当前位置: 淘书看 > 带着仓库到大明 > 第1910章 大明伯爵(感谢“萧真人”成为本书新盟主)

第1910章 大明伯爵(感谢“萧真人”成为本书新盟主)

当小渔翁王子被擒到方醒的身前时,他大抵知道自己完蛋了,所以没有求饶,可那眼神却在盯着那些正被赶到一起的俘虏。US

仇恨!

他恨这些蠢货和胆小鬼,让他的逃跑计划中途失败。

“伯爷,他刚才已经从王宫后面跑出去了,只是咱们的兄弟正好包抄到位,一下就截住了他。”

所谓的王宫大抵还比不过大明的一个豪商家,此刻外面跪满了人,方醒眯眼垂眸,王贺知道他这是在沉思,就出前呵斥道:“你这逆贼好**诈,当年就给了你爹恩惠,后来各自交战定下胜负,不过是天意如此……”

王贺毕竟是培训过教导官的,所以口才还行,他戟指着小渔翁王子喝道:“天意如此你还敢妄动,这就是逆天!逆天而行,无所祷也!”

“这边有不少矿产,还能种植不少东西……”

方醒抬头道:“叫人回去,让旧港那边安排人过来看守,这些俘虏以后都要去干活,就这样。”

“还是移民的事?”

王贺呵斥过瘾了,就过来低声问道。

方醒点点头,有些烦恼的道:“这边的气候北人不好适应,南边的又不愿过来,所以很头痛,不过总会好的,慢慢的移吧。”

大明在鼓励生育,十年之后,大明的人口就会膨胀起来。方醒断定少说要膨胀一倍。

这个数据可不得了,而到了那时,土地即便够,可却有些紧张了。想过好日子的,那就移民吧。

随后方醒就令人把王宫里涉及规制的东西都拆掉,他带着人住了进去。

“兴和伯,小心有人弹劾啊!”

王贺觉得方醒真的是傻大胆,攻陷敌国王宫之后,一般的领军大将都不敢多呆,以免被猜疑有不臣之心。

“谁怕这个!”

方醒抬头看看用棕榈树纤维编制成的‘二楼’,说道:“让他们弄些好吃的来,回头让人把这里弄弄,重新建屋。”

这边的土产不错,有黑羊,有一种当地的鸡,还有些美食。

“收拢俘虏之后,让弟兄们分队出去清查,扫荡附近……悬赏,有捉拿到逆贼的百姓重赏!”

……

重赏之下必有勇夫,第二天那些逃跑的军士就被弄回来了不少,不过大多是尸骸。

那些土人堆笑着,小心翼翼的接过银子,然后咬一口,幸福的回身展示着。

这里的矿产不少,金银铜铁都有分布,而且种植业的前景看好,所以方醒就先来了软的,准备收拢一下这些土人的心,为以后抽调劳力做准备。

“下雨了!”

刚才还在艳阳高照,瞬间乌云就布满了天空。

方醒站在屋檐下,看着那些在雨中欢喜的显摆银子的土人,对王贺说道:“回头告诉施进卿,这些人力要重视,首先是修路,路好了才能发展起来。其次就是种植,这边种植甘蔗的前景不错,最后就是探矿,找到了暂时不动,等待朝中派人来监管。”

方醒最后说道:“要警告施进卿,矿产必须要在朝中的监控下开挖,谁若是私自开矿,立即拿下!”

王贺点头道:“毕竟财帛动人心,要敲打一番才行。”

大雨倾盆而至,一群人就顶着大雨出现在了模糊的视线中。

“老爷,是方五他们。”

辛老七冲出屋檐迎了过去,恰好就在他出去的那一瞬,大雨骤然停了。

雨虽然停了,可空气非常湿润,仿佛有万千雨丝在其中,视线反而更加的模糊了。

当方五带着人走近时,方醒看到了十余个高鼻子,他心中一动,低声道:“让人暗中盯着这些人。”

王贺一怔,他正沉浸在一下看到十多个长相怪异的人的惊讶中,闻言马上领会了方醒的意思,就转身进去吩咐。

这些异族人在通译的提醒下,走到屋前,齐齐躬身道:“******”

方醒不管是今生还是前世都不是语言天才,但他听出不是英语,就漠然的看着这群人。

通译此刻身价倍增,他得意的翻译道:“明国大人,这位是法兰克使者巴斯蒂安,奉命前来大明,寻求两国友好。巴斯蒂安大人想请问这里可是大明吗?”

方醒没有看通译,这让他有些失望。于是就继续说道:“明国大人……”

“我是大明伯爵。”

眼前这位巴斯蒂安浑身湿透,身上的袍子紧紧裹在身上,看着就像是一只落汤鸡。

通译一愣,回来的王贺厉喝道:“规矩哪去了?”

在面对外人时,此刻的大明总是带着优越感,所以看到通译得意,王贺喝道:“哪来的?文书在哪?各人都是谁?报上来,否则都去挖矿修路!”

通译一愣,巴斯蒂安迷惑的看着他,然后催促着他赶紧把王贺的话翻译过来。

通译的目光停留在方醒这里,伯爵,一位大明伯爵居然出现在了这个荒凉的地方,这是为什么?

被流放了?

“说出来,不然我杀了你!”

巴斯蒂安好不容易才遇到明人的官员,已经急不可耐的想去面见皇帝了。

他的方位感不大好,甚至以为大明的疆土就在这里。

通译低声道:“这位是大明的伯爵,他身边那人……应当是内侍,他要求咱们每个人都说出自己的身份,否则……都去修路。”

他有些担心,所以在观察着巴斯蒂安的表情,可看到的却是欢喜。

两国之间的第一次接触,在没有证实身份的时候,王贺的话不算过分,反而是应有的谨慎。

这才是大国啊!

巴斯蒂安对方醒说道:“本人是皇太子殿下身边的人。”

说着他从怀里摸出包裹严实的羊皮纸递给了方醒,态度很严肃。

方醒接过看了一眼,再想想刚才不类英语的话,就问道:“法拉克在哪里?”

巴斯蒂安侧耳听着通译的话,然后说道:“法拉克是个伟大的国家,我们在……海边,海对面是一个邪恶的邻居,而在后面的是阿拉贡……”

方醒完全懵逼,什么阿拉贡,这是电影啊!

“什么邪恶的邻居?”

方醒觉得这是最后了解这个法兰克的机会,若是真的弄不清楚是哪里,这群人将会被冷处理。

巴斯蒂安愤怒的道:“我们在和恶邻作战,已经打了几十年,我们还将继续打下去……”

百年战争?

方醒目光微动,问道:“你们和恶邻就隔着一道海峡?”

巴斯蒂安点头道:“是啊!我们在反击,他们必将遭遇失败。”

方醒心中已经确定了这群人的来处,不过没想到法兰克现在居然是在落难中,他不厚道的微笑道:“你们此行的目的是什么?”

巴斯蒂安诚恳的道:“友谊……”

“别和我说友谊,那并不牢靠!”

方醒粗暴的打断了巴斯蒂安的外交表演,说道:“说正事,否则我没有功夫来陪你闲聊。”

推荐阅读: 《圣墟》 《三寸人间