当前位置: 淘书看 > 带着仓库到大明 > 第1875章 凄惨的工匠(感谢”猫鱼狗鱼都是鱼”成为本书新盟主)

第1875章 凄惨的工匠(感谢”猫鱼狗鱼都是鱼”成为本书新盟主)

中秋对于大部分人来说是个团聚的日子,可对于匠户来说,除非是没活了,否则节日和他们没关系。

秦四就是如此。

位于城西的这个工坊是专门制造盔甲的,里面的匠户多是坐匠户,也就是长期工匠。而秦四却是轮班匠户,这边做完了就可以归家。

工匠按理应当是每月只做十天,可这个月上面要求尽快打造聚宝山卫的那种盔甲,而京城的水力冲床还在建设中,所以目前只能靠着工匠们用人工打造出来。

好在铁厂依照朱芳那边给出的工艺生产出来了薄板,否则这活真不是人干的。

工匠辛苦,监工的官吏们也是牢骚满腹,火气很大。

秦四趁着午饭的机会出去买了几个月饼,然后急匆匆的赶回工坊时,刚进门就被人堵住了。

秦四看着为首的小吏顾跃手握皮鞭,满脸狰狞,就噗通一声跪在地上,哀求道:“大人,小的没迟啊!”

顾跃和左右两个同僚相对一笑,然后上去一脚就踢翻了秦四,挥舞着皮鞭抽打着。

“你这个贼配军也敢私自出去吗?”

“打!”

铛铛铛!

里面敲打盔甲的声音都盖不住秦四的惨叫,三个中秋节不得休息的小吏轮番上阵,抽打着秦四。

……

“看你下次还敢不敢!”

顾跃气喘吁吁的停止了鞭打,只觉得浑身舒泰。

三个小吏舒坦的进了工坊,喝骂着那些工匠,心中的郁郁渐渐消散。

等一个去茅厕的工匠出去看到秦四倒在地上没动静时,就暗骂了一句,然后过去扶起他说道:“四哥,今日你可以回家休养了……”

遍体鳞伤的秦四纹丝未动,工匠心中一惊,就伸出手指在他的鼻端试了试。

“四哥!四哥……”

……

声音惊动了里面的人,顾跃三人跑出来看到这个场景,顿时都呆了。

“怎么办?”

一个小吏过去试了试秦四的鼻息,然后又摸了脉搏,回头苦笑着摇摇头。

轰隆!

这个苦笑仿佛是晴天霹雳,一下让顾跃呆住了。

里面的敲打声渐渐停住了,那些工匠们缓缓走出来,看着躺在地上一动不动的秦四,目光哀伤。

两个小吏盯着顾跃,意思很清楚:这事是你起的头,你得摆平它!

顾跃没有功夫去想别的,他下意识的道:“秦四是被架子砸死的,很可怜,本官看着你们……心中难受。”

他转身对着出来的工匠们缓缓的说道:“所以……你们以后的日子会很好过,明白吗?”

这就是许诺要给这些工匠好处。

吃人手软,拿人手短,只要这些人拿了好处,到时候……

百姓都怕麻烦,这等事多半是个漩涡,不小心自己就成了炮灰。

所以……

“以后你们的报酬会足额发放,本官明日……不,今日就会给你们发些钱钞,但是……”

他指指秦四的尸骸,目视着这些工匠。

一个工匠毫不犹豫的说道:“秦四就是被砸死的,咱们还帮忙去抬架子,可惜还是救不活。”

现场有三十余人,顾跃满意的道:“那大家就把秦四抬到架子下面去吧,让本官看看架子是如何砸死人的。”

那两个小吏松了一口气,觉得顾跃的这个处置方法极好,就喝道:“快些抬进去,谁不抬就是杀害秦四的凶手!”

工匠们木然的走过来,大家七手八脚的抬起秦四,可三十余人太多了,大多是在外围做个样子。

顾跃使个眼色,两个小吏就进去了。

“嘭!”

一声巨响之后,里面传来了惊呼声:“秦四被砸死了!”

两个小吏出来,冲着顾跃得意的笑了笑。

微笑!

……

中秋节一过,京城又恢复了正常,各衙门照常开门。

大理寺刚开门,一个年轻人就冲了过来,一下跪在门口,双手举着一张纸喊道:“家父被人打死,求诸位大人明察!”

……

大理寺接手了一个案子,案子的来由很简单,所以三个小吏很快就被抓捕归案。只是那些工匠大部分不愿意作证,最后还是秦四的那个同乡出头,这才钉死了那三个小吏。

事情按照现在的看法来说不算大。

可事情的余波却远远未散。

案子刚被敲定,方醒就被招进了宫中。

一进宫方醒见到重臣们都在,就凑到张辅那边,和武勋站在一起。

“是啥事?”

皇帝还没来,大家可以松散些,朱勇低声道:“有人上了奏章。”

方醒无语转过头去,你这说了当没说嘛!

“陛下驾到……”

朱瞻基一来就抛出个题目:“昨日有人上了奏章,说工匠辛苦,可却不得自由,地位也低下,长此以往,必成弊端,诸卿以为如何?”

这事儿工部尚书吴中避无可避,他出班道:“陛下,大明的匠户分为坐班和轮班,那秦四就是轮班,每月上十日工,然后剩下的日子也没人管,尽可做些东西去贩卖。家中还能免一丁的劳役,算下来不差了。”

方醒觉得这份奏章有些古怪,不像是普通官员能上的,他就出班道:“陛下,坐班的工匠报酬少,说句实话,这等条件下很难出现大匠。至于轮班的更惨,那秦四乃是铁匠,四年一班,回去也不知道做个啥,等官府招呼一声,又得带着东西奔赴各方,这一路耗费多少?耽误多少时日?这难道就是不差?”

吴中苦笑道:“兴和伯,这匠户制度从蒙元继承而来,多番改进,已经没办法了。唯一的弊端大概就是路途,各地工匠轮班进京,确实是辛苦了些。”

方醒摇摇头,说道:“不只是辛苦,有的轮班工匠家里离京城远,来一趟家里还得典当东西当路费,几次下来……吴大人,破家了!”

吴中拱拱手,只能苦笑。

匠户制度承袭自蒙元,定型于洪武年,户籍是不能变的,可待遇却可以商榷。

“陛下,如今的工匠管理很是无稽,比如说盔甲厂,上面下了一百套盔甲,逾期不能完成的,差一套就是二十鞭,上限五十鞭。可做好了呢?或是提前做出来了呢?”

方醒的话让人沉思。工匠做不好就责打,可要是做好了呢?

“臣以为大明万千工匠,必然是参差不齐,好的,有天赋的,那就该给多些。差的,混日子的,那就给吃个饱饭,这样才有人愿意倾力而为。”

杨荣摇摇头,说道:“此事说易行难,下面的小吏狡黠,好与不好最后都是他们一张嘴的事。”

“杨大人这话透彻。”

方醒拱手道:“正是这个道理,所以臣想问问诸位,若是取消了匠籍呢?”

呃……

杨荣目光微冷,说道:“取消了匠籍,以后从何处去寻工匠?”

推荐阅读: 《汉乡》 《大王饶命》 《圣墟