当前位置: 淘书看 > 带着仓库到大明 > 第1892章 太平港(感谢“姬卡卡洛瓦”成为本书新盟主)

第1892章 太平港(感谢“姬卡卡洛瓦”成为本书新盟主)

秋水茫茫,心生苍凉。W↑w

方醒当然不会有这个感慨,他只是听着王贺在身后吟着酸诗,就觉得心情莫名的坏了许多。

此时他已经身在海上,脚下的这艘宝船正在劈波前进。

身后的王贺终于停止了向伟大诗人的尝试,低声道:“兴和伯,陛下这是要发怒了,不然怎会突然改弦易辙。”

方醒没理他,王贺继续唠叨道:“郑和出海是宣慰,可咱们出来那必须是宣威啊!陛下的态度突然大变,看来是有人在作祟。”

朱瞻基没给方醒寻根探底的时间,就让他在家多团聚了一天,然后就带着吴跃部出动了。

方醒在船上这些日子想过许多,最终还是想到了太后的身上。

这事儿还是俞佳的暗中示意:陛下去了太后宫中和两位孕妇那里,回来后心情就变差了,然后就下了这道旨意。

胡善祥和孙氏自然无法让朱瞻基改变方略,那么就只有能对朱瞻基产生巨大影响的太后了。

究竟是啥事呢?

方醒恨不能赶回京城,然后掰开朱瞻基的脑袋看看这人是不是抽抽了。

太后深谙福祸之道,信奉的是惜福,朱瞻基和胡善祥堪称是孝顺,她还能有什么不满意的?

“吃饭了!”

方醒起身,回头看到王贺低头念念有词,就问道:“今日你要节食?”

王贺拍拍肚皮,愁容满面的道:“早上咱家去厨房看了看,就看到厨子正在弄熏肉,他们把熏肉丢进锅里煮,然后……呕!”

王贺干呕了起来,方醒笑道:“不就是放坏了生蛆虫吗?没什么大不了的,蛆虫也是肉,走了。”

王贺摇摇头,就在甲板上待着。

海风有些冷,甲板上的水手开始换班,被换下来的骂骂咧咧的在边上歇息,两个水手被派去拿饭。

一个矮壮的水手坐在甲板上,骂道:“这风瞎几把乱刮,这船越发的难操了,再不抓紧,等到了太平港,咱们就只能等着吃郑公公的船队拉的屎!”

一个水手随意的躺在甲板上,侧身嘟囔道:“管它呢,到时候咱们独自出航也不错。”

方醒和傅显在一起用饭,今天的菜有肉,腌肉。

方醒面不改色的吃了,傅显更是风卷残云,谁都没在意那些孔洞。

“伯爷,咱们这次一出来,大明的海疆可就空了。”

郑和带走了庞大的船队,傅显的船队作为大明海疆的最后防卫力量,也被方醒拉出来了。

此时的大明只余些小船在各地,堪称是不设防。

傅显用手背胡乱的擦擦胡须和嘴,打个饱嗝,然后端起一碗豆芽汤一饮而尽,这才满足的叹息一声。

方醒慢条斯理的喝着有些发涩的豆芽汤,看到不少人都蹲在地上用饭,就起身道:“咱们上去。”

两人刚出去,原先的位置马上就被人占了。

一个水手端起方醒没喝完的豆芽汤,两口就干了,然后急急忙忙的刨饭,就像是饿死鬼投胎。

船队每日的供给是固定的,而且随着岸上补给的中断,供给还会进一步压缩,所以食物都是珍贵的。

茫茫的大海上,浪费粮食就该被雷劈。

所以方醒走到甲板上时就听到了一声霹雳。

轰隆!

方醒缩缩脖子,看着船队缓缓前行,就有些焦急。

一阵风倾斜着吹过,宝船顿时歪歪斜斜的摆荡了几下。

傅显扶了方醒一把,然后满不在乎的道:“伯爷放心,这风吹不了多久。”

船队歪歪斜斜的折腾了一阵,然后又恢复了航向。

……

当岸边的树木凋零时,船队终于看到了长乐太平港。

一座岛屿把宽阔的海面劈成了两半,左右两侧的两条航道上,几艘小船飞快的冲了过来。

浪花扑打着船头,小船上的水手站的稳稳的,旗帜不停的摇动着。

方醒放下望远镜,欢喜的道:“郑公公他们还没走。”

这边的旗帜不停的摇动,示意他们带路,可那边的小船却非要靠过来。

“敢问是哪位大人带队?”

小船在船队前漂亮的来了个弧形转弯,然后有军士大声的问道。

“兴和伯!”

小船上的军士突然欢呼起来,然后喊道:“请跟着来!”

“他们为何欢呼?”

王贺问道,傅显嘿嘿的笑道:“跟着郑公公出海威风倒是威风了,可找不到多少动手的机会啊!而伯爷就不同……”

船队缓缓跟着进了航道,一路被带着到了临时泊地。

“伯爷,船队暂时停靠在这里,稍后等郑公公回来再重新安置,可行?”

方醒已经下到了小船上,一个郑和船队的军士正在领航。

方醒点点头,船队随即开始靠岸。

小船慢慢前行,当看到岸边的民居增多时,军士指着左前方说道:“伯爷您看,那便是金刚腿。”

就在左前方,岸边小山延伸出来的一个突出,看着就像是垮塌的桥面,一直延伸进了水里。

军士卖力的解说道:“当年郑公公在此停泊,有两个妖怪兴风作浪,郑公公就祷告了一番,然后有神灵去镇压…”

跑海的人最迷信,许多习惯一直保留了下去。

小船缓缓从‘金刚腿’的侧面驶过,方醒看了看,确实是像一只脚。

再往前就是郑和的大营,方醒登岸,早就得到通报的王景弘来迎。

“见过兴和伯。”

他的身后一溜的太监武将,方醒问道:“郑公公呢?”

王景略说道:“郑公公去了泉州……”

方醒摆摆手,后面的事情他不想干涉。

一行人进了大营,方醒看到那些军士正在懒洋洋的跑操,就问道:“为何不严加操练?”

王景弘说道:“这帮子杀材早上操练过了,现在只是怕他们出去祸害人,就拉出来跑跑。”

一直爱保持沉默的洪保说道:“兴和伯,这里可是大明,若是有女子被祸害了,地方官一路报上去,大家的面皮都别想要了。”

方醒回身对他点点头,问道:“洪公公最近如何?”

洪保强笑道:“还是那样,劳动兴和伯关切了。”

方醒点点头,大家进了一间宽敞的屋子,然后方醒交代了来意。

“朝中对开发海外多有争论,陛下临机决断,让本伯赶来,那么……郑公公此行的谋划如何?”

这话看似平淡,可知道方醒性子的人,都感到了杀气腾腾。

作为正使,王景弘说道:“兴和伯,原先的打算是一路宣慰,然后把使者送回去,当然,贸易也得抓紧,毕竟只要金银,怕是会和那些小国有些分歧。”

方醒端坐上首,目光扫过室内诸人,斩钉截铁的道:“大明有大明的章法,顺从的,那就是藩属国,不顺从的……非明即贼!”

推荐阅读: 《牧神记》 《天道图书馆》 《汉乡