当前位置: 淘书看 > 带着仓库到大明 > 第1930章 油锅里的水

第1930章 油锅里的水

四个孩子凑到一处是什么感受?

到了方家庄,方醒抱着欢欢,牵着无忧,身后跟着土豆和平安,而莫愁垂首跟在最后面。w÷W

“老爷回来了!”

张淑慧和小白都没得到通知,闻讯赶出来,看到方醒身边全是孩子,不禁就笑了。

夫妻之间寒暄,妻妾之间问好,张淑慧夸赞了欢欢的结实,莫愁则夸赞了土豆和平安的聪慧,以及无忧的可爱。

其乐融融啊!

“陛下对远征亦力把里颇有兴趣,想切断哈烈和肉迷伸出的触角,这是想震慑,看来陛下还是对国内信心不足,想腾出手来一一去理顺……你认为如何?”

黄钟的头发也多了些白色,他在方家一直都是坐镇的角色,统筹各方的信息,

他摇摇头道:“伯爷,有些事很麻烦,就说金英的工坊吧,被工部那边卡了许久,后续的东西一直断断续续的没到位,金英都急得想上吊了,可见大明内部……还是有些不如人意啊!”

方醒刚洗澡,头发还是湿的,他听着外面方杰伦吆喝要办流水席的得意,说道:“什么事都难,治国更难,如今这才是起步,不过前景光明……”

黄钟发现方醒的目光在自己的鬓角瞟了一下,就自嘲的道:“在下这也算是早生华发了,不过大明却生不得啊!”

“伯爷,那些学生下到各地,目前反馈的消息不怎么好。”

“没人被拿下吧?”

“没有,不过被穿小鞋的倒是不少。”

方醒凝视着窗外,良久才说道:“这就是磨砺,顺风顺水上来的,如何能站得稳?我回来了,那些人必然就怕了,他们的处境也能好一些。倒是忘记了,可有人叫苦吗?”

“这个倒是没有,那些学生的书信大多是报喜不报忧。”

“这就是在慢慢的成熟了,不错!”

方醒很满意,黄钟接着说道:“伯爷,那个…..宫中生产在即,这气氛有些古怪呢!”

“都在等着看啊!”

方醒起身道:“都在等着看谁生了儿子,皇后肯定先生,如果是儿子,孙贵妃那边怕是会吐血,所以……看着吧。”

黄钟双手合十,虔诚的念了声佛号,然后说道:“东厂的人已经去了哈烈,消息源源不断的传回来。亦力把里不是大事,伯爷,仆固二人现在就是被打断腿的恶犬,在没有哈烈强有力的支持之前,在下认为他们无法兴风作浪。”

东厂的果决倒是让方醒有些吃惊,按照他对孙祥的了解,这人不会主动去干这等事,那么就只有一种可能。

“孙祥怕是想搏一把,好歹也能弄个体面,到时候下来了也不至于凄凄惨惨,形只影单。”

黄钟点点头,低声道:“伯爷,下一任怕会是那个安纶。”

“他如何?”

方醒需要甄别一下对手和朋友,然后提前做出准备。

黄钟犹豫了一下,说道:“在下也摸不清这人的秉性,看似本分老实,可本分老实的话,孙祥怎肯提携他?那是自寻死路。所以在下认为,这人肯定是在藏拙。”

“藏拙?”

方醒想起了安纶那张脸,点点头,吩咐道:“沈阳那边妥当了,现在就是要看安纶的,不过东厂是帝王身边的毒刺,别去触碰它。”

黄钟摇头道:“可东厂却派人去了哈烈,这是抢功的意思。”

方醒叹息一声道:“东厂和锦衣卫就是君王的两只手,锦衣卫原本很厉害,凶名能止小儿夜啼,可自从纪纲之后,他们就一蹶不振。”

“沈阳接手之后,肯定会和东厂有些摩擦,不过他和安纶都不是傻子,应该知道分寸。”

