当前位置: 淘书看 > 带着仓库到大明 > 第1895章 杀你都是白杀

第1895章 杀你都是白杀

海盗的生活很刺激,可也很艰辛,曹七以为自己最终将会死在某一次不长眼的劫掠中,然后尸骸变成海里鱼类的食物。w→

所以在上次被辛老七放过之后,他就带着一些还愿意跟着自己的手下找到了一个地方安定下来。

建屋、开荒、捕鱼……

曹七渐渐的找到了当年在家乡的那种生活感觉,对此他很是迷恋。

他会在干活的途中坐在田坎上,然后眺望着远方,静静的想着家乡,想着那个被自己干掉的粮长。

那个粮长很贪婪,每次收粮都会动手脚多收一成左右,若是谁敢指出他的错漏,他当时会笑眯眯的认错,很是谦逊。

曹七的父亲就是当众指出了粮长动的手脚,然后粮长恍然大悟的认错。

然后……不过是两天后,曹七的父亲就‘犯事’了。

再然后,他的父亲就死的不明不白的。可谁也没想到的是,当时平静中带着些悲伤的曹七会在安葬了父亲之后……

那是半年后,曹七一直很老实的生活了半年后……

“七哥,有人找。”

曹七回身看去,就看到下游那个村子的一个村民被手下领了过来。

“可是有盗贼?”

曹七觉得自己心中被隐藏的杀戮欲望又被引燃了,他的眼睛有些发红,双拳紧握,盯着来人问道。

来人一脸欢喜的道:“七哥,是兴和伯来了,找你过去说话。”

“兴和伯?”

曹七的心中七上八下的,压下了手下的惊惶,然后跟着来人往下游走。

等看到停在海上的巨舰后,曹七反而放下了担心,一路过去。

“见过兴和伯。”

他是下跪行礼,方醒指指身边的朱高煦说道:“这是汉王殿下。”

曹七的心中一惊,急忙转过去叩首。

朱高煦不耐烦这个,就问道:“方醒,你找他来作甚?”

方醒招手让曹七起来,然后问道:“这边可有人袭扰?”

曹七恭谨的说道:“伯爷,这边……有些野人。”

“野人?”

方醒说道:“那些可以招抚。”

所谓的野人,就是山里的部族。那些部族就是山地之王,若是清剿的话,方醒估摸着就和游击战一样,到时候得不偿失。

朱高煦一听就大失所望,盯着曹七问道:“可还有贼人?”

曹七的腿有些哆嗦,他堆笑道:“殿下,有,以前倭寇猖獗的时候,小琉球没少被他们欺负,后来大明灭了倭国,不少人都偷渡了出来,只是沿海大明水师查的紧,他们一路就到了小琉球这边……”

他说的紧张,方醒听着也觉得累,可朱高煦却霍然起身,喊道:“拿本王的甲衣来,整队,咱们去杀敌!”

方醒捂额道:“殿下,这时候出兵,军士没休息好啊!”

“兵贵神速……”

朱高煦想了想,感觉自己因为坐船而有些萎靡,就气恼的道:“罢了,先弄清楚那些倭寇在何处,斥候马上去。”

军中的命令不能打折扣,斥候们哪怕是还有些不适应,可依旧是检查了兵器马匹,还去要了干粮。

曹七看着那些斥候的装备有些艳羡,当年他要是有这些东西,兄弟们要少死多少人啊!

“你去带路。”

朱高煦不由分说的就把曹七当做了自己的手下,“不用去拼杀,悄悄的把那些倭人待的地方查清楚,然后回来就有赏赐。”

一旦涉及战阵之事,朱高煦就会变得有条有理。

曹七点点头,他知道这是个机会,只要能办成了此事,以后他就算是回到中原,那些人也拿他没办法。

不过立功的心思他还是有的,所以他请示道:“殿下,小的以前有些弟兄,如今都在上游,都是些敢拼杀的汉子。”

朱高煦的眼神一冷,说道:“若是在两国大战时,你这等话就是取死之道,去吧!”

