪,皇后若是不为他分忧,还弄一幅娇柔的模样,那就是渎职!”

于嬷嬷叹息道:“娘娘,皇后娘娘就是心太好了些……”

太后冷笑道:“后宫之中虽不见刀枪,可依旧能吃人,她若是不能振作,以后谁能帮她?皇帝喜欢孙氏,孙氏整日低眉顺眼,怀个孩子都静悄悄的,生恐别人不知道她的乖巧温顺,看看看看,这后宫之中的龌龊,都在盯着那个位子呢!”

太后说着说着就有些颓然,此时殿内就只有于嬷嬷,她这才能说出些憋着的话。

“端端受宠,可若是皇后生了女娃,孙氏生了皇子……这人情冷暖哟……一个小人儿就要去承受。”

于嬷嬷悚然而惊,不禁退后几步,恨不能把耳朵被蒙上。

“哎!太祖高皇帝和先帝都是…….这是谁带的头啊!”

……

方醒觉得自己是有些神经衰弱了,从出海开始,他就觉得脑袋发晕,或是发蒙,情绪也有些低沉。

“我居然去问了明心,问他皇后这一胎能生个啥。”

方醒笑的尴尬,黄钟抚须道:“此事关系重大,伯爷已经够镇定了,换做别人肯定会去求神拜佛。”

“我没求,那是因为我觉得求了没用。”

方醒自嘲道:“一旦孙氏上位,我和皇帝的关系肯定会一路下滑,皇帝自己也知道这一点,所以他应当也在苦恼中。”

一个是关系最密切的臣子,一个是自己床前的白月光,心中的朱砂痣,两者之间的不可调和让人惆怅。

而方醒的目的很明确,也没想过隐瞒谁。

“皇后必须要坐稳位子,任何想掀翻她的举动都是异端!”

方醒去了一趟庆寿寺,反而更加的杀气腾腾了。

黄钟尴尬的道:“伯爷,此事是陛下做主。”

他觉得方醒执拗于挡住孙氏上位有些不大明智,而且还犯忌讳。

“您与陛下相得多年,就算是孙氏上位,伯爷,不是在下信口胡言,孙氏终究是深宫妇人,伯爷您有许多机会让她无法动弹,比如说……当个帝师如何?”

黄钟的目光闪烁,别过脸去,低声道:“陛下和您的交情非同一般,说是半个老师也使得,那么下一代让您来教,在下认为应当不是大问题。”

“您以前说过,孩子未来会是什么样,这要取决于父母和师长,我相信……科学能够让未来的太子忘记那些蝇营狗苟。”

忽悠!黄钟觉得方醒的忽悠能力很强大,只要未来的太子到了他的手中,孙氏就别想再给他灌输仇恨。

“孙氏的孩子我不乐意教。”

方醒握紧了手中的玉佩,只觉得心中烦乱。

“她的孩子好不了!肯定好不了!”

黄钟有些诧异,他从未见过这般焦躁不安的方醒,他低声道:“伯爷,陛下还年轻,孩子还会有很多。”

他只能这样隐晦的暗示方醒:孙氏的儿子要是作死,那就帮别的皇子。

方醒眨着眼睛,揉着太阳穴,只觉得胸口发闷,就劈手把玉佩扔了出去。

玉佩和门框来了一次亲密接触,居然没碎。

黄钟愕然,就劝道:“伯爷,要不趁着天气还好,全家出去走走吧。”

方醒的面色发红,鼻息咻咻。他深呼吸着,然后闭上眼睛,说道:“我这怕是精神上出了点问题,脾气不大好,幸而舍不得对妻儿发火,伯律,倒是让你遇上了。”

黄钟在方家看似半隐身,可暗地里他却是方家的情报搜集和分析者,在方醒出行后,方家基本上就是他在暗中操控着。

推荐阅读: 《飞剑问道》 《牧神记》 《天道图书馆