当前位置: 淘书看 > 带着仓库到大明 > 第1887章 阴沉的帝王

第1887章 阴沉的帝王

朱瞻基突然驾临方家,让正在午睡的方醒强忍着骂人的冲动爬了起来,然后用井水洗脸,打起精神去见驾。

张淑慧没有午睡,她帮着方醒整理衣服,担心的道:“夫君,会不会是昨天的发了?陛下这是要来处置......”

方醒摇摇头,打个哈欠道:“坦诚即可,他不会恼怒,估摸着是有事情,我这边去去就来。”

可张淑慧依旧是担心,对昨天的跋扈后悔了。

到了前院时,方杰伦正满面红光的陪在便衣的朱瞻基身边,指着那两条大狗吹嘘着,只差把大虫和小虫说成了哮天犬。

可两条狗却不认皇帝,如果不是被家丁们套上了颈圈拉着,估摸着朱瞻基就要被扑咬了。

两条大狗见方醒来了就委屈的呜咽着,方醒躬身行礼,然后笑道:“陛下这是来散心?”

朱瞻基艳羡的看着那两条大狗,说道:“宫中也养狗,不过却是外面巡查用的,婉婉那只狗整日在宫中乱跑,却不肯来乾清宫。”

这是抱怨了?

方醒见他面色沉郁,就带着他去了庄上散心。

收割后的田野看着平坦一片,几头牛被散放在田间,自己寻找吃食,不时哞的一声。

就在这悠闲的环境中,朱瞻基说道:“朝中诸臣大多城府深,以为这便是大臣体,朕却以为这是保守。”

“身正心正,为何要保守?所以朕看着于谦就觉得亲切。不过却知道这等臣子不能多,否则大概要闹翻天了。”

朱瞻基莞尔一笑:“朕刚才赏了杨荣一幅字。”

“老成谋国。”

见方醒不问,朱瞻基自己说了出来,颇为意味深长。

方醒看看周围的侍卫,说道:“我说你赶紧走吧,不然把庄上的人都吓坏了。”

朱瞻基看看那些在外围好奇看着自己的孩子,笑道:“这就是被吓坏的模样?”

方醒无奈的道:“好吧,我承认你现在的手腕很好,这一下直接就在辅政学士中埋下了钉子,以后不用担心他们会抱成一团。”

二桃杀三士的典故古今通用,朱瞻基不过是用了一幅字,就成功的让辅政学士内部多了隔阂。

方醒不知道是该高兴还是该脊背发寒,他知道杨荣和那些人都知道朱瞻基的用意,可却没有回避的余地。

朱瞻基一路饶有兴趣的看着空荡荡的田地,仿佛那里有什么珍宝,再回头时,他低声道:“端端哭了,朕觉着心中发酸。”

方醒一怔,然后释然道:“为人父母的都是这样,无忧一哭我这心就抖一下,只恨不能马上就能让她笑起来。”

“你这是溺爱!”

朱瞻基皱眉道。

“我喜欢,再说端端在宫中据说都在太后娘娘那里扎根了,这算是什么?”

方醒马上就反击道。

朱瞻基微笑道:“母后在宫中寂寞,等这两个孩子出来后,好歹宫中也多些生气。”

“孩子,至少在他们懂事前……罢了,这是你的事,我自己家中都还有三个捣蛋鬼等着伺候呢。”

皇后的事张淑慧肆无忌惮了些,方醒这里就不好再多说什么,否则就是越俎代庖。

“德华兄。”

朱瞻基突然说出了这个久违的称呼,方醒一瞪眼,然后看看左右,低声道:“你别害我啊!我怕死,家里还有妻儿等着养呢!”

朱瞻基微笑道:“我知你的想法,你让李二毛去借钱,不过是想让他从此独立罢了。你让马苏蛰伏,也是这个考量。至于书院的学生,你并未让人一路护送,也没交代什么,你这还是在避讳,你避讳什么?难道你担心我会猜忌吗?”

方醒的眼睛一热,别过头去嘟囔道:“你说这个干啥!我只是……我只是自觉些,这样你也不为难,大家长长久久的,坦然些最好,不然昨天我媳妇去大闹宫中,回来我早就抽她了。”

“不过虽然没抽,回来我就呵斥了她,她也知道错了,改日让她进宫去皇后娘娘那里请罪。”

呵斥?

