当前位置: 淘书看 > 带着仓库到大明 > 第1882章 夫纲不振(感谢“书生压力山大123”成为本书新盟主)

第1882章 夫纲不振(感谢“书生压力山大123”成为本书新盟主)

进家就要见别人的媳妇,这不是至交好友,那就是不懂礼节。

方醒和钱亮当然不是至交好友,但钱亮没有丝毫犹豫的就叫人去后面传话。

没多久,一个穿着素色长裙的女子就走了进来,盈盈福身,木然的道:“民妇见过伯爷。”

苍白的脸,算是灵秀的五官,只是双眼看着木然,就像是一段槁木。

可惜了啊!

方醒在心中为沈阳和她惋惜了一下,问道:“你可愿与钱亮和离?”

这个年代的妇人和离几乎是一条绝路,娘家会觉得丢人,多半不愿意接纳。就算是接纳了,也是拖油瓶的性质,那闲话几乎能让一个正常人郁郁而终。

方醒觉得燕回会犹豫一下,甚至会拒绝,毕竟好死不如赖活着。

燕回木然的福身道:“妾身愿意。”

方醒有些诧异于燕回的反应,于是就瞟了钱亮一眼。

带着杀机的眼神一下就吓住了钱亮,他起身走到燕回的身前,面露哀求之色道:“你说说,你说说我可有亏待你?就算是你冷冰冰的,可我也没缺过你的供给啊!”

燕回木然的看着钱亮,淡淡的道:“妾身知道了。”

尼玛!这女人要命啊!

钱亮此刻恨不能从未和这个女人有过夫妻缘分,他哀求道:“那你给伯爷说说啊!”

方醒饶有兴趣的看着燕回,就等着她开口表态。

燕回后撤几步,福身道:“家父小吏,夫君多番从家父处受益,否则妾身怕是早已置身堂下了。”

好!

方醒差点就想拍案叫好了!

“既然如此,那两愿离,谁不同意?”

……

两愿离就是和离,属于夫妻双方和平分手,于女方的名声无碍。

“你家可愿接纳你?”

办完手续之后,方醒问燕回。

燕回的身后就是辛老七和小刀,两人挑着担子,里面装着燕回的嫁妆。

燕回茫然摇头,说道:“多谢伯爷相助,民女想找个客栈暂时安身。”

方醒看到了躲在燕回身后十多步处的沈阳,他瞪了沈阳一眼,然后说道:“既然如此,若是放心,那就先到方家安置吧。”

燕回的眉间一展,微笑道:“伯爷何等人,民女不值当伯爷如何,只是民女不祥,不好打扰贵府。”

方醒看到沈阳在慢慢退后,就说道:“什么祥不祥的,本伯杀人无数,没什么忌讳,再说方家不差一个人的饭食,走了。”

沈阳站在手下的身后,眼睁睁的看着方醒找来马车,然后一行人远去。

“大人,去找媒人吧。”

手下挤眉弄眼的建议道,沈阳面色涨红,就像是个初出茅庐的小伙子,呐呐的道:“多亏了伯爷出手,先等等。”

手下嬉笑道:“伯爷肯定是叫人去试探了,到时候消息一到,大人,您就准备摆酒吧。”

沈阳板着脸道:“那钱亮犯的事可不少,回头整理一番,本官要用。”

“大人,那钱亮的手上可是有致残的,把人家弄的倾家荡产还不罢休,最后找了青皮出手,把那人打断了手脚,大人,够杀头了。”

……

到了方家庄,张淑慧早就知道了燕回的事,人一到,她就拉着燕回热情的劝慰着,两人不久就变得热络起来,然后张淑慧带着她去了前院给她准备的地方。

等再回来时,张淑慧看到方醒抱着无忧在盯着葡萄藤上剩下的葡萄眼馋,就说道:“男人都不是好东西!”

无忧搂着方醒的脖颈也跟着嚷道:“不是好东西!爹,我要吃葡萄。”

方醒愕然回身,看到张淑慧的眼圈发红,就说道:“你这一竿子扫倒了一船人,总得有些理由吧。”

葡萄是多年的老根,缠绕在架子上,最后攀上了边上的大树。每年这棵葡萄树都能结出几十百把斤果子。

大部分葡萄都被采摘完了,剩下的十多串已经成熟,看着青紫色的葡萄有的都开始裂口了。

方醒把无忧放在地上,然后弄了根竹竿,把前端劈开分叉,然后中间放了根小竹棍撑开。

“等着啊!”

方醒用竹竿的前端裂缝叉进葡萄串的根部,然后往右边搅动,旋即一串葡萄就被夹了下来。

“洗洗再吃。”

方醒把葡萄递给木花,自己却弄了两颗,随手就挤进了嘴里。

“好甜!”

被冷落的张淑慧让木花带着无忧进去,然后不顾形象的提起裙摆,蹲在方醒的身边,没好气的说道:“夫君,燕回好惨。”

“有你当年惨?”

方醒侧脸看着张淑慧的模样,说道:“我说你这可不是伯夫人的样子啊!”

张淑慧恼恨的伸手掐了一把,在方醒龇牙咧嘴中说道:“沈阳也是个没担当的,居然去退亲,害的她在那里和木头人似的过了这些年。”

“她家里人还埋怨她,说是被那钱亮所累,话里话外的说她是个招灾惹祸的,妾身……”

“我说你哭什么?”

张淑慧哭了,这女人的日子越好,心肠就越发的软和了,听不得悲惨的事。

“这是……淑慧,方醒欺负你了?”

解缙年纪大了,方醒早就说过他可以在方家任意出入。此刻他牵着悠悠进来,见到张淑慧蹲着落泪,不禁冲着方醒吹胡子瞪眼的喝道:“欺负女人,你这是长本事了?”

张淑慧急忙起身擦去泪水,说道:“解先生,和夫君无关,是那个燕回的事,妾身却是感伤了些。”

“哪个燕回?”

等解缙了解了情况后,不禁笑道:“这就是历经劫波啊!苦尽甘来,好!好!好!”

“解先生!”

张淑慧难得露出娇嗔,说道:“这可是惨事!”

解缙放开悠悠,让他去找无忧玩耍,然后抚须说道:“你们女人就是多愁善感,你得知道有多少有情人都只能望眼欲穿而不得,那沈阳乃是锦衣卫的指挥同知,老夫估计他多半是陛下属意的指挥使,有个这样的媳妇,是好事!”

男人站在旁观者的角度,总是会从利益的角度去看待问题。

可女人却是感性的!

张淑慧一怒就说道:“果真男人都是这样,解先生也不例外!”

看着她进了里屋,解缙愕然道:“贤内助可不能这样啊!德华,你可得多教教。有些事情一旦站错了地方,到时候可是大祸临头。”

方醒苦笑道:“解先生,不能再教了,再教晚饭怕是要吃素了。”

“夫纲不振!”

解缙鄙夷了方醒一番,然后说道:“这么说赛哈智就是个挡箭的?”

方醒点点头,觉得朱瞻基多半是这么想的。

“他自己不作为,窥探圣意,这就怪不得别人了。”

解缙摇摇头,说道:“赛哈智若是够聪明,那就从现在开始要学会放手,让沈阳去掌管锦衣卫,否则老夫担心他晚节不保。”

推荐阅读: 《天道图书馆》 《汉乡》 《大王饶命