当前位置: 淘书看 > 带着仓库到大明 > 第1880章 坐火箭升官(感谢“放屁、”成为本书新盟主)

第1880章 坐火箭升官(感谢“放屁、”成为本书新盟主)

“大人……大人!”

方醒刚转身,赵勉连滚带爬的过来,跪在赛哈智的身前说道:“大人,沈阳行踪诡秘,下官只是派人去跟着,想看看他是否有谋逆的心思,大人,下官忠心耿耿啊大人……”

方醒回身看着赛哈智,无奈的道:“赛大人,这等理由就别拿出来唬人了好不好?弄不好锦衣卫内部又是一场血雨腥风。”

当年纪纲一案,朱棣直接清洗了锦衣卫,指挥同知全部被拿下,指挥佥事和镇抚也无一幸免,千户被拿下七人,高层几乎被一扫而空。

要是再来一次,方醒觉得锦衣卫这个机构几乎可以取消了。

赛哈智木然的道:“兴和伯慢走。”

赵勉等方醒一走,就低声道:“大人,下官发现沈阳一直在盯着一个有夫之妇,还叫人去查了那女人的夫婿……”

赛哈智冷冷的道:“本官在陛下的面前已经夸赞过你好几次了,可你在急什么?告诉我,你在急什么?知道方醒为何要来吗?”

赵勉茫然道:“大人,兴和伯和沈阳交好,他肯定是来给沈阳撑腰的。”

赛哈智摇摇头,整理了一下衣冠后,面无表情的和赵勉错身而过。

“大人!”

赵勉抱住赛哈智的大腿,仰头哀求道:“大人,沈阳确实是行踪诡秘啊!”

赛哈智指指抱住自己大腿的手,等赵勉松开后,他出了房间,头也不回的往外走。

“你是自作孽,不可活!”

……

“陛下,臣御下不严……”

赛哈智跪在地上,木然的道:“臣有罪,请乞骸骨……”

赵勉派人跟踪沈阳,最多就是同僚之间的斗争,公器私用,严重点加个利欲熏心的罪名,顶多是革职完事。

可赛哈智却知道朱瞻基早有重整锦衣卫的打算,赵勉的事就是一个引子,能让朱瞻基完成这个打算的引子。

原先沈阳的资历不够,朱瞻基大抵是想让他过度几年,然后慢慢的升上来。

可目前看来,赵勉的举动就是沈阳升官的助力,这蠢货……

朱瞻基冷冷的看着他,说道:“内部倾轧,这是做耗!”

“臣有罪。”

赛哈智没有任何辩解,只是俯首请罪。

这是最聪明的作法,也是最安全的选择。

年轻的帝王雄心勃勃,而死气沉沉的锦衣卫显然不符合他的要求,若是赛哈智恋栈不去,弄不好就得灰头土脸。

朱瞻基摩挲着扶手,眼神变了几次,最终说道:“赵勉心术不正,去了他的职位。”

这话有不追究赛哈智责任的意思,他赶紧谢恩。

朱瞻基玩味的说道:“沈阳在塞外奔走多年,身上的伤痕大概在锦衣卫无出其右吧?”

“是,臣愚钝,于国无益。”

赛哈智想起沈阳脸上的刀疤,和缺了一颗的门牙,心中悲戚。

在外的锦衣卫固然要为大明出生入死,可国内的锦衣卫也是在兢兢业业的干活啊!

难道只有去敌国侦探的锦衣卫才是为国效力吗?

朱瞻基不喜欢去分析臣下的心思,可朱棣却告诉他,这是皇帝必须的功课,否则迟早有一天会死无葬身之地。

赛哈智在想什么他大致能知道,可朱瞻基不准备改变自己的计划。

“再多的罪责也能被功绩所掩盖,着沈阳接任……锦衣卫指挥同知。”

这是一个简拔式的的升官,坐火箭式的提拔。

就在赛哈智不知道是该庆幸自己暂时保住了锦衣卫指挥使的职位,还是哀叹于自己已经被君王当做了沈阳的盾牌时,沈阳已经找到了方醒。

“升官了?恭喜。”

指挥同知,下一步就是指挥使。

“别学纪纲,也别学赛哈智。”

方醒担心沈阳会学纪纲的狠辣,那样他以后怕是不得善终。

沈阳却一个躬身,再抬头时,眼睛发红,声音沙哑着说道:“伯爷,下官刚升职,知道不好动,可……可想着燕回,下官一刻都忍不得了。”

沈阳身上爆发出来的戾气让方醒也是有些意外,他皱眉道:“你目前不能动,动了就是打陛下的脸。燕回……你既然对她念念不忘,那为何不把她弄出来?”

沈阳的眸色黯淡,低声道:“当年是我亏欠了她,我想给她最好的,最风光的,不然我没脸出现在她的眼前。”

方醒叹息一声,无奈的道:“她若是还喜欢你,你就算是穷困潦倒的出现在她的面前,她也会……”

沈阳的眼睛一亮,随即方醒就打消了他‘纯真的念头’。

“她也会接济你一些钱钞。”

方醒起身道:“好吧,男儿当立业,否则女人就看不起你。不过你现在需要冷静,等你升职之事平息下来,等你渐渐拿住了锦衣卫的大权之后,那才是你风光去迎娶她的时候。”

男女之间的感情很难说清,冲动?还是回忆,方醒打赌沈阳自己也分不清。

落魄时远离,风光时回归,这是无数男人的梦想。

可绝大部分人落魄之后就再也没有风光过。

而风光起来的男人再也没有想起曾经的那个少女!

可沈阳的举动证明他不是冲动,更不是回忆。

“他偷偷的潜入到钱亮家好多次了,每次都躲在侧面,偷偷的看那个女人。有时候那女人没出来,他就等,一直等到天黑。”

这是方醒从赵勉那里得知的消息,应该很准确,因为赵勉已经成了落水狗。

“伯爷,求您帮帮下官吧,下官只求留在锦衣卫里,一定会倾力辅佐沈大人。”

赛哈智对赵勉闭门不见,而他还没有资格请见皇帝自辩,只能眼睁睁的看着沈阳带人来交接他手中的事务而无能为力。

失去权利是痛苦的,但方醒从未见到谁失去权利后比死了爹妈还难过。

赵勉就是这样。

方醒是他最后的希望和稻草,他相信只要方醒进宫一趟,自己就能留在锦衣卫,然后慢慢的东山再起。

“你盯着沈阳很久了,有趣吗?”

方醒不喜欢看到人跪地求饶,他抬抬手,等赵勉起来后交代道:“给你两个选择,一是按照陛下的意思,回家种地,本伯相信你在锦衣卫这些年下来……身家不菲。”

锦衣卫,哪怕是蛰伏着的锦衣卫,可这些人是不差钱的。下面的人总会找到捞油水的路子,而孝敬上官是潜规则,没人质疑的潜规则。

“做个富家翁,或是留在锦衣卫做个校尉,你选择哪一种?”

方醒的话很残忍,直接击破了赵勉最后的希望,焚烧了最后的稻草。

他还想争辩,可方醒只用一番话就让他黯然告退。

“你那些钱不干净,不是商家的孝敬,就是敲诈勒索,甚至还有那些卖皮肉的半掩门的钱,我想问一句,那些钱你拿了不脸红吗?”

推荐阅读: 《圣墟》 《三寸人间