当前位置: 淘书看 > 带着仓库到大明 > 第1879章 那本伯也护个短,不行吗?

第1879章 那本伯也护个短,不行吗?

锦衣卫有两个指挥同知,其中的赵勉最得赛哈智的看重,几乎可以当锦衣卫的半个家。

这也是赛哈智在为自己找退路。

从锦衣卫指挥使的位置上退下来,以后权利自然全无,那么自家的利益如何保障?

赵勉就进入了赛哈智的视线中,然后经过他多次举荐,赵勉才得以升官。

而赵勉也是知恩图报,大事小事都会去找赛哈智汇报,完全没有一朝权在手,就把令来行的得意。

当着赵勉,赛哈智自然不会是一副瞌睡虫的模样,精神不错。

“……沈阳和兴和伯走的比较近,大人,兴和伯对陛下有足够的影响力,下官担心……”

赵勉的长相相当不错,坐直了的话,看着英姿飒爽,让人觉得此人能担大事。

赛哈智摇摇头道:“锦衣卫是要害,非陛下亲信不能掌控,本官这里大概也撑不了一年,不过沈阳的那张脸和豁牙就不能成事,你想想,陛下面前,锦衣卫指挥使凶神恶煞的,一张嘴就是个黑洞,这……陛下的心情能好?”

赵勉想想也是,就起身告退。

赛哈智继续打盹,可还没等朦朦胧胧,又有人来敲门。

“大人。”

赛哈智瞬间睁开眼睛,眼中利芒一闪而过,哪里还有垂垂老矣的模样。

“进来。”

赵勉一进来,赛哈智看到他的神色有些慌乱,就低喝道:“出什么事了?”

赵勉连门都忘记关了,低声道:“大人,下官……下官派人去盯着沈阳,被他拿住了。”

赛哈智一听就放松了下来,皱眉道:“下次小心。”

这事儿他一句话就能摆平。

“让沈阳来一趟。”

赛哈智准备护短,他不相信沈阳敢逆了自己的意思,否则一个不敬上官的罪名压下来,不管是什么跟踪都被掩盖了。

赵勉躬身,一脸感激的出去传话。

赛哈智再次闭眼,心中盘算着自己是等皇帝下旨后再致仕,还是主动些为好。

敲门声响起,赛哈智的脸上瞬间多了些威严,淡淡的道:“进来。”

门推开,却没有叫大人的声音。赛哈智没有睁眼,只是冷冷的道:“你这是觉着锦衣卫装不下你了吗?”

“锦衣卫确实是装不下我。”

这个声音入耳,赛哈智猛地睁开眼睛,然后起身拱手道:“兴和伯可是稀客,本官不知,怠慢了。”

方醒自顾自的坐下,然后屈指敲打着小几问道:“茶水呢?这可不是待客之道。”

赛哈智沉声道:“去泡茶来。”

门外有人应了一声,赛哈智心中大恨:蠢货!刚才居然也不知道通报一声。

“赛大人看着精神不错啊!”

赛哈智点点头,笑道:“兴和伯夸奖了。”

随后方醒就开始了闲聊,从赛哈智的子孙争气,再到锦衣卫在他的管辖下井井有条。

……

沈阳的办公地里,厢房里不时传来惨叫,让刚进来的赵勉眼皮子直跳。

“沈阳,赛大人招你。”

沈阳就站在院子中间,拱手道:“请赵大人稍后,里面马上就问出话来了,到时候下官正好和赛大人禀告此事。”

“……啊……”

“说,谁让你跟着我们大人的?”

赵勉的面色冷淡,说道:“赛大人的招呼……你这是不准备听了吗?”

沈阳右脸上的刀疤跳动了一下,他盯着赵勉说道:“赵大人,一炷香的功夫。”

“不行!”

赵勉的身后有十多个力士校尉,他冷着脸道:“再说一次,马上去!”

他身后的人右手握住刀柄,一起跺脚,倒也有些声势。

沈阳的面色渐渐的变了,变得狰狞,“赵大人,这人……你想要吗?”

“我说……啊……是赵大人,是赵大人……”

沈阳微微一笑,拱手道:“赵大人……哪个赵大人?”

厢房里听不到这边的话,却配合的又是一声惨叫,然后那人喊道:“赵勉,是赵勉……”

赵勉退后一步,冷冷的道:“你这是在作死!”

沈阳打个哈哈,身边渐渐聚拢了不少人,他说道:“赵大人,此事你得避嫌,少陪了!”

沈阳进了厢房,然后他麾下的人堵在外面,个个眼睛发绿,看来是准备搏一把。

赵勉知道沈阳是进去确认,然后要画押口供,他点点头,看了堵在门外的这些人一眼,说道:“好!构陷的手段不错,我们且等赛大人做主。走!”

……

“赛大人这幅画不错啊!借给方某观赏几日如何?”

赛哈智处,方醒慢悠悠的说着闲话,而赛哈智从开始的有话必应,到现在只是哼哼哈哈,只恨不能方醒赶紧滚蛋。

这人是来为沈阳撑腰的!

赛哈智的脸上挂着淡淡的笑,瞥到方醒笑吟吟的模样,就心中冷笑一下,说道:“兴和伯,可是想在这里用饭?”

“好啊!方某还没吃过锦衣卫的饭菜,辜负了饕餮之名啊!今日正好试试。”

赛哈智傻眼了,他刚才的话可是明晃晃的逐客令,可方醒居然顺杆子就爬上来了。

这时外面有人敲门,赛哈智心中一沉,就说道:“有事稍后再说。”

可门外的人却等不得了,不顾忌讳的推开门。

“你……出去!”

赛哈智没想到赵勉居然这般不懂事,就指指门外喝道。

这事儿哪能当着方醒的面说,这不是活脱脱的把柄吗?

可赵勉却面色苍白的说道:“大人,沈阳进宫了。”

“兴和伯!”

赛哈智起身,怒视着方醒道:“我锦衣卫的事也是你能管的吗?”

方醒在这边拖住他,而沈阳敢顶着赵勉拿了口供进宫,这分明就是有预谋的行动。

方醒依旧坐着,淡淡的道:“赛大人想护短吗?”

赛哈智盯着他道:“难道不行吗?”

方醒点点头,起身道:“那本伯也护个短,有问题吗?”

两人在对视,赛哈智的眼中多了恼怒,而方醒却是冷冰冰的。

边上的赵勉知道自己怕是要完了,他靠在门边,喃喃的道:“那是构陷。”

方醒冷笑道:“构陷?当时本伯在场!”

身后传来了人体滑坐在地上的声音,方醒摇摇头,觉得这等官迷若是做了锦衣卫指挥使,对大明,对朱瞻基来说是祸非福。

若是旁人说这话,赛哈智只会拿大耳刮子收拾他,可他看看在微笑着的方醒,只能低声道:“兴和伯,你这是要力保沈阳,把本官拿下吗?”

方醒拱拱手道:“没有的事,本伯今日来锦衣卫看看,赛大人好客,只是本伯却有要事在身,只能辜负了赛大人的一番好意,改日再聚,告辞了。”

赛哈智的眼中多了丝神彩,指指赵勉道:“他如何?”

方醒摇摇头,说道:“沈阳在塞外出生入死,他如何能比?”

赛哈智的眼神一黯,点点头,“兴和伯走好,本官不送了。”

推荐阅读: 《牧神记》 《天道图书馆》 《汉乡