当前位置: 淘书看 > 带着仓库到大明 > 第1920章 青史留名的诱惑

第1920章 青史留名的诱惑

爪哇的景致不错,可面对着一地的尸骸,陈默干呕了几下,然后身上被喷溅的鲜血散发出的血腥味钻入鼻中,那股子腥臭味让他再也不复先前的‘武勇’。→

“呕!”

陈默跪在地上把隔夜饭都吐了出来,他泪眼朦胧的抬头,嘴角挂着呕吐物的汁液,张嘴喘息着。

“还想不想立功了?”

黄金麓很适应这种杀戮,他皱眉看着陈默狼狈的模样,说道:“你整日光着屁股到处跑,看着豪气,可实际上还没有刘明大胆。白瞎了你这一身的肥肉。”

陈默跪在地上,用袖子擦擦眼泪,随手又擦了嘴,黄金麓恶心的道:“衣裳上全是,去洗洗吧。”

黄金麓杀敌更多,身上的血腥味更重,陈默捂着嘴摆手,“你赶紧走远些,我受不了这味道。”

“受不了什么?”

方醒的身上同样也被喷溅了不少鲜血,甚至脸上都有。

陈默强笑道:“伯爷,小的……呕!”没说完他又开始狂呕。

“这是没见过血?”

方醒说道:“多吐吐就习惯了,回头就能面不改色的杀敌。”

黄金麓恨铁不成钢的道:“伯爷,这厮一路就光着身子,到处坑蒙拐骗,就是不肯吃亏。那些土人多愿意和他来往,也祸害了不少……”

“播种机?”

方醒笑道:“你倒是混得不错,也不知道史册上该怎么记录你的事迹,是有外交天赋,还是走了狗屎运。”

陈默停止了呕吐,嘴角挂着残涎,呆呆的问道:“伯爷,小的还能上史册?不能吧?据说大人物都才有几笔,小的就一商人,哪能啊!”

黄金麓的面色赤红,呐呐的道:“伯爷,这事……”

方醒拍拍他的肩膀,用肯定的语气说道:“你们不但找到了那片新大陆,还找到了这些种子,每一样都值得史册留名,所以……等着就是了,后人自然会为你们作传。”

黄金麓的呼吸渐渐沉重起来,身体就像是喝醉般的摇晃着。

而陈默也奇迹般的停住了呕吐,爬起来堆笑道:“伯爷,那能不能把小的写的……厉害些?”

“你?”

方醒指指他嘴角的呕吐物,然后摇摇头。

陈默懊恼的问道:“老黄,我这样真的很丢人?”

黄金麓只觉得浑身飘飘欲仙,正在那种开创了人生巅峰的快感中,闻言就随口说道:“整支船队里就数你最丢人,而且你整日赤条条的,口口相传出去,啧!你的名声可就臭了。”

“老黄。”

陈默失魂落魄的说道:“可若是没有我的坦诚相见,咱们早就变成了土人的烤肉,你说我这算不算是自作孽,我说……”

黄金麓已经走了,他需要去平息一下心中的激荡。

史册留名,这是多大的荣耀?

在这个光宗耀祖成为主流思想的当下,能史册留名,那就意味着你已经达到了自己的人生巅峰。

他走进了密林中,朝着家乡的方位跪下,低声哽咽着。

“爹,孩儿也出息了,您老人家九泉之下就安心吧,以后咱们黄家会越来越好……”

……

王贺艳羡的看着进了密林的黄金麓,说道:“兴和伯,咱家能不能也有这一天?好歹提个名,当年咱家可是被文皇帝拍过肩膀的,难道这都不能留名?”

朱高煦正在往这边走来,一脸的酣畅淋漓。

方醒随口敷衍道:“服侍文皇帝的少说几十人吧?人人都史册留名?那不可能吧。不过你若是学了黄俨,估摸着有戏。”

王贺正义凛然的道:“别提那个逆贼,咱家和他不共戴天!”

“哈哈哈哈!方醒,如何?”

朱高煦大笑着走来,方醒拱手道:“殿下威武!”

朱高煦的身上几乎全是红色,一接近腥臭味就扑了过来。

“这不算是什么,当年靖难时,本王带着一队骑兵就敢杀进南军中,然后还能杀透出来,如今老了,居然没能把敌人全部留下,老了啊!”

嘴里说着老了,可方醒看到的分明就是得意,于是就赞道:“殿下仍旧是所向无敌,国朝第一猛将非您莫属。”

朱高煦笑的合不拢嘴,然后看到王贺有些躲自己的意思,就喝道:“在这发呆想成神呢!还不快去清点斩获?”

王贺打个寒颤,赶紧拱拱手跑了。

别人他可以顶着监军的头衔装老资格,可在朱高煦这位汉王的眼中,太监都是他家的家奴,不高兴抽你一顿都算是轻的。

你要是去找皇帝告状?那恭喜你,多半是没有结果,而且会引来朱高煦更惨烈的打击报复。

方醒觉得朱高煦要是当个宗正,保证老朱家的藩王们人人自危。

这个想法一旦生成就再也无法停止,方醒试探着问道:“殿下,要是让您去做宗正如何?”

朱高煦正在搓着手中已经凝固的血痂,闻言不屑的道:“那就是个混吃等死的地方,本王一步也不愿意踏入那里。”

方醒再诱惑道:“一旦担任宗正之职,那些藩王可是随便您抽打呵斥啊!想想多得意!”

朱高煦再搓搓脸上的血痂,说道:“你别糊弄本王,做朋友就要直,你现在满肚子的坏水,且滚远些。”

方醒讪讪的道:“这不是觉着多个选择多条路吗!”

这个念头被方醒打消,朱高煦随后就派出了斥候,去寻找爪哇实力最强的那一家。

方醒的谋划就是把最强的那几家打垮,然后暂时放弃爪哇,等以后大规模移民的时机成熟之后,直接大军清扫。

清点完斩获和收获后,王贺没敢去和朱高煦禀告,而是来找了方醒。

“兴和伯,俘获五百余人,这些人怎么办?难道带回去?”

陈默已经恢复了正常,闻言就想表达一番自己的果敢,就建议道:“伯爷,要不就全扔海里去。”

方醒皱眉看着他说道:“你倒是胆子大了,要不你去帮忙收拾一下那些尸骸?”

陈默的咽喉涌动一下,急忙摆手道:“伯爷,小的只是玩笑,只是玩笑。”

“在正事上,军中从不开玩笑!”

方醒敲打了他一下,然后叫了傅显来。

这等事朱高煦是不愿意管的,任由方醒施为,所以他只是想了一下,就吩咐道:“这些人全送去苏门答腊,交给施进卿他们。”

苏门答腊纳入旧港的管理范围,施进卿现在最头痛的就是人力不够,这几百人好歹也是一个补益。

等傅显走后,方醒又去给朱高煦敲警钟,让他在下面的清剿中少杀人,留些劳力给施进卿。

原地休息了一天之后,根据俘虏的交代,朱高煦和方醒带着麾下开拔。

随后的爪哇的大地上再次燃起烽烟,明军用火枪排队枪毙,直接打垮了爪哇最大的那几股势力。

整个爪哇被震惊了,大大小小的势力纷纷钻进树林里,只求不被明军盯上。

推荐阅读: 《汉乡》 《大王饶命》 《圣墟