当前位置: 淘书看 > 带着仓库到大明 > 第1923章 艰难的移民工作

第1923章 艰难的移民工作

环县多山,多不胜数。

所以在这边出行比较麻烦。

焦取仁时而骑驴,时而步行,一个多时辰后,这才来到了许塬。

许塬就在一座山上,在山上往下看,能看到那些顺势造的田地,只是近些年水少了,即便是种植土豆也很艰难。

到了坡上,一排排窑洞依山而建,窑洞前坐着些老人和妇孺,他们在晒太阳……

见到焦取仁,一个老汉起身过来,拱手道:“大人面生,敢问来许塬干啥?”

焦取仁拱拱手,笑道:“在下是县里刚来的小吏,叫做焦取仁,老人家看着身体硬朗啊!”

这是客套,也是套话。

双方核对了身份,老汉就有些拘束的请焦取仁在场坝中坐下,然后脱了鞋扔出去,砸在一个半大孩子的头上。

“三娃,去倒水来。”

那孩子把鞋子捡起来送到这边,焦取仁说道:“我这里却有水囊,就不麻烦了。”

老汉的面色一紧,干笑着不再说话。

焦取仁被众人时不时的瞥一眼,他干咳道:“老人家,我此次来这里,却是想问问你们,可愿移民吗?”

老汉目光游离,呐呐的道:“家都在这呢,这辈子都习惯这地方,去了别处怕是会熬不住。”

故土难离,狐死首丘,这些话无不验证着汉人对家乡的深沉眷恋。

那些妇人都看着白净的焦取仁偷笑,孩子们被母亲拉着不许过来,有的嚎哭,有的叫喊,一时间闹的让人头痛。

焦取仁笑眯眯的道:“老人家,咱们环县是个好地方,可近些年时不时的要闹些小灾,有人推算说这里以后灾荒会越来越厉害,越来越频繁,到时候怕是连树皮都没得吃。”

老汉斜着看了焦取仁一眼,然后低头道:“大人,那是神仙哦!”

在他们的眼中,能预言以后的事情,那只能是神仙。

焦取仁尴尬的道:“这是科学,您年长,应当知道这些年的灾荒越来越多了。”

老汉伸出粗糙的手在地上刨着,他瓮声瓮气的道:“大人,总会过去的呢!”

这些人都不愿意离开家乡,他们宁愿过的艰难些,只要饿不死,就不愿出远门。

焦取仁指指那些穿着破烂的孩子说道:“您看看那些孩子,如今大明的布匹也多了,可依旧穿不起新衣服?这是为何?”

老汉隐蔽的白了他一眼,嘀咕道:“这不都是穷的吗!”

“老人家,现在大明可供移民的地方不少,就说塞外的兴和城吧,那可是新城,去了就有地,没地也有牛羊发放,第一年包括吃住都不收钱,而且还免征赋税十年,十年啊!您算算得多少钱?”

焦取仁想到了利诱,可老汉却顾左右耳而言他:“大人,家里的地要去翻耕了。”

居然被下了逐客令,焦取仁无奈的道:“当年有人这样说过:我大明人,只要祖宗牌位在,只要家人在,那么处处皆是故乡。”

他起身拱手走了,那些孩子这才脱了掌控,都跑过来看焦取仁刚才坐着的板凳,有的还小心翼翼的去摸摸。

一个妇人大概是有些地位,就说道:“五叔,这官说的话能信?方圆十里地,咱们许塬可算是最富庶的,他怎么想着来劝咱们移民了?”

老汉把手中的土扔了,拍拍手道:“信什么信?难道还有人能看到一百年后的事?多半是哄人嘞!”

……

这是焦取仁第一次接触到移民事宜,没有准备的他完全找不到切入点,又担心过犹不及,只能皱眉离开了许塬。

回到县城,皮影戏已经结束了,老汉正在收摊子,动作缓慢。听到动静,他回身看了一眼,脸上那深刻的皱纹又加深了几分。

“兴亡都是百姓苦啊!”

环县的皮影戏不只是玩耍,更多的是讲述民间故事。

民间多苦,于是皮影戏里就把苦的部分摘掉,或是在最后来个大团圆什么的。

焦取仁一路回到县衙,找到了范颖禀告。

范颖听完后,面无表情的道:“这就是说百姓不愿移民喽!”

他没有追责,可这话比追责更让焦取仁难过。他说道:“范大人,百姓多蒙昧,恋家,这事得慢慢来,小的以为可以行文京城,请几位移民各处,日子过得不错的环县百姓回来,以身说法,这样……”

“你去行文吗?”

范颖打断了焦取仁的话,拂袖道:“且去,以后你一旬去一次,等年底上官问移民之事,本官只找你。”

这是压担子,同时也是在丢责任。

焦取仁躬身应了,然后回到了值房。

值房里,那两人在打瞌睡。

环县的事情本就不多,春困秋乏夏打盹,焦取仁心中焦虑,却是一点儿睡意都没有。

他坐在桌子前静静的思索着,只觉得此生从未遇到过这等艰难的事。

“哟!你回来了?事情可办妥了?”

值房三张桌子,焦取仁来的最晚,所以只能向着暗壁,光线不好,还背对着潘直和李新诚。

“没。”

焦取仁随口说道,然后又陷入了沉思。

潘直和李新诚相对一笑,然后齐齐起身出去。

“这人就是个傻的。”

出了值房,潘直忍不住就笑了:“移民的事哪是他这等小吏能掺和的,他不知所以,被范大人蒙了进去,这下可有好戏看了。”

李新诚挑眉道:“他一来就到处动,到处去探访,比当年咱们的王大人还积极,这是奔着升官来的。他以为自己的心思能瞒过人,可……谁是傻子?”

……

这就是大明?

船队沿着海岸线一路北上,还在宁波府补给了一次。

哪怕只是惊鸿一瞥,可繁华的宁波还是让法兰克使团陷入了沉默之中。

船队继续北上,巴斯蒂安发现饮食渐渐的好了,那些饭菜让使团的人抛弃了矜持,吃的就像是一群乞丐。

巴斯蒂安自己也好不到哪去,一条新鲜的豉鱼就让他忘记了这一路被软禁的现实。

“这鱼闻着臭,吃着香,只是那黑乎乎的颗粒是什么?”

一个随从吃完了米饭,舔着嘴唇,意犹未尽的问道。

另一个吃的比较慢,他笨拙的用手捏了一粒黑色的豆豉,看看大家,傻乎乎的笑道:“这是米饭发大了吧?就像是咱们法兰克的面包。哎!我现在就怀念着白面包,如果法兰克有这种鱼,那我想我一顿能吃完整个家里的面包。”

“明人的食谱实在是太杂了,许多咱们都没见过,法兰克需要学习他们,充分的把食物利用起来。”

普通人从美食中只是享受着愉悦,而巴斯蒂安却由此想到了国事。

这就是层次!也是巴斯蒂安能担任使节的原因所在!

巴斯蒂安吩咐道:“以后要多注意食物,法兰克在经历磨难,我们必须要为王国找到更多的资源。”

推荐阅读: 《天道图书馆》 《汉乡》 《大王饶命