当前位置: 淘书看 > 带着仓库到大明 > 第1919章 将为兵胆,给方醒上课

第1919章 将为兵胆,给方醒上课

阵列在双方撞到一起时就消失了,混战中,右边的土人占据了上风,他们开始在头领的召唤下聚集,以两三人为一组突击。W≠

“看到没有,他们并非一无是处。”

刚上岸时,朱高煦说他带着一个百户所就能横扫两边的土人,可看看现在的战况,一个百户所,那真不够土人们吞的。

朱高煦不屑的道:“左边的土人要落败了,看好,看看本王是如何杀敌的。”

方醒皱眉道:“殿下,这是战时,不以个人武勇为胜。”

朱高煦没搭理他,回身招招手,一百余人就开始了集结。

他拔出长刀,狞笑道:“敢不敢跟着本王去杀翻那些土人?”

没有声音,那些侍卫和军士只是齐齐点头,嗜血的气息渐渐弥漫开来。

朱高煦回身对方醒笑了笑,很认真的说道:“将是兵的胆,一将无能,累死三军,能冲阵的将领何尝不是名将?”

这是在教导方醒,方醒心中一震,点点头,说道:“多谢殿下。”

朱高炽仔细看着他的神色,直到判定是诚恳后,这才欢喜的道:“你好生看着本王如何冲杀,回头你也能这般鼓舞士气。”

方醒重重的点点头,朱高炽的面色渐渐狰狞,盯着那边已经要决出胜负的战场,猛地喊道:“诸将士,随本王破敌!”

方醒呆呆的看着朱高煦举刀第一个冲了出去,恍惚间仿佛是看到朱棣在亲自冲阵。

“大明万胜!”

一百多人的欢呼声不算大,可那气势却让交战的双方不禁停滞了一瞬,齐齐看着边上的丛林。

一百余人,两边的土人马上轻松下来,两位一直没参战的头领大喊了几声,迅速决定共同御敌。

“兄弟阋于墙,外御其辱!”

方醒目光冰冷,说道:“土人的意志不可小觑,盯紧些。”

王贺看到那些土人开始结阵,然后缓缓向朱高煦这边冲来,就担心的道:“兴和伯,咱们出去吧。”

方醒摇摇头,肃然道:“这是殿下的时刻,我们只能观战!”

这是战士的时刻,也是猛将的时刻,任何打扰都是亵渎!

朱高煦一人当先冲了过去,几个自以为悍勇的土人迎了上来,木枪齐齐前刺。

“杀!”

朱高煦很魁梧,可却不乏灵活。他挥刀前斩,三支木枪从头被斩断。

那些土人还在保持着前刺的动作,朱高煦的长刀挥动,从右边劈斩过去。

一刀斩断两颗人头是啥景致?

两颗人头飞起,第三个土人因为个头太矮,幸运的没被斩中脖颈,可后果更惨烈。

坚硬的头骨挡住了刀锋,朱高煦的长刀卡在脑袋的中间,他用力的一拉,然后虎吼一声,迎着那些已经面露惧色的土人冲了过去。

“杀敌!杀敌!”

朱高煦丝毫没有畏惧,一人就冲杀了进去。

方醒看着那鲜血飙射的敌阵,朱高煦就像是一个孤独的勇士在奋力拼杀着,不禁心神激荡,拔刀喊道:“老七,跟我来!”

王贺一怔,方醒已经和家丁们冲了出去。

“大明万胜!”

方醒带着家丁一头撞进了敌群,他的唐刀锋利无匹,在那些木枪和铁刀的世界里所向无敌。

噗!

刚抽出长刀,一个土人嘶吼着扑了过来,方醒正准备迎敌,对方却扔出了手中的木枪。

近距离的投掷木枪,方醒无从躲避,他只是下意识的退后了一步,木枪就撞到了胸口。

铛!

轻微的金属碰撞声后,方醒勃然大怒,冲上去挥刀,然后继续朝着朱高煦那边冲杀着。

辛老七后来居上,和方五两人齐齐从方醒的两边冲杀上去,而小刀就在方醒的身边,目光转动间,周围的动静都在他的观察范围内。

朱高煦的冲杀只能用一个词来形容:一往无前!

