当前位置: 淘书看 > 带着仓库到大明 > 第1900章 疯狂的朱高煦

第1900章 疯狂的朱高煦

满剌加人敬畏的看着郑和船队从海边驶过,他们期待着船队靠岸,然后就是获取赏赐的时候。

可郑和的船队却一去不复返,失望的满剌加人纷纷猜测着原因。

有认为大明穷的;有认为郑和船队是去办急事的……

没有赏赐啊!

就在他们失望的时候,第三天,一只小船队来了。

“准备靠岸!”

船上的傅显请示了方醒之后,就令兵船率先靠岸。

方醒放下望远镜,对朱高煦说道:“殿下,此处必须要在大明的掌控之下!”

朱高煦点点头,问道:“那就直接杀过去?”

方醒看到兵船靠岸了,岸边的土人纷纷上前,就和朱高煦换船。

“看看再说。”

兵船一靠岸,吴跃就带人抢占了码头,那些土人见状不禁都退后,码头上清出了一块地方。

小船缓缓而来,方醒率先登岸。他随即吩咐就在空地扎营。

通译上前传达了方醒的意思:让国主赶紧来觐见大明亲王。

“这天气真是奇了怪了!算算时日就是冬季,怎么会那么热?”

朱高煦脱掉外袍,弄了把扇子来扇着,不停的抱怨着天气。

吴跃部在搭建营房,外围有军士在驱离那些围观的土人,其中两个大抵是官员的土人战战兢兢的在连说带比划着。

“伯爷,他们说国主明日可到,想问郑公公为何没来。”

朱高煦闻言勃然大怒:“什么意思?他们这是什么意思?难道本王亲临还不够吗?”

方醒招招手,那边放行,两个土人官吏和通译走了过来。

“这位是汉王殿下,本伯方醒。”

方醒介绍了一下,等通译翻译过去后,那两个土人官吏一下就跪了。

“******”

二人神色惶然的嘀咕了一堆,通译说道:“伯爷,他们说不是有意怠慢,只是以往都是郑公公来,而郑公公的船队过而不停,他们有些担心……”

“担心什么?”

方醒觉得有些头晕,他跺跺脚,让自己感受一下大地的坚实,然后说道:“听闻你们和暹罗剑拔弩张,大明要做个和事佬,你们觉得如何?”

二人瞥了方醒一眼,然后低声交流着。

眼前这位可是在南海凶名赫赫,有爪哇的先例在前,满剌加这等小国如何敢当其锋。

朱高煦想发火,却碍于方醒说此行外交以他为主,所以他霍然起身,吓了那两个官员一跳,然后瓮声瓮气的道:“本王去喝酒,有事叫人。”

方醒起身点头,等朱高煦走后,他问道:“旧港如何?”

那两官员听到这个问题面如土色,急忙说道:“伯爷,如今我们两家交好,上月鄙国还救助过一艘旧港的渔船。”

“那就好。”

方醒摆摆手,通译就带着两人出去。他们一路走,不断地回头看着方醒的脸色,直至看不清为止。

王贺听了一耳朵的话,笑道:“上次你警告过他们,爪哇的前车还在,他们哪敢再去旧港袭扰?否则大军一到,顷刻灭国。”

方醒有些郁郁的道:“我倒是巴不得他们能嚣张些,跋扈些,最好是刀枪相向,可这些人不给机会啊!”

营地里,那些帐篷渐渐成型,炊烟也渐渐升起。

一阵海风袭来,吹的人胸中大畅。

这时前方入海口处一阵喧哗,那些土人都纷纷回身,向着营地这边跑来,面色惊惶。

“拦住他们!”

营地外的军士马上举枪,通译大声的警告着。那些土人跑到边上,畏惧的往两边闪开,有人冲着通译叫喊着。

“伯爷,有鼍龙。”

通译回身喊道。

“什么鼍龙?”

方醒才问了一句,朱高煦就带着侍卫出来了,他兴奋的问道:“鼍龙在哪?”

“伯爷,鼍龙……”

通译尽力张开双臂比划着说道:“有脚的东西,身上都是刺,都是大家伙,能吃人。”

“鳄鱼?”

方醒一听就有了兴趣,就和朱高煦一起往那边去。

这条河流从国主的屋前流过,最后汇聚到这里入海。而鼍龙就在入海口处的一片滩涂上。

等方醒到时,就看到一条巨大的鳄鱼正在撕咬着一个土人。

土人的右边肩膀已经不在了,在鳄鱼的撕咬下一动不动,多半是死了。

“好大的鼍龙!”

这条鼍龙连尾巴的长度起码有六七米,庞大的身躯看似移动困难,可它撕咬人体时猛烈的摆动着头部,看着就像是一头远古凶兽,慑人心魄。

大抵是察觉到有猎物来了,鼍龙停了一瞬,然后又继续撕咬。

“拿刀来!”

朱高煦兴高采烈的准备去干掉这只巨型鼍龙,方醒干咳道:“殿下,砍不动。”

他没砍过,不过看这条庞然大物背部的无数凸起尖刺,他觉得人鳄大战不是个好主意。

“拿大刀来,要百炼钢的那一把,快去!”

可朱高煦出来就是想杀戮,那些倭寇还不足以让他热身,现在遇到个大家伙,对于他来说,这就是天降横财啊!

有侍卫跑了回去,方醒也喊道:“去拉一门火炮出来,要霰弹!”

接着他劝道:“殿下,鼍龙凶悍,咱们……”

“越凶悍本王就越喜欢!”

朱高煦就像是遇到了美女的色狼,欢喜的脸都红了。

侍卫过来为他披甲,还是聚宝山卫的那种板甲,这是前几年方醒专门让朱芳给他打造的,堪称是又薄又好。

“不要臂甲!”

朱高煦活动了一下身体,叫人把臂甲给解了,然后原地跳动几下,回身等待着砍刀。

两匹马拉着一门火炮,和取砍刀的侍卫几乎是同步到。

火炮随即居高临下架设起来,然后装药,装霰弹。

“伯爷,准备完毕!”

就这个三十米不到的射程,直射完全没问题。

朱高煦双手握住砍刀,也就是大关刀,看模样差不多有六七十斤重,他却轻松的舞动起来。

“殿下……”

方醒想最后再劝劝,可朱高煦却已经按捺不住了,大步顺着小斜坡走了下去。

疯子!

朱高煦的性子就是这样,在兴头上时,大抵这个世界只有朱棣能喝住他。可朱棣早已长眠,方醒也无可奈何。

常建勋亲自跟了下去,方醒想想,就叫了辛老七,外加五名神枪手一起接近。

“好!”

外围的将士们看到朱高煦一人持刀下去,不禁都叫了声好。朱高煦听到后就更加的兴奋了,嘴里发出召唤小狗的那种声音,**着那条巨大的鼍龙。

那鼍龙已经撕咬了半截尸骸下来,正在慢慢的吞食着,它冷冰冰的眸子斜看着逼近的朱高煦,锋利的牙齿有一下没一下的咬着。

它右边的两只脚缓缓的动了动,方醒喊道:“小心!”

朱高煦得意的道:“这就是个蠢笨的……”

话音未落,鼍龙的眼睛突然睁大,那冰冷的眸子盯住了朱高煦。

“它动了!”

就在火枪举起,长刀出鞘的时刻,这头鼍龙突然以和它那庞大体型不符的敏捷扑向了朱高煦。

“杀!”

朱高煦不忧反喜,握紧砍刀就迎了上去。

推荐阅读: 《牧神记》 《天道图书馆》 《汉乡