当前位置: 淘书看 > 带着仓库到大明 > 第1927章 好兆头,那不是红毯

第1927章 好兆头,那不是红毯

“平安看好妹妹。W≠”

一进宫土豆就是那个沉稳的方家长子,他走在前面,李斌笑眯眯的说着些宫中的趣事,他也只是微微点头,却不肯发表任何看法。

平安在后面牵着无忧,不时看看左右。

李斌偶尔回头看看,然后心中对方家三兄妹就有了个大致的印象。

“李公公。”

一行人在路上遇到了不少人,都是主动和李斌打招呼,而且还得让道。

“王公公好啊!”

李斌拱拱手,然后把脸一板,说道:“咱家有事在身,告辞了。”

王振笑道:“李公公您忙着。”

他看着后面的方家三兄妹,笑容就更盛了。

十岁的土豆看着稳重,平安却有些过于平静了,看着特别老实。

只有无忧,那真是无忧无虑,居然给了王振一个笑脸。

王振笑了笑,目送着他们去了宁寿宫那边。

“无忧,你怎么才来呀!”

刚一见面,端端就和无忧凑在了一起说悄悄话,土豆和平安目不斜视的行礼,然后站在边上。

于嬷嬷笑着低声道:“娘娘,兴和伯好家教啊!”

太后点点头,然后带着一帮子孩子去了花园。

……

“娘娘叫了兴和伯家的三个孩子进宫?”

孙氏的肚子已经很大了,最近她都是卧床静养,只是在每天晚饭后让人搀扶着在屋子里转几圈。

王振点点头,说道:“娘娘,奴婢估摸着是不是…..”

孙氏微笑道:“你却是想岔了,太后娘娘这是在取个好兆头呢!”

王振作恍然大悟状,拍着自己的脸道:“还是娘娘睿智,奴婢就想着这背后会不会有什么谋划去了。”

孙氏摇摇头,太后不会有明显的倾向性,这一点她还是有把握的。

只是宫中两个女人待产,谁生男孩谁就占便宜,甚至是颠覆性的便宜。

她摸摸肚子,心中暗自祈祷着……

王振察言观色,低声道:“娘娘,兴和伯……要回来了。”

孙氏面色不变,说道:“来就来,那是朝中之事,我这里却是管不着。”

王振躬身出去,有几个宫女冲他使眼色,他只是笑了笑,这等想攀附他的人都是投机者,他哪里会多看一眼!

“兴和伯要回来了……”

王振有些忧郁,他现在是孙氏的人,那么出发点自然就是以孙氏为重。

孙氏若是生个女儿,那么宫中除去他们之外,大抵是皆大欢喜。

若是生了个儿子……

皇帝宠爱孙氏,可上次张淑慧在宫中发怒的事儿他还记忆犹新。一旦方醒要插手进来,孙氏的美梦……

宫中什么最稳靠?

从龙!

而王振到了孙氏这里,自然就是在瞄着她肚子里的那个孩子。

若是一个皇子的话……

王振的眼中多了野望,他挥刀自宫的目的也就是为了出人头地,而今机会就在眼前。

“陛下来了。”

这时几个小太监慌乱的跑进来,王振皱眉低喝道:“慌什么?惊了娘娘,一并拿了打死!”

小太监们慌乱着在门内站好,王振就迎了出去。

“奴婢见过陛下。”

朱瞻基皱着眉头进来,随口道:“贵妃如何了?”

……

“大明如何?”

船队在天津卫靠岸,岸上有军士和民夫正在列队等待。

方醒站在船头,身边是已经被解除软禁的巴斯蒂安。

码头很冷清,岸上空荡荡的,地上有一条由粗布铺出来的道路。

“很热情!”

岸上的军士军容整齐,可在看过聚宝山卫之后,巴斯蒂安觉得这应该是守备部队,二流而已。

但是用粗布铺路来迎接自己一行,巴斯蒂安还是领情了,他颔首道:“多谢伯爵的盛情,我想这将会是一个良好的开端。”

方醒愕然,等船停稳了,他才吩咐道:“快去叫醒殿下。”

船上太无聊了,烂脚丫很严重的朱高煦不愿出来,整天不是喝酒就是睡觉。

等了几分钟,朱高煦打着哈欠,眼睛红红的出来了。

他率先上岸,岸上来迎接的通州地方官们还没来得及行礼,朱高煦就上马说道:“方醒,本王先回去了。”

马蹄声渐渐急促,卷起的一些灰尘被风吹到了呆滞的众人脸上。

礼节呢殿下?

方醒干咳一声,说道:“殿下有急事,劳烦诸位相迎,辛苦了。”

“伯爷一路奔波,为国……”

巴斯蒂安想知道方醒和官员们说的话,可通译却被王贺叫人给悄然弄到了后面,根本听不到。

一番寒暄之后,方醒低声道:“近期注意窥探之人,还有,轨道和滑轮不许外泄,否则以谋逆论处。”

随后巴斯蒂安等人上岸,可当他以为自己能走上那条‘欢迎的道路’时,几辆马车过来了。

“贵使请上车!”

王贺笑眯眯的盯着使团,谁敢乱跑,那就别怪咱家要发飙了。

巴斯蒂安愕然的看向方醒,可方醒已经上马了,他只得上了马车。

马车启动,却是从那条粗布铺就的道路边上驶过。

你想多了!

方醒想这样对巴斯蒂安来一句!

还想着有红毯相迎,这脑回路真不知道是什么形状。

方醒带着使团走了,码头上的人这才把粗布撤掉,露出了下面的轨道。

“把滑轮弄出来!”

船队有许多货物需要上岸,没滑轮咋干?

“大家都把紧自己的嘴,轨道和滑轮的事不能告诉外藩人,谁说了全家死光光!”

官员们也开始出发回去了,一个小吏站在轨道上,冲着那些民夫怒吼道。

等小吏走后,一个民夫呸了一声,说道:“谁也不是傻子,滑轮和轨道能让咱们干活轻省些,谁愿意告诉外藩人?到时候那些外藩人可会来抢咱们的饭碗!”

“嗯,那些外藩人都穷怕了,要的报酬也低……”

工头听着不像,就喝道:“别嘀嘀咕咕的,好好干活,不然朝中从外藩引些劳力来,到时候大家一起回家喝粥!”

……

“明人的百姓看着不错,至少能吃饱,还有他们的衣服也不错……巴斯蒂安,这个国家比我们想象中的还要富裕。”

到了这里,他们就不再受限,可以掀开车帘观看着大明的风光。

风光无人感兴趣,那些在田地里劳作的百姓才是他们的目标。

一家五口人,父母和小夫妻都在地里干活,一个五六岁的孩子坐在田埂上和家里的狗玩耍。

场面温馨,可巴斯蒂安却有些另外的看法。

“他们的老人也会干活,这很可怕,说明他们能调动的人手会很多。”

巴斯蒂安缓缓的说道:“看来他们的百姓很勤劳,这样不但出产多,而且在绝望时,他们可以随时征召更多的士兵,这很可怕。”

“想想,老人和女人在家种地,男人都去了战场,然后……他们有多少人口?”

推荐阅读: 《大王饶命》 《圣墟》 《三寸人间