当前位置: 淘书看 > 带着仓库到大明 > 第1888章 燕燕于飞

第1888章 燕燕于飞

第1888章燕燕于飞

妇女节,祝女性书友们节日快乐!

御史被两名侍卫架着出了大殿,身后传来了朱瞻基冷冷的声音。

“为官要以大明为重,要多关注民生,而不是整日就只知道盯着朕,恨不能从朕的头发上找到毛病,然后如获至宝,这等人就该去做媒婆!”

李二毛一路退到了殿外,老老实实地站在那里。

今日这事说简单点就是喷张淑慧无礼,跋扈嚣张,矛头自然还是指向了方醒。

可除去这个二把刀的御史之外,人人都很谨慎。

中宫之争不简单,胡善祥谨守本分,没有给人攻击的把柄。而孙贵妃……

孙贵妃和皇帝是青梅竹马,这事儿大家都知道。

可朱棣横插一杠子,直接棒打鸳鸯,弄了个胡善祥来做太孙妃,一下就击破了孙氏的梦想。

但朱瞻基也算是有情有义,登基后开了先例,让孙氏这个贵妃不但有册,同时有宝,这个就是副皇后的待遇。

历来纷争往往是由欲望引发,朱瞻基亲手给了册宝,这就让孙氏有了觊觎皇后宝座的机会。

所以张淑慧昨日在宫中大闹,知情者都知道大抵是后宫的两个女人之间出了问题。

知道的不动,不知道的乱动。

所以朱瞻基压下那些弹劾的奏章,重臣们一个都没表态。

两个孩子都还在娘胎里,不知道男女。

而且胡善祥并无过错,这时候站队……太早了啊!

……

“皇后知道孙氏的存在,所以谨小慎微,她甚至还有些自卑,总是觉着是自己掺和了皇帝和孙氏之间的事,所以更加的沉寂了。”

太后的眉间多了忧郁,而坐在下首的妇人也有些郁郁,说道:“娘娘,当年老夫人一手把孙氏给弄进了宫中,本就是想让您多个帮手……现在那个兴和伯盯着宫中,大逆不道啊!”

这话前后不搭,可太后却听懂了,她冷笑道:“本宫在宫中煎熬时,她不过是十岁出头的孩子,什么帮手?能帮什么?当年母亲一力推荐,本宫也应了,后来天公不作美,文皇帝重新选人,这就是天意。天意如此,大家都该安分些。”

妇人乃是太后的弟媳,所以说话也少了许多忌讳,她堆笑道:“娘娘,关于那事,老夫人可是一直引以为憾事,陛下对孙贵妃情深义重,说不准……”

“住口!”

太后低喝道:“宫中之事不是你能惦记的,回去告诉家里人,少掺和这些,否则哪日连彭城伯的爵位都保不住!”

妇人讪讪的起身告退,太后冷眼看着她出去,然后疲惫的道:“从龙从龙,人人都想一步登天,不劳而获……”

……

“有人想预定你做她孩子的老师。”

张辅有些不情不愿的说出了这话,作为传话人,他感到有些无奈。他可以不传话,那人也奈何他不得,可这事儿终究他和方醒是一根绳上的蚱蜢,一旦被孙氏翻盘,两家都跑不掉。

“这是主动缓和关系。”

黄钟觉得有些牙痛,说道:“这姿态很低,而且只是试探,国公爷这边应该不知道身份吧?”

张辅点点头,“这等事大家心中清楚就够了,说出来再无转圜的余地,聪明人不会这般做。”

方醒在沉思中,眉心渐渐皱紧。

“我不会做她儿子的老师。”

面对着这根橄榄枝,方醒选择了拒绝。

“不管皇后生的男是女,我都不会站在孙氏那边。”

方醒的态度并未出乎张辅的预料,也没出乎那人的预料,于是此事渐渐沉寂。

而沈阳隔三差五的来方家庄引起了不少人的侧目,让方醒也不堪其扰。

“我说你堂堂的锦衣卫指挥同知,眼瞅着就是下一任指挥使的不二人选,你这么天天往我家跑,也不怕陛下猜忌?”

