当前位置: 淘书看 > 带着仓库到大明 > 第1931章 猥琐,所向无敌

第1931章 猥琐,所向无敌

方醒只想睡个懒觉,可天刚亮就被无忧在外面给喊醒了。w↓

这闺女活泼,而且天真,算是全家的开心果和掌中宝。

方醒打着哈欠,牵着无忧往外走。

大虫和小虫懒洋洋的跟在后面,至于土豆和平安,两小子已经去上课了。

“爹,昨天太后娘娘让大哥和二哥烤东西吃呢!”

无忧穿的是浅绿色的薄袄,头发梳成了两个小马尾,在脑后一甩一甩的。

这般萌哒哒的女儿让方醒如何不爱,他柔声道:“那是要盼头呢!”

无忧扬起小脸,好奇的问道:“爹,什么是盼头?”

方醒笑道:“就是想好事,想好事能成。”

无忧哦了一声,然后回身嚷道:“大虫小虫,去抓野兔!”

两条大狗顿时就精神抖擞的冲到了前面,不时回头看看无忧。

这闺女大气啊!

方醒心中柔软,带着她一路到了田间,看着两条大狗在疯跑。

“娘……娘!”

方醒回身,等莫愁抱着欢欢近前,就摸摸他的脸蛋道:“欢欢叫爹。”

可欢欢却转过头,重重的埋在莫愁的胸前。

莫愁低声哄着他,可欢欢还是不肯叫爹。

“老爷,孩子有些倔,回头妾身好生的教他。”

莫愁歉然说道,方醒摇摇头:“孩子的忘性大,我出去这么久,他哪认得出来。慢慢的就好了。”

“弟弟!弟弟!”

无忧伸手喊着,欢欢猛地回头,然后挣扎着想下地。

“这小屁孩!”

方醒让莫愁把孩子放下来,然后两人看无忧牵着欢欢走路。

庄户们三三两两的在田间劳作,见状都笑着,有孩子跟着就嚷了起来。

方醒侧脸看了一眼莫愁,见她有些羞涩,就说道:“孩子还小,别逼他学什么东西,先玩耍吧,等大些我这里自然会安排。”

莫愁应了,心中觉得满满的,幸福都快洋溢出来了。

不是女强人的话,女人都希望能有个肩膀来依靠。

而方醒就是她们母子的肩膀,而且很稳靠。

方醒感受到了她那带着爱意的目光,就干咳一声,悄然握住了她的手。

两条狗跑回来了,舌头吐出老长,然后呵哧呵哧的绕着两个孩子转圈。

这边风景独好,而陈默的日子也不错。

他得了假期,可做官心切的他今天就去了礼部报到。

礼部主事算是中坚力量,所以胡濙就亲自来‘面试’。

一见面,胡濙就对长相憨厚的陈默生出了好感,就问道:“对外交流首重什么?”

啥米?

陈默尴尬的看着地面,不知道该如何回答这个问题。

这就好比一个士兵突然被提拔为将军,然后上官问他战略的问题,那肯定是不知所措。

尴尬的气氛在室内弥漫着,陈默抬头看到了胡濙眼中的失望之色,一咬牙就说道:“大人,下官觉得应当是要好处。”

胡濙还是失望,因为这种言论在方学中屡见不鲜,可只要好处,时间一长,外藩肯定会离心离德,大明也只能靠武力来维持自己的老大地位。

“只要好处,朋友还要不要了?”

胡濙的不满让陈默几乎是绝望了,他脱口而出道:“大人,好处要,还得会哄人,把人给哄住了,让他们心甘情愿的给好处,还以为自己占了便宜……”

胡濙把头微微侧过去些,此刻他只想骂人,大骂一场。

可等他仔细想想后,却发现陈默这话实际上就是对外事务的白话版解释。

这人……

胡濙突然给了陈默一个微笑,然后问道:“这话你在哪听的?”

见到笑容,陈默顿时就像是打鸡血般的兴奋起来,滔滔不绝的说道:“大人,这是下官在外多年的经验啊!”

“当年在倭国时,下官懵懂不懂事,就看着他们行事,可学了学,到头来下官不知不觉的就去哄那些外藩人,然后就一发不可收拾……”

胡濙已经是目瞪口呆了,他从未见过哪位官员把哄骗说的这般赤果果的,不以为耻,反以为荣。

陈默还在继续说,而且精神百倍:“大人,咱要有人装凶,要有人装老实,一软……”

陈默说的实在是太兴奋了,不知不觉就忘记了自己身处何处。

他猥琐的冲着胡濙挑挑眉,说道:“一软……一硬啊大人!”

胡濙从未听到过这等低俗的比喻,他觉得礼部已经成了青皮集中营,甚至还觉得自己以后大抵会在史书上留下让人取笑的名头……

陈默说完才察觉自己过火了,他马上就请罪,可胡濙却只是挥手。

陈默以为自己完蛋了,就苦着脸道:“大人,下官只是习惯了这般说话,以前在海外时,那些土人……您得知道,要是和他们正经说话,那些土人就会以为你虚伪,所以下官……下官这是为了大明而变得粗俗了!”

胡濙无力的道:“去吧,陛下许了你假期,到了再来。”

陈默一听就欢喜的道:“大人,那下官这就去了啊!您若是有空,下官……下官知道一家馆子的饭菜好吃。大人,下官......有些身家,恳请您赏脸。”

这人太自来熟了啊!

胡濙觉得自己真的是遇到了克星,于是板着脸道:“当面行贿本官,你这是要去锦衣卫走一遭吗?”

“别啊大人,下官错了,错了!”

陈默一溜烟就跑了,一路上遇到礼部的人就主动打招呼,热情的不行,仿佛他已经在礼部干了好多年。

“这人是谁?”

闫大建觉得这个笑容有些让他烦躁,身边的人答道:“大人,这位就是昨日才被陛下夸赞的那位陈默,他这一下就飞到了礼部主事的位置上,看来是得意了。”

闫大建低声道:“这人看着轻浮,如何能在礼部做事?本官去找大人问问,能否把他的差事给挪挪。”

等见到胡濙后,闫大建就提出了自己的想法,他觉得胡濙本人应该也有这个意思,这算是和上官同步了。

可胡濙的面色古怪,却说出了一番话:“此人有些…...无赖,不过礼部多这么一个人,本官觉得也不是坏事。”

闫大建皱眉道:“大人,大明的形象可不能被人给毁了!”

“不会。”

胡濙玩味的道:“从文皇帝后期开始,大明就已经不再厚待使者,可礼部的人总觉得过意不去,本官觉得这股子风气该要压下去。”

这话涉及到朱棣,闫大建心中凛然,急忙点头称是。

胡濙微笑道:“法兰克使团的底细不明,礼部的那些招数对他们怕是难以奏效,本官会请示陛下,到时候就让陈默去。”

闫大建心中不满,可却不愿再反对。出了胡濙的值房,他看着礼部的上空,心中郁郁难言。

胡濙的话里有话,陈默打头,可作为把法兰克使团带来的方醒,他哪能置身事外。到时候这个使团的底线是什么,法兰克情况如何,自然能一一试探出来。

这是礼部和方醒的一次配合,而闫大建完全被排斥在外。

推荐阅读: 《一念永恒》 《飞剑问道》 《牧神记