当前位置: 淘书看 > 带着仓库到大明 > 第1893章 想杀人的朱高煦

第1893章 想杀人的朱高煦

室内静默,这些人的眼神渐渐的灼热起来。⒉3

非明即贼!

“好!”

郑和船队的都指挥朱真面色通红的道:“伯爷此话再正确不过了,那些人有了好处自然听话,没了好处就不认大明,就该收拾一番!”

而作为船队的外交使节,侯显摸摸下巴,点头道:“水火并济才是王道,且等郑公公归来咱们再好好的商议一番。”

坐在这里的全是航海巨头,傅显有些怯,不过热血冲头之后,他一拍扶手,起身说道:“早该这样了,看看那些使者,一听咱们不出海了,马上就变了脸。这次陛下的意思也有震慑之意…”

“震慑什么?”

方醒淡淡的道:“国内的粮食不少,可现在百姓……本伯出发前已经建议陛下下旨,每对夫妻以两个孩子为限,超出的,每个孩子每年补贴两百斤粮食……”

室内一阵轻叹!

“所以粮食就是大明未来的人口,多多益善!”

“本伯希望以后的补贴越来越多,最后当大明的人口达到亿万时,大明……就显得小了些,有些局促……”

这话里的含义再清楚不过了,王景弘的呼吸有些急促,他回头看看,所有人的呼吸都不由自主的快了起来。

这是大明的时代啊!

大明目前受限于人口不足,所以占据着广大的地盘却不足以支撑继续扩张。

想想奴儿干都司,想想兴和城,想想瀛洲和朝鲜,想想……那片海。

侯显激动的道:“每次出海宣慰耗费不少时日,若是能在这边建城,以后船队只需定时巡航即可,那些金银粮食回航时随手就能带回去,好啊!好!!!”

外交官其实并不愿意展现自己的手腕,哪怕事后能得到无数的夸赞。

“咱家更想昂首对那些人说话,一言不合,船队马上靠岸,这才是大明啊!”

侯显想起以前出使的经历,愤愤不平的道:“永乐十九年,榜葛剌被入侵,咱家奉命出使去调节纠纷,去了能干嘛?只是借着大明的威名,可还得要赏赐,两国这才罢手,想想多憋屈,憋屈啊!”

“谁憋屈了?”

外面传来了一个张扬的声音,方醒不禁面露微笑,然后起身。

朱高煦一脸烦躁的进来,没注意到方醒,满嘴牢骚就出来了。

“鸟都没有,先前谁哄本王说山里有虎的?出来,本王……咦,方醒?”

“见过殿下!”

方醒大笑着走过去,看看朱高煦的身形,说道:“殿下在海上看来还行,居然没瘦。”

朱高煦见到方醒也是欢喜不已,就拍了他一巴掌,然后喊道:“去拿酒来,本王要和方醒畅饮!”

众人一见朱高煦进来,都纷纷起身告退,没人敢和这位殿下相处。

方醒见状就笑道:“殿下可是成鬼见愁了?”

朱高煦坐下后,随便把靴子脱掉,顿时一股子酸臭味就弥漫开来。

方醒皱眉道:“洗个脚吧。”

朱高煦摇摇头,把袜子脱掉,那大脚丫居然在冒热气。

他酸爽的龇牙咧嘴,“在船上水珍贵,郑和说了要尽量少洗脸洗脚,本王却是习惯了。”

方醒看着他抠脚丫,不知怎地也觉得脚痒。

“去江边泡泡吧。”

半个时辰之后,江边泡好脚的两人盘腿坐着,中间是一盆卤猪脚。这还是方醒船队的厨子早就做好的,准备等方醒请郑和等人吃饭时上的菜。可朱高煦一听就忍不得了,硬是让人弄了一大盆过来。

“在船上吃的一言难尽啊!”

朱高煦用刚才洗脚的手抓住一只猪脚,一口就去了一半,然后努力吞咽着,就像是个半年没吃肉的乞丐。

两人狼吞虎咽了一阵之后,这才开始喝酒。

朱高煦的胡须散乱,眼神也茫然。

“皇帝让你出来,这是担心本王吗?”

“和你没关系。”

方醒喝了口淡酒,砸吧着嘴,说道:“朝中有人说陛下穷兵黩武,大概宫中也有些掺和,陛下怒了,就叫我来。”

“好!”

朱高煦一口干了碗里的酒,伸手胡乱抹了一把胡须,大笑道:“这才是朱家人,大哥以前就是太软,被那些文官给逼的没了退路,瞻基不错,就该这样,狠狠的抽打他们!”

“父皇厉害,他用眼神就能让那些人俯首称臣,本王觉得父皇比太祖高皇帝都厉害。”

朱高煦摇摇头,胡须上的酒渍被甩了出来,他叹息道:“本以为本王才是父皇看中的……可如今看来,本王的性子怕是会被那些人给阴死……”

“都是一群满肚子坏水的家伙,大哥被他们给坑死了,瞻基还算是聪明,否则本王此次就不想回去了,就带着侍卫找个地方在海外安家,随便找些女人传宗接代……”

这就是朱高煦,他大部分时间里都是个冲动的将军,可一旦冷静下来之后,他从不缺乏判断力。

这样的一位王爷,却被近乎于软禁的安置在乐安洲,不得伸展。

“殿下,在乐安洲不好受吧?”

朱高煦摇摇头,呸了一下,把嘴里的细碎骨头吐进了江里,然后不屑的道:“那些地方官没敢管本王,可屁大的地方,若不是你派人来报信,让本王去接应瞻基,老子早就带人跑了。”

看到方醒愕然的模样,朱高煦咬了一块冷却后有些坚硬的猪皮,嚼的嘎嘣响,含糊不清的道:“大不了出塞,随便找个地方收拾了,然后四处攻伐,难道本王就不能弄个大部族出来?到时候自然会让大哥刮目相看。”

方醒有些啼笑皆非,可当他抬头看到朱高煦眼中的悲伤时,不禁默然。

这是个纯粹的人,若是一名将军的话,那么他将会为大明开疆拓土,不会逊色于明初的那些名将。

“你投错胎了。”

方醒只能这样来安慰他。

这个安慰反而让朱高煦更愤怒了,他把手中的骨头扔进江里,然后起身问道:“这次打哪里?不打本王就把你丢进海里。”

方醒在江边洗手,顺便洗了脸,起身舒坦的道:“郑和还没回来,咱们先去小琉球看看。”

“小琉球?”

朱高煦对那个地方不大感冒:“那边不是说都成荒地了吗?”

明初为了防备倭寇而内迁了许多百姓,本意是不给倭寇得到根基和补给的意思,可谁曾想百姓活不下去了,依旧源源不断的偷渡过去。

“对,小琉球。”

船队的事还是要靠郑和来做主,方醒却不愿意在此白等,而对面的小琉球自然就是他的目标。

“那边不错,以后要大批移民,咱们先去宣慰一番。”

“那边可有叛逆?”

朱高煦现在就想杀人,越多越好。

“不知道,不过那些百姓不能动,他们都是大明的百姓,以后小琉球还得要靠他们来建设。”

推荐阅读: 《大王饶命》 《圣墟》 《三寸人间