当前位置: 淘书看 > 带着仓库到大明 > 第97章 陷阱

第97章 陷阱

方醒写了封信给朱瞻基,大意是:你的老师我觉得自己不是发明家的材料,所以为了大明的未来,你娃就给我抓紧学习吧,然后把知识教给更多的人。

虽然方醒觉得自己没有一点光环在身,可他相信,以华夏人的聪明程度,只要把知识传下去,那么迟早会出现几个天才,能把这些知识转化为工业力量,用钢铁把大明武装起来。

这不,正和大妞在一起玩耍的小郡主,就无师自通的学会了和小伙伴一起拆解望远镜。

天才啊!

所有人都用宠溺的目光看着正在玩耍的小郡主,觉得她的手真是巧极了。

张淑慧‘慈爱’的看着小郡主,然后不禁摸摸自己的肚子,心中有些遐思。

夫妻俩心有灵犀的对视一眼后,方醒也有些忧郁。

我家的娃什么时候出来呢?

不过想到自己还年轻,方醒也就不再想这些烦恼的事了,因为更烦恼的事情已经来了。

贾全就像是只地老鼠,偷偷摸摸的出现在方家后院的门口。这货先是‘欣慰’的看了一眼正和小花一起拆望远镜的小郡主,然后才鬼鬼祟祟的冲着方醒招手。

贾全一来准没好事!

方醒的心中一个咯噔,然后对张淑慧说道:“我有事出去一下。”

出了后院,贾全一脸联络员的语气说道:“方先生,太子殿下请您去一趟。”

哎!

方醒无语望天,心道老子难道成了你朱高炽的私人秘书吗?

不过为了以后能有人罩着自己,所以方醒还是跟着去了皇宫大内。

到了太子宫中,方醒看到了满地的狼藉。

这是发脾气了?

朱高炽看到方醒进来,这才把手中的那个镇纸放下,起身说道:“方先生,瞻基这次有麻烦了。”

方醒不惑不解,“太孙不是在陛下的身边吗?哪来的麻烦?”

朱瞻基挥退了伺候的人,然后才说道:“刚收到的消息,因薛禄病倒,幼军内部发生了冲突。”

“幼军?”

方醒想起了当时陈潇的话,就问道:“幼军不是太孙的吗?”

朱高炽摆手道:“那只是个名目,实际上还是在薛禄的掌控下操练。”

我晕!

“难道是没得到好处,可却会背黑锅的那种名目?”

这种事以后太多了,比如说某人挂了个某某小组的领导职务,平时根本就不管事,也没有资格管。可一旦出事后,这人多半会被牵连。

可怜的朱瞻基!

方醒叹道:“京中宿将无数,可令其前往大营劝导。”

幼军此时已经有数万人的规模了,而且听说以后会被划到被废除的府军前卫去。

朱高炽的脸颊颤动了一下,摇头道:“京中将领听闻此事,俱都称病在家。”

“这都是些骑墙的家伙啊!”

方醒觉得这事真是有些蹊跷,就问道:“薛禄是真病还是假病?”

“真病,他不敢在这事上作假。”

这一点朱高炽还是敢保证的,要是薛禄敢装病,朱高炽发誓会在此后的岁月中让他知道什么是臣子之道。

朱高炽双手按住了案几,带着期盼的道:“方先生,你是瞻基的老师,我想你以这个身份去一趟幼军营地,把这事给平息了,可好?”

“不对!怪不得他们都装病,这事的程序不对!”

方醒目光炯炯的看着朱高炽:“殿下,您为何不叫五军都督府去处理呢?”

朱高炽无奈的道:“此事一旦报于都督府,必然会上达父皇,所以我……”

卧槽!

方醒觉得冷汗都打湿了后背,他后怕的道:“殿下,此事我怕是有人故意为之。”

朱高炽很聪明,只是关心则乱,他一拍大腿,脸上闪过些许忍痛:“对啊!我本是想请你去压下此事,可就算是压下去了,被父皇知道之后,啧!”

关键是此事的汇报程序不对,本来应该是先报给五军都督府或是兵部的,可谁想会到了太子这里。

有内奸啊!

而且还是那个报信的人。

方醒怜悯的看了朱高炽一眼,这太子当得真是和走钢丝差不多了。

真可怜!

朱高炽当然也想到了这点,所以他不急了,只是叫人把事情转了出去,然后就笑吟吟的问方醒小郡主的情况。

方醒当然不会再插手此事,不然绝对会被人挖坑给埋了,所以他也是笑着说起了小郡主的趣事。

“哦!婉婉午膳居然吃了那么多?”

给婉婉断奶是事先说好的,所以朱高炽有些担心女儿会不会不适应,可没想到居然还胃口大开了。

方醒笑道:“别说是五岁,过周岁了之后就该慢慢的断奶了,不然奶水无法提供充足的养分,孩子的身体也不会壮实。”

“是这个理。”

两人闲扯了一会儿后,方醒才带着半车的赏赐回家。

回到家,才知道自己已经和婉婉的车队错过了,方醒懒洋洋的交代道:“把东西都收了吧。”

张淑慧和小白带着丫鬟整理着赏赐,然后也懒得弄,造册之后,直接就把东西放到了专门的一间屋子里。

“这皇家的赏赐太多了也让人头痛啊!”

张淑慧觉得最近自家得赏赐的次数几乎都可以和英国公府相媲美了。

所谓的审美疲劳就是这样,关键是这些东西值钱的不能卖,也就是个炫耀而已。

“还不如赏赐点吃的和银子实在。”

小白也是无比赞同张淑慧的看法。

方醒正在给马苏批改作业,闻言就笑道:“可前几天是谁还差点焚香供奉来着?”

张淑慧的脸红了红,辩驳道:“妾身以前在娘家见过许多皇家赏赐,可这不是自己家的吗!”

自家得到的荣誉肯定是不一样的好不好。

方醒把一处都没错的作业递给马苏,然后看着容光焕发的妻子,心中也是涌起了一阵自豪。

男人在外面再辛苦,求的不就是能让父母妻儿为之骄傲吗!

马苏还得去给家丁们上课,所以赶紧走了。

家丁们是方醒有意培养的种子,所以现在已经开始教他们全部课程了。

而方醒自己也陷入到了编书的过程中。

“少爷,隔壁家的又出幺蛾子了!”

“隔壁家的?”

方醒把签字笔放下,然后把本子锁进了柜子里,这才出去。

“少爷,李家的人挖了咱们的水渠!”

推荐阅读: 《天道图书馆》 《汉乡》 《大王饶命