曹七被吓了一身冷汗,等和方五会和后就低声问道:“大人,小的那话可有什么忌讳的吗?”

方五指指边上一匹空马,曹七点头道:“小的会骑马,以前抢过那些船,后来弄到了几匹马……”

等他上马的拙劣姿势被人发现后,顿时斥候里一阵大笑。

方五上马,回身道:“出发!”

等出了村子之后,方五才解释道:‘大军交战,你这么一小股势力在边上盯着,而且来历不明,那不是找死是什么?’

左边一个斥候不怀好意的的盯着曹七的脖颈,嘿嘿的笑道:“大军出动,可不会管你是什么,只要有威胁,一概先杀了再说,连陛下知道了都只能说杀得好!”

看到曹七被吓得不轻,方五就骂了那斥候一句,然后说道:“只要能把倭寇给解决了,你就是自己人,所以下面就看你的了。”

曹七用力的点点头,不管是为了自己还是手下的那些兄弟,他都要去搏一把。

斥候出发之后,方醒等人就在这村子的附近驻扎了下来,外人若是看到密密麻麻的帐篷,估摸着得给吓尿了。

一夜之后,朱高煦骂骂咧咧的出了帐篷,他实在是受不了这边潮湿的气候,觉得身上黏糊糊的。

于是大清早朱高煦就带人去找了小溪洗澡,方醒慢条斯理的吃着早饭。

村里的孩子在昨天家中得了船队的粮食和肉食后,也不大怕他们,就三三两两的跑来看稀奇。

看到大堆军士蹲着在吃早饭,听着唏哩呼噜的声音,那些孩子有的咬着手指头流口水,有的舔着嘴唇,馋的不行。

这种地方是不会有早饭的,能保证一日两餐就算是不错了。

方醒停筷起身,喊道:“叫厨子给娃儿们弄面条吃,能吃多少吃多少,别撑死就行。”

那些孩子听了没有欢喜,却是转身就跑,方醒喝道:“再跑就叫大人打,打三天下不来床。”

那些孩子就像是中箭的野兔,一个急停,男娃都满脸喜色,而女娃大多是怯生生的。

方醒看到一个和无忧差不多大的女娃,脸有些脏,身上的衣裳也就是能遮体罢了,脚下是一双草鞋,脚趾上有几个伤疤,黑黝黝的。

哎!

方醒冲着那个女娃招手:“妹儿过来,来。”

那女娃条件反射的就躲到了后面,王贺在边上看热闹,就喝道:“这是兴和伯,最喜欢孩子,快过来,有糖吃。”

这时一个妇人端着个木盆过来,木盆里全是给船队人员补好的衣服,见状她就顺手牵着女娃过来。

女娃怯生生的看着方醒,方醒在她没来得及躲避前摸摸她那有些纠缠在一起的头发,然后喊道:“老七,给这些娃吃糖。”

辛老七在后面,闻声就从他带着的包袱里弄了一大把糖,双手捧着到了前面。

方醒一见就皱眉道:“全拿来!”

另一个家丁去把包袱拿来,方醒打开,招手道:“来,每人一把。”

那些孩子不敢要,吃一碗面条好歹有方醒说不吃就打的话在,可要是拿了这个不知道是什么的东西,回家怕是会被大人抽。

别惹那些人!

这是村里大人们的话。

方醒拿了一颗糖,然后对小女娃张开嘴。等她也呆呆的张嘴后,方醒把糖塞进她的嘴里,然后笑道:“甜嘴的东西,以后这边会种甘蔗,你们会经常吃到。”

小女孩的嘴动了一下,然后眼睛就亮了。

方醒笑着摸摸她的头顶,对王贺说道:“给村子一些布匹,还有……留些药材给他们。”

推荐阅读: 《修真聊天群》 《一念永恒》 《飞剑问道