当前位置: 淘书看 > 带着仓库到大明 > 第1916章 猥琐的……陈默

第1916章 猥琐的……陈默

随后方醒和朱高煦合兵一处,对这块地方展开了探索。船队也纷纷出航,从左右两侧去搜寻。

这边的天气看来还不错,如果不是听说朱高煦他们刚到时遭遇了龙卷风还是什么极端天气,方醒几乎以为这是在南美。

到处都是茂密的森林,间或看到河流、瀑布,就像是精灵点缀在林间。

方醒觉得这是一处世外桃源,而朱高煦却坚持认为这是兵家重地,可以截断从海上向大明进攻的敌军水师的退路。

可大明水师这般强横,谁敢来进攻?

方醒为此深深的忧郁着,他巴不得敌军从海路发动攻势,那样大明能省许多事。

使团没能跟随行动,这让巴斯蒂安非常的不安,他担心大明人都像朱高煦这般‘野蛮’。面对这等野蛮的大明,除非法兰克愿意放低姿态,承认自己的弱势地位,否则不会存在什么盟友。

随后的探索没有获得惊喜,但是方醒坚信这块大陆上的矿产多不胜数,并用自己的人格担保,却被朱高煦鄙夷了一番。

再次回到登陆点时,船队已经回来了,左边的船队说是一直没探索到尽头,就因为约定的时间关系返航了。

而右边的船队却禀告了一个好消息。

“殿下,伯爷,那边有一个大岛。”

朱高煦已经麻木了,随口应付了一下,等人走后就问方醒:“这个世界究竟有多大?”

“很大,超出你想象力的大。”

方醒比划了一个大圆球的模样说道:“如果你往后面去,一直航行,那边还有更大的陆地。”

朱高煦心动了,方醒担心他一去不回,就说道:“此事要缓,等这边安定之后,再派出小股船队过去,咦……”

方醒突然想起一件事,他拍了一下脑袋道:“我倒是忘记了去那边探险的船队,他们若是回程偏一偏航线,就会直接到这边。”

朱高煦皱眉想了想,说道:“就是那个猥琐的……叫做什么?陈……”

……

“陈默,你特么的能不能穿上裤子!”

几艘破破烂烂的船行驶在一望无际的大海上,船帆上多处补丁,甚至连桅杆上都能看到修补的痕迹。

这是一支远航的船队。

甲板上,浑身赤果,黑乎乎的陈默回头冲着黄金麓笑了笑,说道:“老黄,这次回去你能当几品官?”

黄金麓坐在船舷边上,靠着有些阴凉的船板,唏嘘道:“不想当官了,只想回家守着家人好好过日子。”

他脸上的刀疤都缩了许多,看着皮肤有些揪扯,古怪。

可他的那股子煞气却也消散了几分,不再那么阴森森的吓人。

陈默进了船舱,里面坐满了他们从丛林中带回来的土人,这些人在路上死了大半,剩下的这些已经扛过了那些莫名其妙而来的疾病,算是安全了。

这些人还有些虚弱,见到陈默都默默的站起来,然后指指身后。

身后就是一个个箱子,里面装满了种子。

“种子必须要看好,保管好,要是坏掉了,陈默,你自己下海游回大明去!”

黄金麓出现在了船舱外面,他对着这些土人挤出一个笑容,然后进来仔细检查了那些箱子。

陈默干咳一声,低声道:“老黄,那些黄金白银反而放在下面,要是沉船了咱们怎么转运出去?”

黄金麓摸摸箱子,皱眉道:“和金银比起来,这才是咱们此行的目的,你要是想,那就到下面去看着那些金银。”

陈默嘟囔道:“这次回去……怕是媳妇都跑了吧?到时候老子正好重新找几个漂亮的女人。”

“照顾好他们。”

黄金麓交代了下去,然后和陈默在甲板上溜达。

“咱们有些偏航了,希望能尽快看到岛屿,然后补充些食物和饮水。”

这一趟下来,黄金麓觉得自己真的是脱胎换骨了,处理事情井井有条,从容不迫。

而陈默……

黄金麓皱眉看着他吊儿郎当的模样,说道:“你好歹也是官身,要是被人看到了,那些御史一个弹劾,就能让你回家种地去。”

“谁看见了?”

陈默叫嚣着扭臀摆胯,得意的不行。

“无耻!”

身后有人怒骂着,陈默回身,见到是宦官肖聪之后,就分辨道:“肖公公,你不能因为自己没有这东西,就见不得别人有吧!”

“再乱说话,老子阉了你!”

看到肖聪面色涨红,气得指着陈默说不出话来,黄金麓就低喝一声。

陈默和肖聪这一路发生过多次矛盾,大多都是陈默行事随意的缘故。

“老黄……”

陈默本想说咱们是一伙儿的,这个肖聪回头就会回到宫中,可黄金麓的眼神阴冷,把他后面的话都吓了回去。

刘明听到吵闹就出来劝道:“肖公公这一路也兢兢业业,陈默,道个歉。”

肖聪闻言面色稍霁,说道:“咱家当不起陈大人的道歉……”

陈默双手遮住下身,嬉皮笑脸的道:“肖公公,我这人就是这德性,没坏心,您在宫中见多识广,就把我当个屁……给放了吧。”

这下连肖聪都绷不住笑了起来,他指着陈默笑骂道:“你这个猢狲,若是在宫中,早就被人埋枯井里去了。咱家倒霉,遇到你这样的,罢了,回头咱家一进宫,咱们这辈子大概就见不着了,各自珍重。”

陈默拱手道:“肖公公回去肯定是青云直上,到时候还请多多关照。”

肖聪瞥了一眼他的家伙事,似笑非笑的道:“可是想进宫吗?咱家倒是能帮你通融通融,只是要看你能不能挺过那一刀。”

陈默低头瞅了一眼,得意的道:“这东西可割不得,家中的女人还等着它去安慰呢。”

这时林正在那边喊黄金麓,他就警告的看了陈默一眼,然后过去说话。

林正的脸上多了一道伤疤,这是热带雨林留给他的纪念。

“伯爷当时的意思是准备把那些胶树种在旧港,所以本官的意思是……咱们要不要先去旧港,然后派人去通知朝中,等待消息。否则那些种子来回折腾,就怕出了意外。”

林正的气质也多了些沉凝,举手投足稳重了许多:“这东西也不知道能有什么用,不过兴和伯总是能化腐朽为神奇,咱们就拭目以待吧。”

黄金麓双手撑在船帮上,沉声道:“此次回去之后,我们可能不会再出来了,不过你却躲不过。”

林正想起了这一路的艰难,不禁叹息道:“是啊!航线还得要人领着多走几次。不过那边的地方大,以后沿途多准备些补给点,再移民过去,也不是那么艰难。”

黄金麓想起了那些热带雨林,不禁心有余悸的道:“那里太过艰险,必须要驻军,而且还得要多带郎中。”

林正淡淡的道:“我大明军队何曾会怕那些毒蛇猛兽?杀了就是。”

推荐阅读: 《飞剑问道》 《牧神记》 《天道图书馆