当前位置: 淘书看 > 带着仓库到大明 > 第1925章 太监的恨意

第1925章 太监的恨意

金英风尘仆仆的从通州赶回来,可工部尚书吴中却进宫没在,他又拖着疲惫的身躯去找到了夏元吉。→

灰黑的脸,粗糙的手,疲惫的眼神,这便是夏元吉对金英的印象,他问道:“你不在通州弄工坊,回京干什么?”

工坊既然归于皇家,金英自然不敢懈怠,他苦笑道:“夏大人,咱家失礼了,敢问可有水?”

这话确实是很失礼,夏元吉是皇帝倚重的重臣,而金英只是个宫中争斗的失败者。

“哎!能做事就好啊!”

夏元吉叫人送了温茶来,这个体贴的举动让金英的眼睛红了一下。

从他出宫之后,外面的人看他的眼神多是在看着一条落水狗,可夏元吉今天却给了他体面,这让阴狠的金英都差点落泪了。

喝了几杯茶之后,金英平息了呼吸,说道:“夏大人,工坊已经建成了,只是要建造炉子,打造器具、轨道这些,需要的东西不少,可工部这边却一直拖着,咱家……咱家都跑多少次了,可依旧没影子。”

金英苦笑道:“夏大人,兴和伯说高调做事,低调做人,如今咱家算是了吧?可好歹要有人配合啊!”

夏元吉也觉得这事有些拖沓,不过开春后工部的事情不少,工坊的事情被吴中暂时忘却也正常。

“你要不……算了,此事别闹到陛下那里去,你直接在工部堵吴中即可。”

夏元吉这个主意不错,可金英却愁眉苦脸的道:“吴大人忙着呢,咱家亲自进去看到的,每日找他办事,要东西的人都排了长队,咱家看着也不好打扰,头痛啊!”

夏元吉无奈的道:“工部确实是忙,那就等等吧,反正兴和伯就要回来了,到时候你去缠着他,保证无事。”

没干好差事,宫中一个召唤,金英怕是就再也出不来了,从此某个监局里就会多一个被人嫌弃的苦力。

金英谢了夏元吉,出了户部之后,只觉前途渺茫,不禁有些茫然,然后骑马缓缓出城。

他不想回已经停工的通州,却发现自己除此之外,居然再无去处。

念天地之悠悠,独怆然而涕下。

这一刻的金英觉得自己深刻理解了陈子昂当时的心境。

泪水渐渐盈眶,金英就这么一路出了城,然后在大市场的外面吃了春卷,就不由自主的往方家庄去了。

经过书院时,想起解缙对宦官的态度,金英停留了一瞬,贪婪了看了一眼那些在操场上自由活动的学生,然后去了方家。

方醒不在家,土豆和平安每天就只上半天课,然后回家坐镇。

只是金英还无法让这两位象征性的人物出面,黄钟在前厅见了他。

听了他的抱怨之后,黄钟判断了一下,说道:“这个工坊赚钱倒是在其次,陛下……伯爷只是想让那些人看看,不用匠籍依旧能让工匠们安心做事,甚至是比匠户做的更好。”

金英面带恨色道:“那吴中懈怠陛下的大事,咱家以后找到机会,一定要让他好看!”

太监的秉性里多有偏激,对外人很难交心,一旦恨上了某人,那恨意几乎是永无止境。

黄钟不喜欢这种性格的人,他沉声道:“那是国朝重臣,不是谁都能动的。此事你无需计较,等伯爷回来自然会和他们交涉。”

金英眼中还带着恨色,起身道:“多谢黄先生指点,咱家这就回通州了,等兴和伯回来,咱家再来禀告。”

黄钟一路把他送出去,正好土豆带着无忧出来,两人见到金英就问好,很是和气。

金英的眼中多了些慈祥之色,说道:“小伯爷和小姐看着都是有福气的人啊!”

太监没有子女,如王贺那种从兄弟家过继的毕竟是少数,所以见到孩子,他们的态度大多走两个极端。

一是艳羡,甚至带着些许嫉恨。

二就是慈善,看见孩子心就软了。

……

安纶喜欢孩子,可他的家早就没了,所以在金陵时就有人劝他收个孤儿,到时候也有了香火。

可安纶一直都没答应过,只是在遇到孩子时难免多些柔色。

作为东厂的后起之秀,在孙祥渐渐的蛰伏后,安纶承担了更多的事务。

东厂作为皇家鹰犬,自然是不能拉帮结派的,所以和人结交必须要谨慎。

可今天安纶却来到了礼部,他板着脸进去,胡濙没有出面。

于是左侍郎闫大建就只得捏着鼻子,带着些厌恶出面了。

两人在待客的地方坐下,闫大建只是端了一下茶杯,然后就闷声不说话。

安纶打量着室内,赞道:“果真是清廉。”

这话有些恶心人,闫大建皱眉道:“安公公,敢问来礼部何事?”

安纶笑眯眯的道:“咱家此次却是来找闫大人的……”

闫大建端着茶杯的手动都不动,眼神也是波澜不惊,淡淡的道:“本官做事自问无差,安公公有事请说。”

安纶看着他问道:“闫大人,贵公子在福建为官,东厂的例行巡查,发现有些人为的痕迹,敢问闫大人,这是为何?”

闫大建冷冷的道:“本官的老母年迈,跟着本官宦游福建,老人家思念孙儿,可当时犬子却在外地。本官报给了吏部,蹇大人体察本官的难处,就把犬子调了过去,好歹能让家母经常见着……”

见安纶依旧是笑眯眯的,闫大建的眸色沉了几分,说道:“家母已然故去,本官调来京城,犬子依旧留在了福建,安公公,可还有什么要问的吗?”

安纶点点头,说道:“此事咱家倒是不知,回头就收拾那些下面的人。外面说闫大人的清廉,如今看来确实如此,咱家回头就整理一番,也好供陛下查阅。”

这话有些卖好的意思,闫大建不禁看向安纶,笑道:“安公公过奖了,本官只是尽了本分罢了。”

安纶没有回避,而是直视着闫大建,笑的很憨厚的道:“咱家小时候家贫,父亲不成器,母亲就没入了大户家为奴,如今想起来真是……真是不堪回首啊!”

这话不好接:子不言父过,何况母亲还是奴婢,换做是闫大建的话,肯定要隐瞒下来,然后等自己发达之后,再把那家人给收拾了。

所以他飞快的看了一眼安纶的神色,然后垂眸道:“如今安公公算是出头了,早些把亲人安置好才是。”

安纶点点头,说道:“多谢闫大人的好意,只是家母去了多年,哎!咱家想着……这心中就如刀割般的……”

这话已经没法接了,除非闫大建准备和安纶结交。

所以他只是跟着唏嘘了一下,安纶自己就告辞了。

既然第一次打交道的印象不错,闫大建就把安纶送了出去。

到了礼部门外,安纶回身拱手道:“多谢闫大人相送。”

闫大建的面色已经恢复了那种威严,他拱拱手道:“安公公慢走。”

随即他转身,就在他转身的一瞬间,安纶盯着他背部的眼神中蓦地多了仇恨之色。那仇恨是如此的炽热,以至于安纶都不敢多看闫大建一眼,然后恢复了正常。

上马,安纶一路回到了东厂自己的房间,把门关上,身体僵硬的躺在床上。

“娘,孩儿一定能杀了闫大建!为您报仇!”

东厂里有惨叫远远传来,而后连绵不断……

床板震动了一下,然后门打开,安纶出去。

没过多久,那处惨叫声变得更加的尖利,就像是从地狱中传出来的声音……

推荐阅读: 《圣墟》 《三寸人间