当前位置: 淘书看 > 带着仓库到大明 > 北行记事:鸡鸣驿

北行记事:鸡鸣驿

如果说显忠祠是一个祭祀之地,那么鸡鸣驿就是一个活脱脱的古代大型驿站。CO

从北京出发,一路渐渐的多了山。

在这个季节里,我从南方出发,发现了南北交界的一个特点:一旦你发现道边的树上有不少鸟窝时,那么就代表你来到了北方。

临行前教主和雨姐都说风大,会吹的你怀疑人生。

只是我们的运气不错,这两天的北京太阳高照,不冷不热,一件防风衣就感觉正合适。

北京的山感觉全是石头,看着灰扑扑的,少见绿色。

在到达土木堡之前,我记得当时走的是京藏高速吧。当进入到群山峻岭中时,雨姐开车,教主突然叫我看前方。

“爵士,这就是长城,居庸关。”

我坐在后面仔细往前看,就看到一溜城墙就在那崇山峻岭间蜿蜒盘旋,感觉极为震撼。

此处地势险要,看着那建在山上的长城,我真的无法想象当年是怎么建成的。

由于是周六,所以车流量不大,我们得以从容的前行。

“这就是鸡鸣山。”

教主是个资深户外运动、探险的高手,一路上对沿途风景的讲解丝毫不差。

我循声看去,就在右前方,一座看着就像是大石雕的山在视线中不断变换角度。

鸡鸣山下鸡鸣驿,到了这里,也就离鸡鸣驿不远了。

沿途多了民居,都是平房居多。一家饭店里传来一个女人的声音,听的不大真切,大抵是饭熟了,饭熟了……

鸡鸣驿,从外观看去就是一座小城。

我们把车停在城墙外的停车地,右边站着几个当地人,在他们的注视下,我们以为要收取停车费,谁知道居然没管。

雨姐也喜欢户外运动,还喜欢去现场观看球赛,堪称是活的豁达。她带着单反,这一路不但要开车,还得要给大家照相。

大家虽然是第一次见面,但都很随意和自然。特别是小白,这厮个子高挑,在一堆胖子里面显得格外的‘玉树临风’。

而且这厮还谈笑风生,显然就是个外向型的选手!

这很好吧?

当然很好,大家随意的聊天,随意的说话……

而我却是随意的牺牲品……

见我站在城墙下仰望城头,8000和小白‘丧心病狂’的擒住了我的双手,然后雨姐就用单反留下了我被拿下的‘罪证’。

想进入鸡鸣驿是要买票收费的,一人四十,三华不由分说就把我挤到了边上,然后买了门票。

刚一进去,就有两人凑过来问要不要导游,说是他们知道那些遗迹的来历和典故,知道怎么走更方便。

我们是来寻找当年的一些历史痕迹,自然不肯让人一路解说,几次三番才摆脱了导游。

进了里面才知道,原来这里面早就成了民居。

里面的瓦房最多,但偶尔也能见到大抵是刚重建的新房,大多半仿古,造价应当不菲。

第一处遇到的古迹就是文庙,里面供奉着文昌帝君,不过我们只是进去转了一圈就出来了。

驿城不小,当时这里前连宣府,身后就是京城,我猜想必然是承担着相当的任务,比如说辎重囤积、为往来军队提供食宿等等。

驿城里最大的特色大抵就是古玩店,店铺的外面摆放着瓦当,或是石狮子。

教主对此兴趣颇浓,说起了自己以前错过的好东西,并遗憾的表示:如果当时拿了那些东西,那一件现在少说值多少钱多少钱云云。

当然,他的野望是徒劳的,也是惆怅的,所以买了两根用原先老建筑木料加工的捣衣杵,用于怀念当年的错失。

里面有个指挥衙门,边上就是慈禧当年跑路时的住所。

慈禧的住所我们自然没兴趣去看,指挥使衙门倒是进去看了一眼,只是里面好像也住了人,我们就在台阶上拍了照。

雨姐坐在前面,男人们坐在后面,我拿着捣衣杵,作势往三华的脑袋上敲击,然后教主的闺女就用单反留下了这个画面。

我很喜欢这种随意的气氛,大家都不用去刻意什么,说笑也很自然,就像是几个多年的老友分开了些时候,重新见面时的默契。

这很好,让我觉得很放松。

阳光倾泻而下,雨姐正被大家起哄在驿马的雕塑那里摆姿势,教主拿起她的单反,决定展示一番自己的专业。

可这个专业在几天后荡然无存!

一个几岁的孩子弄了他的相机,然后随手拍了几张照片,教主传到群里,大家顿时惊为天人。

推荐阅读: 《牧神记》 《天道图书馆》 《汉乡