……

是的,安纶和沈阳都不是傻子,所以安纶恭恭敬敬的去请示孙祥,说是想和沈阳提前碰过头,双方把某些规矩定下来。

孙祥的神色越发的慈悲了,他拨动着佛珠,淡淡的道:“这些事咱家本不想管,可却不想看着你走进深渊。”

安纶大惊,就跪地请孙祥指教。

孙祥叹息一声,看着虚空,茫然的道:“东厂是家奴,锦衣卫也是家奴,可这两个家奴却不能自行其是,更不能私下交通,否则君王就会如芒在背,到时候不处置你们也不行了……”

安纶浑身汗如雨下,谢罪而去。

而沈阳却根本就没有和东厂交流的意思,在上次的跟踪事件之后,他顺利的接过了锦衣卫的大权,而赛哈智已经处于半隐退状态。

“东厂的人去了哈烈,这是锦衣卫的耻辱!”

沈阳成婚了,他娶了自己以前的未婚妻,这事儿在京城还是掀起了一阵八卦。有说他情深义重的,有说他仗势欺人的,有说他是想扬眉吐气的……

但成婚后,他的凶狠并未减少几分,一双眼睛依旧冷厉,脸上的刀疤就像是魔鬼的嘴。

下面还坐着和他一样官阶的指挥同知,可沈阳却没多看一眼。

同级之间,或是以后的下属之间,你必须要掌握好交往的分寸,过近容易随便,权威荡然无存;而过远会导致怨恨,以后的麻烦会很多。

沈阳刚上来,就算是要交往,他也没时间。

“我们的人呢?”

“大人,咱们的人在文皇帝击败哈烈王之后,就已经撤了出来,至今没有派回去。”

看到坐在上面的赛哈智在打盹,郑成度有些失望。

他本是老资历的指挥同知,可却败在了小字辈的沈阳身上,这种郁闷真的能让人发狂。

可沈阳是皇帝夹袋里的人,给他天大的胆子也不敢明着怼,所以他还能保持着配合的姿态。

沈阳很满意他的态度,就说道:“咱们的人现在去也晚了,不过大局为重,传信北边的兄弟们,让他们随时准备接应东厂的人。”

说完后,沈阳回身拱手道:“大人可还有什么交代吗?”

赛哈智睁开眼睛,冷漠的道:“散了吧。”

众人拱手告退,沈阳留在最后,等人走了之后,他回身说道:“大人,锦衣卫必须要和东厂泾渭分明,最好有些龌龊。”

赛哈智面无表情的看着他,说道:“你做主就是了。”

沈阳点点头,等他出去后,赛哈智冷笑一声,然后起来活动身体。

“以为方醒回来了,你就有了人撑腰?蠢货!野心勃勃之辈,纪纲第二罢了!”

……

方醒的回归就像是在油锅里投下了一滴水,顿时就炸了起来,然后水分被渐渐蒸发……

首先是孙贵妃的家人得以进宫看望她,这个时间点很玄妙。

孙氏的脸有些微微的发肿,她微笑道:“没事,陛下这是一碗水端平呢,好得很!”

一个老妇人看看左右,王振堆笑道:“老夫人放心,这里都是娘娘的人。”

老妇人斜睨着他道:“你能担保?”

王振愕然,然后挥挥手,带着人出去了。

老妇人这才满意的坐回了墩子上,看着孙氏的脸说道:“你要好好的,从接到你怀胎的消息后,家里就把附近的庙都拜了个遍,还许愿只要是个皇子,那就塑金身呢!”

孙氏的脸色蓦地就变了,老妇人还在沾沾自喜,她抓着床单,没好气的道:“此事停了!”

“为何?”

老妇人诧异的道:“满天神佛保佑啊!你难道不懂这个理?”

孙氏捂着额头道:“求神拜佛没事,可不该说什么塑金身,那是招祸之举!”

推荐阅读: 《圣墟》 《三寸人间