当前位置: 淘书看 > 带着仓库到大明 > 第1885章 你当年那么老实……

第1885章 你当年那么老实……

皇宫中开始流传着皇后触怒了陛下的话,但是没敢多传,一阵风就过了,可依旧让不少人浮想联翩。

张淑慧听到了这话就试着请见皇后,结果居然顺利的进了宫。

等她见到胡善祥时,这人正在喝粥。端端就坐在边上,双手托腮,目不转睛的盯着。

“母后不许停,要喝完。”

端端叮嘱完,然后起身相迎,张淑慧见状就放下心来,说道:“真以为娘娘是生病了,在家中坐立不安的,现在一见总算是心安了。”

胡善祥皱着眉头在喝粥,趁着端端不注意,就把碗递给服侍的宫女,然后说道:“不是什么大病,就是感染了风寒,本宫又撇开了御医,每日只是照常,倒是让你们担心了。”

张淑慧抱起了端端,看看左右,低声道:“陛下呢?”

胡善祥垂眸道:“陛下国事繁忙……”

“兴和伯夫人,陛下在那个狐狸精那里呢!”

称月不顾御医在场,就厌恶的说道。

胡善祥的眼帘颤动一下,说道:“别乱说,我又不是什么,后宫那么多人,陛下总得一一去看看。”

“看什么?”

张淑慧突然就爆发了,她看了那两个恨不能找个地洞钻进去的御医一眼,说道:“正头娘子生病,陛下……这不公!”

“娘娘,臣等告退。”

张淑慧居然把矛头指向了皇帝和孙贵妃,让两个御医觉得这是个漩涡,于是也不管不顾的拱手告退。

胡善祥知道张淑慧这是在为自己打抱不平,她强忍泪水,艰难的道:“陛下也难……”

端端在张淑慧的怀里眼泪盈眶,嚷道:“父皇都好几日没来用膳了,母后,父皇不喜欢我。”

胡善祥左右轻轻地摇着头,眼睛不停的眨巴着,然后加速,泪水终究是忍不住……

张淑慧不由分说的抱着端端就出去,怡安急忙追了出去,劝道:“夫人,还是算了吧。陛下那边若是恼怒,娘娘这边也难过。”

张淑慧看了她一眼,说道:“拙夫在我病的时候从未去过别处,哪怕是呕吐,他也在床边给我拿盆拍背。”

张淑慧抱着端端出去了,怡安楞了楞,苦笑道:“那是……这是陛下啊!”

张淑慧在宫中并没有任意行走的权利,所以才出去没多远就被拦截了。

“臣妾请见陛下……”

……

“陛下,这孩子是个省心的呢,没闹腾。”

孙氏摸着肚皮,脸上洋溢着幸福。

朱瞻基坐在边上,见她的脸上有些胖,就说道:“每日记得让太医院的来看看,诊诊脉。吃食要留心,记得御医的交代……”

孙氏点点头,说道:“陛下,娘娘那边还病着呢,您……”

说着她垂首,看着有些忧郁。

朱瞻基皱眉道:“只是风寒罢了,御医说了无事。”

孙氏的手动了一下。

御医不是说没事,只是胡善祥倔,不想服药伤害到那个胎儿。

太医院如今已经是严阵以待,每日三个御医轮班盯着皇后那边,光说诊脉每天都得几十次。

孙氏抬头,欢喜的道:“那可是好事,臣妾这两日就担心这个,娘娘无事……”

“陛下!”

这时俞佳冲了进来,他没看孙氏那张渐渐变冷的脸,说道:“陛下,兴和伯夫人往这边来了。”

朱瞻基本是勃然大怒,可一听是张淑慧来了,就顾左右而而言他的道:“这个,朕去看看,你好生养着。”

“陛下在哪?”

外面已经传来了张淑慧的声音,朱瞻基腾地一下就起身出去,留下个面无表情的孙氏。

“陛下,娘娘的身体有恙,您怎么能撇下她到这里?”

外面传来了张淑慧带着质问语气的声音,王振低眉顺眼的道:“娘娘,这是跋扈啊!”

孙氏木然的道:“别胡说。”

那双明媚的眼睛里渐渐的多了阴霾,那双朱瞻基喜欢的纤手抓紧了身下的坐垫,渐渐收紧。

而在外面,端端已经哭了,揉着眼睛嚎哭着。

“父皇……父皇不喜欢端端了……”

一个外臣的妻子在宫中乱闯,还当面质疑君王,这个算到哪都是大罪。

可朱瞻基此刻却满面黑线的听着张淑慧的数落,从他以前在方家庄是如何的……乖巧,到后来娶妻之后的成熟,渐渐的就变得陌生了,越发的喜怒无常,越发的没有当年青涩时的老实了……

“……陛下,拙夫再疼爱小白,可也不会越过了臣妾去呢!”

张淑慧说完后,就雄赳赳气昂昂的抱着端端走了。

“父皇……”

端端趴在张淑慧的肩上,伸手冲着朱瞻基泪眼朦胧的喊着。

朱瞻基看着那张哭的可怜兮兮的小脸不禁有些心悸,当年的婉婉就出现在了他的脑海中。

……

“伯爷,燕回还是不肯答应吗?”

沈阳有空就会来方家,他不敢去见燕回,只能来找方醒。

方醒还在等待着张淑慧的消息,闻言指指外面。

沈阳回头,就看到无忧正在一只手拉着一个哥哥,三人在院子里和两条大狗玩游戏。

“别看了,你的作法我赞同。”

方醒有些无奈的道:“可女人的想法和咱们男人不一样,哎!你慢慢的磨吧。”

沈阳难掩失望的靠在门边,看着两条大狗拼命的想绕过土豆三兄妹,去吃台阶上的美食。双方奔跑拦截,一时间孩子的欢笑声,狗吠声,充斥着这个院子。

沈阳艳羡的看着这一幕,觉得自己只要有这么一半的幸福就知足了。

“你该去见见她,别躲着,躲了更是没担当。”

方醒剥开花生,刚炒好的花生脆香,好吃的让人停不下。

沈阳摇摇头道:“伯爷,我有些害怕。”

“你担心她会一口回绝了你?还是说你觉得心虚了。”

沈阳再次摇头,苦涩的道:“下官更担心的是她会惊讶。”

“是啊!她要是惊讶,那你就是个悲剧,彻头彻尾的悲剧。”

沈阳惆怅不已,最后还是走了。走之前他偷偷去燕回住的外面盘恒良久,却没有勇气去相见。

沈阳走了没多久,张淑慧就回来了,一脸的后怕。

“夫君,妾身刚才可是喝问了陛下。”

小白一听就雀跃的道:“他可是恼怒了?”

方醒瞪了她一眼,问道:“皇后如何了?”

紧张之后就是疲倦,张淑慧坐下后,招手让无忧过来,然后有气无力的道:“小白快去倒茶,我得好好想想刚才的话。”

小白到了茶,然后一脸八卦的等着听宫中的狗血事。连无忧都仰头看着张淑慧,想知道端端是不是被牵连了。

被人瞩目的感觉非常好,若不是心累,张淑慧还想再卖卖关子。

“妾身去时,陛下正好在那个女人那里,皇后和端端孤零零的在那,就两个御医在盯着,可怜啊!”

“说重点!”

推荐阅读: 《三寸人间