当前位置: 淘书看 > 带着仓库到大明 > 北行记事:土木堡

北行记事:土木堡

一直以来,仓库的书友们有个小想法:咱们以此书结缘,那为何不把缘分再加深一些呢?

酝酿良久,教主、雨姐在北京统筹计划,并提供了完备的后勤安排。W≠

但好事多磨,按照计划,此次书友聚会将会在年后进行,可诸多书友却因时间无法协调而放弃,甚为遗憾!

带着这些遗憾,几位书友,包括我自己都从不同的地方赶往北京。

是的,我们要去走走那条北征路!

……

此行的开端不错,八个半小时的动车旅程之后,8000和我联系上了,他将会在南站和我汇合。

稍后三华率先到达聚会地。

最后就是骑士也将到达车站,还差一个小白,他在更北边,会在第二天凌晨和我们会和。

8000给我的第一印象挺严肃的,我们俩一路坐着地铁,最后在黄庄汇合了骑士,一路步行去教主他们安排好的地方。

此时天已经黑了,我们离聚集地不远。

可三个大老爷们开着导航,在很短的一个距离内,俺们居然走错了方向,此处省略三个内心在狂喊:“我不是菜鸟啊啊啊……”的男人要崩溃的具体感受。

不过短距离步行正好活动了一下长时间坐车导致的身体僵硬。

……

聚会的地方是一个公寓,有厨房,很是方便。

我们到时,教主、雨姐,还有教主的闺女正在做饭,准备款待我们。

教主给我的第一眼印象就是外向,以及极佳的亲和力,笑起来很是快乐。

是的,教主给我的第一印象就是快乐!

而雨姐一头短发,显得格外的干练和精神。

第一次见面,教主就用热情的拥抱让大家消除了些许陌生感。当然,我也想拥抱一下雨姐,只是不敢,怕被一拳撂翻。

大家互相认识之后,晚饭差不多就准备好了。

吃饭当然要喝酒,除去女士之外,五个男人都喝上了教主专门买来的一种白酒。

白酒口感甘冽,极好。

两瓶白酒喝完,然后就是啤酒。

骑士的酒量很好,三华更是豪爽的一塌糊涂,如果不是第二天需要他开一辆车,估摸着要醉倒几个……

当然,你肯定想问我的酒量怎么样,我不想说,真心的……六个喝酒的人里面,大抵就数我的酒量最差。

微醺之后,大家的话题就扩散了许多。

这时候就能看出本性了,看着很严肃的8000居然是个深藏不露的说笑话高手。你应该能想象一下,一个看着很严肃的家伙,突然板着脸说了个笑话,那效果真的是让人喷饭。

骑士也是个喜欢开玩笑的,教主更是欢乐的,所以一顿饭吃到很晚才结束,然后喝茶聊天。喝着喝着的,把人一个个的都熬去睡了,最后只剩下我和教主两人,直至凌晨才睡。

……

第二天早上六点多,大家全部聚在了一起,天上还挂着残月,小白就急匆匆的赶来了。

两辆车,九个人,随即就一头冲进了北京的晨曦之中。

第一站我们去了土木堡这个让人五味杂陈的地方,当地许多民居正在修建或是修缮,砖垛把本就不宽的道路给挡了不少,又恰逢集市,两辆车就这么‘失散’了。

两辆车一辆是雨姐在开,而三华就带着一车人,根据微信定位提供的地址慢慢找过来。他们已经路过了土木堡遗址,出于时间的考量,我们准备放弃去遗址的打算。

咱们停车的地方正好是个空地,那就是土木村卫生院的地盘。

就在空地的边上,一个大约建造于上世纪五六十年代的戏台历经风雨依旧坚实。

戏台子的两边是两句诗,可那书法,应该是草书吧,实在是难以辨认。教主和我们几人在那里研究了半天,结果还是无法全部认识,最后通过百度,才知道是当年的一首诗中的节选。

大抵是幸运从大家各自从家中出发时就已经注定,就在我们遗憾于不能去看土木堡遗址时,在四处寻找拍照素材的雨姐发现了一个祠堂,

——显忠祠!

教主的闺女是个活泼的女孩子,她去找人问了问,然后有人开门带我们进去。

一进去就能看到几块碑石,其中有一块碑石最为斑驳,上面刻着一首念奴娇。

进了显忠祠里面,感觉不大,左右厢房是关着的。一位大叔打开正屋的门,我们带着好奇走了进去。

这是一间老建筑,墙皮有些斑驳,不少地方甚至起壳开裂。

墙皮上面画着的那些神位依稀可见,前方的台子上摆放着些祭品,让人觉得几百年后,这里依旧在关注着那些殁于乱军之中的文武官员。

是的,就是殁……

就在右边有一块板子,上面写着:土木之变中殉难诸臣牌位。

下面那一长串名单就这样被黑色的墨写在黄色的板子上。

——文臣:户部尚书王佐,赠少保,谥忠简。

再下面就是一个个官职和名字,看似呆板……

左文右武,右边的第一个名字让我有些感慨。

——张辅:太师,英国公。追封定兴王,谥忠烈。

其后就是朱能……

遥想当年那一战,功过无法评说,但其中明军的混乱,以及没有及时作出主动出击的决断……在断水的情况下,我不知道当时的君臣在想着什么。

此战也先以少击多,反而包围了明军。

此战大明君臣让人无法想象。

此战一举葬送了大明最精锐的军队,以及文官、武将。

至此大明面对草原强敌时,再无成祖的俾睨和主动,大明从此开始了下滑……

推荐阅读: 《一念永恒》 《飞剑问道》 《牧神记