当前位置: 淘书看 > 带着仓库到大明 > 第1922章 宦海如沙场

第1922章 宦海如沙场

太后许久就都没叫朱瞻基来了,所以一听到召唤,朱瞻基就撇开事情,急匆匆的去了宁寿宫。US

一进去朱瞻基就看到端端和婉婉陪在太后的身边,端端拿着个木雕在显摆的说着自己的辛苦,不时换来太后的一句安慰和夸赞。

“母后。”

朱瞻基有些生硬的行礼,他始终觉得自己没错,而太后也不愿意干政,母子俩只是在闹别扭。

太后把木像拿过来,唏嘘道:“端端都知道孝顺了,本宫还想着你当年小的时候,那时候你爱笑,你父皇一见你笑的流口水就乐了,然后用自己的袖子给你擦口水……”

朱瞻基有些窘迫的道:“母后,端端在呢!”

当着自己女儿的面被说流口水,朱瞻基有些挂不住面子了。

婉婉捂嘴偷笑,然后被朱瞻基瞪了一眼,就趴在太后的肩上道:“母后,皇兄凶人。”

太后拍拍她的手,问道:“小方呢?”

外面一阵狗吠,太后说道:“可怜那么乖的小方,居然被拉住了,放进来。”

随后小方就浑身甩动着冲了进来,它大概知道谁最好,只是在太后的脚边摇尾巴。

太后俯身摸摸它的头顶,笑道:“是很乖。”

朱瞻基也凑趣道:“母后,要不也在这边养一只狗?”

室内瞬间寂静。

太后抬头想了想,很认真的道:“好,不过还是像小方这种狗好,那些大狗听说很厉害,不过太凶了。”

……

宫中的那对母子和好如初,母慈子孝,而焦取仁却有些寸步难行。

他被分配在了陕西环县,前宋时这里就是前线,现在却因为塞外的敌人荡然无存,有些太平景象。

既然太平,那么县衙上下也就是平稳度日罢了。

是的,陕西这等地方,即便是没有外患,可恶劣的环境下,农业不发达。商业更是不用说,以前还能通商塞外,现在塞外只有兴和城,之外就是茫茫草原,啥都没有。

所以环县和整个陕西一起,渐渐的没落了。

被分配到这里,却不是蹇义从中作梗,而是方醒的安排。

走进县衙里,感觉屋子是灰蒙蒙的,见到的人都是懒洋洋的,甚至连知县王续专用的那匹马都把脑袋搁在围栏上,料槽里的草料都没精神吃。

焦取仁一路到了值房里,里面两个同僚潘直和李新诚都瞥了他一眼,然后继续处置公事。

所谓小吏,也就比杂役好些,但实际上和打杂的区别也不大。

上官让你去扫地,难道你敢不去?

焦取仁刚到的时候,上下很是热络了一番,他也觉得自己是到了好地方,心中不禁对方醒感激不已。

“焦取仁,范大人让你去一趟。”

两个同僚一直等焦取仁坐下在清点各处的粮长业绩时,才慢悠悠的提醒了一句。

可时间已经过去了一刻钟,焦取仁算是怠慢上官了。

这就是办公室政治,同僚之间坑对手的手段之一。不入流,却非常实用。

焦取仁的手一停,呆坐了一瞬,然后把毛笔搁在笔架上,起身去找主簿范颖。

沿着屋檐下前行,进了内院后,右边一间屋子就是范颖的值房。

值房的门没关,焦取仁记得解缙教导过,说这等不关门的官员,不是假正经,就是心中没数,担心自己经受不住诱惑,所以干脆开着门,以示清白。

而据焦取仁的了解,环县虽然没落了,可越是这等贫困的地方,官吏之间的争斗和‘上进心’就越强。

站在门口,焦取仁低声道:“范大人,小的来迟了。”

里面对着窗户的地方摆放着一张桌子,一个三缕长须,看着可亲的中年男子正在看一份文书。

闻言男子偏头看向右边,皱眉道:“为何来迟?”

这是个带着陷阱的问话,焦取仁收敛心神,说道:“小的刚回来,才听到消息。”

别去辩解太多,若是有人存心想整你,辩解的越多,罪状就越多。

这还是解缙的教导。

男子就是范颖,环县主簿。他干咳一声道:“罢了,下次早些。”

“是。”

看到焦取仁恭谨,范颖就抚须笑道:“听闻你们书院对移民甚是热衷,如今布政使司下文,要各地多移民,剩下的人也要多种树,只是百姓故土难离,却让王大人为难了。”

焦取仁只是微微一笑,却没接这个话茬。

范颖自顾自的继续说道:“听闻你们书院对移民有些考究,本官想让你去试试,如何?”

焦取仁暗里差点把牙齿咬碎。

考究?什么考究?他来环县才多少时日?对各处的情况都不熟悉。去劝百姓移民,成功了自然会是县衙上下的眼中钉,不成功那就是现成的罪名。

他想拒绝,可只是眼神流露些意思出来,范颖就笑呵呵的道:“你新来不久,记住,要勤勉,不要偷懒……”

这是明晃晃的威胁:你今儿可是怠慢上官了,本官要是报上去,这事儿谁都挑不出错来。

而且上官安排你去做事,你还挑三拣四的,这是来做老爷呢!

焦取仁拱手道:“是,小的马上就去。”

这种时候你千万别说什么我吃完午饭再去,那又是一项罪名。

范颖满意的道:“好,年轻人做事就该雷厉风行,好好干,本官会看着你,不会短了你的功劳。”

焦取仁拱手告退,什么看着你,这分明就是让他小心些,别犯错。

回到值房,潘直笑道:“哟!看你笑的开心,范大人可是夸赞你了?”

李新诚也笑吟吟的道:“先前有人来问你在不在,我们说你出去了,后来也忘了此事,范大人没说什么吧?”

焦取仁笑了笑,没说话。他收拾了一下自己的东西,放在一个布包里,斜挎在肩上,然后出了值房。

“自视甚高,可笑!”

“小吏都是本地人,就他一个外地的,不知道来通关系,整日就显摆自己能做事,呵呵!”

……

焦取仁在县衙的牲畜栏里牵了一头驴出来,这头驴就是县衙的豪华公车,谁出去谁骑,所以被精心的伺候着,毛光水滑的。

一路出了县衙,街上冷冷清清的,那些商铺罕有顾客进出,而原因就是春天。

春天要备耕,可这边的土地比不得别处,哪怕是种植土豆,产量也要少一截。

环县的主街不长,走到街尾时,传来了渔鼓的声音。

这是环县的皮影戏,本地人最为喜欢。

一块布,一些剪纸人物,这就是道具。

一个老人的声音从白纸的后面传来,大白天那些剪纸人物的表现也不够出彩,可百姓却愿意看。

车马缓缓移动,两个人物在白纸后相对移动摇晃着。

苍老的声音从纸后传来,围观的人都鸦雀无声,聚精会神的看着、听着。

唱腔苍凉,却好似道破了世情……

推荐阅读: 《一念永恒》 《飞剑问道》 《牧神记