朱瞻基不禁笑了起来,然后问道:“你能下手?”

方醒也忍不住笑了,说道:“不会,夫妻间吵架没事,可动手,那性质就不一样了,再说有多大的仇非得要动手?”

见到心情郁郁的皇帝高兴了,贾全和沈石头交换个颜色,然后对跟着的方杰伦说道:“老管家,那个……卤肉来点呗。”

方杰伦见到方醒和皇帝言笑晏晏的,心情也好了不少,就说道:“回头让人给你们弄几斤。”

“几斤?”

沈石头大抵是在家里不得喝酒,就指指周围的侍卫道:“我的老管家哎!看看多少人?几斤?一人分一丝肉吗?”

方杰伦鄙夷的道:“那么多人,难道方家还得马上杀一头豕?”

“好啊!”

沈石头欢喜的道:“再来些好酒。”

回头送走了朱瞻基,方杰伦请示了方醒,方醒直接让杀两头猪,然后说是朱瞻基安排的。

两头肥猪卤到了傍晚还没好,满家都飘荡着卤肉的香味,那些饕餮们都摸了出来,厨房外顿时人影幢幢。

厨房里热气腾腾,花娘听到外面的动静,就叫人往外泼了一盆水。

哗啦!

打头的小刀顿时中招,他哎哟一声,然后躺在地上叫唤着受伤了。

花娘走到门外,看着小刀喝道:“这是找死呢?”

小刀瞅见她手中拎着砍骨头的砍刀,马上一个翻身起来,然后堆笑道:“没事没事,就当洗个澡,花娘,先给点尝尝呗!”

“都滚!”

花娘挥舞着砍刀说道:“今天的晚饭晚半个时辰,等不了的就回家自己弄。”

这群家丁灰溜溜的走了,花娘这才心满意足的进去。等她一进去,却发现少了几大块卤肉,顿时骂声震天响。

“还学会调虎离山了啊!”

等晚饭时方醒得知此事后,就让辛老七明早加倍操练家丁。

……

清早起来,田间雾茫茫的一片,看着恍如仙境。

空气中弥漫着一股子收获了庄稼之后的甜香味,方醒站在大门外,看着家丁们的身影在雾气中若隐若现。

黄钟也跑了一圈回来,浑身热气腾腾的,喘息着说道:“伯爷,跑一趟舒坦啊!”

方醒活动着脚说道:“是舒坦,不过今日却要看看那些御史的厉害!”

张淑慧大闹宫中,那些御史官员肯定会争相弹劾,而方醒却不担心这个。

“就怕那些人会顺势攻击宫中。”

黄钟原地活动着身体,轻笑道:“伯爷,别小看了陛下。”

方醒点点头,“是啊!他现在慢慢在成熟着,杨荣在前面顶着,夏元吉等人也在暗中支持着,这才维持了个均势,每一次打破均势的机会出现,那些人都不会放过。”

……

昨天下午奏章就已经堆满了朱瞻基的案头,他一本都没翻阅,直接令人封存。

今天一大早,奏章依旧如故,前赴后继般的冲进了宫中。

朱瞻基就当做没看见,面色如常的处理着政事。

“陛下,臣有奏!”

当殿外的一个御史出班进来时,朱瞻基的眼中利芒一闪,问道:“你想说什么?”

刘观干咳一声,那御史依旧不肯回班,大声的道:“陛下,臣听闻昨日兴和伯夫人大闹宫中,却无罪而归,此乃……”

李二毛今天也来了,他悄无声息的出班道:“那是陛下的家事。”

御史一怔,就喝道:“宫中如何与外臣是一家?”

李二毛低眉顺眼的道:“皇后娘娘与兴和伯夫人交好,再说宫中之事也是外人能置喙的吗?眼睛长哪了?”

御史的眸子一缩,正想驳斥,可却看到大家都面向御座那边躬身,就赶紧回身,然后就看到了一个面色阴沉的帝王。

朱瞻基站在御座前,冷冷的道:“宫中有事,不需多久,消息就到处传,越传越离谱!长舌妇!”

御史面色惨白,跪下道:“陛下,臣以为……”

“叉出去!”

推荐阅读: 《大王饶命》 《圣墟》 《三寸人间