他的长刀时而威猛无匹,时而灵巧切割,当面的敌人没人能挡住他两刀。

“杀!”

一阵大风吹来,朱高煦眯着眼,盯着对手劈斩过来的长刀,猛地大喝一声,然后挥刀格挡。

铁刀如何是宝刀的对手,土人刚面露惊色,朱高煦身体一转,长刀跟着挥出。

“啊……”

那土人被朱高煦一刀斩断腰部,上半身跌落地上,他痛苦的伸出手去,想抓住眼前的一切,可迎面而来的却是一只大脚。

土人这边的两个首领面色惨白的看着这一幕,然后拼命的嘶吼着,想鼓舞士气,把朱高煦围杀在中间。

朱高煦突然仰头长啸了一声,右手挥刀劈翻对手,左手成拳打开了右边刺来的木枪,然后再次挥拳。

噗!

那木枪刺空的土人还没反应过来,就被朱高煦一拳打翻在地,身体细细的抽搐着,眼瞅着就活不成了。

这就是个绝世凶人啊!

这惨状终于吓坏了本就已经是强弩之末的敌军,朱高炽敏锐的察觉到敌军士气的下跌,喊道:“破敌!破敌!”

一百余人的队伍士气如虹,跟在朱高煦的身后大喊着:“破敌!破敌!”

方醒一刀劈翻一个土人,才发现前方再无敌人。

他有些恍惚的看过去,就见到朱高煦带着手下已经快打穿了敌军的防线。

当首领被朱高煦一脚踢飞出去时,土人的士气终于再也无法挽回。在一声大喊后,全体掉头逃跑。

“大明万胜!”

敌军已经溃败,密林中的明军不再隐藏,纷纷冲出来展开追击。

朱高煦已经停止了追击,他站在原地,命令道:“用火枪恐吓他们,丢弃兵器跪地的不杀!”

这是个及时的命令,在看到同伴投降并未被杀戮后,那些逃走无望的土人纷纷丢弃手中的兵器,然后跪在地上,看着那些明军从自己的身边冲过去,心中庆幸着自己逃过一劫。

“大明万胜!”

陈默拎着把长刀,气喘吁吁的跟在黄金麓的身后,可惜却没有杀敌的机会。

他被朱高煦刚才的个人英雄表现给刺激的浑身热血奔涌,他想证明自己的武勇,所以他勇敢的越过了正在杀敌的黄金麓,独自追到了敌军的身后。

当他一刀把最后一个土人的背部劈砍出一道深深的伤口时,陈默激动了,他一脚踢翻在惨叫的土人,然后冲上去开始挥刀劈杀。

溃逃之后的士气几乎等于零,这种时候人人都不敢回头,人人都是羔羊,小孩子都能追杀他们。

陈默越杀越顺手,他觉得自己隐藏着的武将天赋终于在今天被唤醒了。

于是他得意的呼喊着,居然没有因为血腥而退避。

当他劈翻了第五个土人时,这土人惨叫着,向前方叫喊着,然后前方的一个土人猛地回头,他看到陈默正在补刀,顿时眼睛就红了,返身冲了过来。

陈默刚一刀干掉这个土人,抬头就见到了一双疯狂的眼睛,然后就是那被削尖的木枪的枪头。

瞬间什么武将的天赋都被陈默忘记了,他无师自通的坐在地上,然后木枪从他的头顶越过。

“老黄救命……”

陈默闭上眼睛,胡乱的挥刀,直至身前有人倒下,这才喘息着说道:“特么的,终于被老子干掉了……”

等他睁开眼睛时,就看到了倒在自己身前的土人,那双眼睛睁的大大的。而致命的伤口却是出现在他的脖颈。

坐在地上的陈默当然无法砍到他的脖颈,那么……

已经杀到前方的黄金麓正在奋力的追击着,陈默沮丧的垂首道:“难道我就那么弱?”

“齐射!”

“嘭嘭嘭嘭!”

推荐阅读: 《飞剑问道》 《牧神记》 《天道图书馆