沈阳蹲在前院的角落处,眼瞅着站在亭子外面的燕回,满不在乎的道:“越坦荡越无事,欺瞒,背后勾结才是君王的大忌。”

这是个从死亡线上活回来的男人,尚未对权势有着深刻的认识。

“有人偷看!”

呆呆在亭子里教授那些少女,这是个主动避嫌的作法你家的女儿可没去偷男人啊!

刚开始时那些仆役路过还会多看几眼,等被喝骂几次之后,他们基本上能做到目不斜视。

而偷看这个词一听就带着猥琐,于是亭子里的女人们就发怒了。

燕回缓缓回身,就看到了慌忙躲避的那张脸。

吓人的脸!

四目相对,然后默然,然后……

“去吧!”

方醒在沈阳的屁股上踢了一脚,然后转身回去。

沈阳踉踉跄跄的冲出来,然后站直了身体,茫然不知所措的左右顾盼。

呆呆带着娘子军冲过来,感受到沈阳和燕回之间那诡异的气氛,就摆摆手,一行人回去继续上课。

“……燕燕于飞,差池其羽。”

“之子于归,远送于野。”

耳边听着亭子里传来的诵读声,沈阳缓缓走到了燕回的身前。

“你……”

沈阳不知道该说些什么,他曾经无数次幻想过和燕回的再次见面,也无数次幻想过自己说出的第一句话。

可到了此时,那些幻想都消散无踪,他竟然如同孩子见到先生般的紧张,什么话都忘记了。

“蠢货!”

方醒抱着无忧出现了,就在侧后方。看到沈阳束手束脚的模样,他不禁想再踢一脚。

燕回呆呆的看着他,突然说道:“你去过,你去过,我知道的,你去过。”

泪水突然滑落,沈阳慌乱的点头道:“是,我去过,我只是偷偷的在边上看着你,我怕……我怕自己……”

“可你却眼睁睁的看着我在独自煎熬着。”

燕回盯着沈阳,丝毫没有惧怕他脸上的刀疤,也未曾在意他张开嘴后,嘴里那一个黑洞。

沈阳沮丧的道:“我……我怕你不……我怕你不愿意。”

这时亭子里的声音突然大了起来,十多个少女一起念诵着,声音清脆。

“燕燕于飞,差池其羽。之子于归,远送于野、瞻望弗及,泣涕如雨……”

就在这清脆的诵读声中,燕回突然泪如雨下,哽咽道:“你当年好狠的心,哪怕带着我出塞也好,你却……”

燕回猛地回身而去,沈阳呆立原地,懊悔在啃噬着他的心。

“哎!女人和咱们想的不一样,快去追吧,早点把她弄回家去,我家也好省些粮食。”

沈阳缓缓向前,渐渐脚下加速。

“燕燕于飞,颉之颃之。之子于归,远于江之。瞻望弗及,伫立以泣……”

古老的诗经让人不禁在脑海中幻想着那个时代和那个场景,一送一别,黯然销魂。

无忧搂着方醒的脖颈,好奇的问道:“爹,他们吵架了?”

呃!

方醒的眼珠子一转,说道:“对,吵架了,你看那个女人就吃亏了,一路哭着回去,所以无忧要学厉害些,以后可不能被人给欺负了。”

“夫君……无忧要是成了厉害的,以后找谁?”

张淑慧同样喜欢看这种久别重逢的戏码,所以悄然跟了上来,听到方醒教无忧的一番话后,不禁深深的觉得当爹的不能教女儿,否则在女儿的眼中,男人多半都是坏蛋。

方醒抱着无忧回身,振振有词的道:“女人不厉害,那男人就会得寸进尺,到时候怕是你比我还后悔!”

张淑慧一把抢过无忧,边走边说道:“别听你爹胡诌,咱们要学针线,学规矩,到时候是规矩的咱们就守着,不是规矩的咱们就不听,谁要是破了规矩,到时候咱们……”

阅读网址:.

推荐阅读: 《天道图书馆》 《汉乡》 《大王饶命