当前位置: 淘书看 > 带着仓库到大明 > 第1865章 和太后摊牌

第1865章 和太后摊牌

这是在评价皇帝吗?

殿内的人都垂首,可耳朵却支棱起来,恨不能瞬间长大十倍,把两人之间的谈话,连语气都听的清清楚楚的。

太后微微点头,说道:“皇帝还年轻,你们要尽心辅佐,要注意那些乱臣贼子。大明不能学前宋,皇帝也不是那些软弱的帝王。”

方醒刚进来时见太后没有遣散那些宫女太监,以为太后是忘记了。如今看来,太后分明就是想利用这些人的嘴,把自己的态度表达出去。

别欺负皇帝,否则你们都是乱臣贼子!

太后摆摆手,李斌干咳一声,那些宫女太监悄无声息的出去了。

除去方醒之外,殿内只剩下太后和李斌,还有个在照看端端的嬷嬷。

“皇帝准备怎么处置他的弟弟们?”

太后的语气不善,看来这个问题她和朱瞻基已经有过多次交谈,可朱瞻基的方案并未让她感到满意。

这是皇家的家事啊!

方醒有些尴尬的道:“娘娘,陛下颇重手足情,想来会给殿下们一个好的安排。”

太后似笑非笑的道:“你倒是会为他遮掩,可他的弟弟们在宫中已经没法住了。为了避讳,他们的家越搬越远,都快出皇城了。皇帝还在犹豫,莫不是担心他的弟弟们会造反?”

这话没法接啊!

方醒无奈的道:“娘娘,此事臣也不知。”

“你肯定知道。”

太后语气不善的道:“你经常给他出主意,说说你们准备安置瞻墉他们?是想彻底废除封地吗?”

这个太后成精了啊!

她已经猜到了朱瞻基的心思,可却因为不想把母子关系彻底闹崩,这才通过方醒来试探一二。

这事儿……朱瞻基怕是很为难吧!

方醒硬着头皮说道:“娘娘,封地…..封地的都没啥好结果啊!您看看秦之前的诸国诸侯,那些诸侯不就是分封来的吗!”

太后不依不饶的说道:“可本宫听闻你说……大明糜烂,同族取而代之最好。”

这话也只有太后敢说,方醒几乎想求饶了,他可怜巴巴的抬头瞅了太后一眼,说道:“娘娘,那指的是海外。”

“哦……”

太后的语气变为平淡,说道:“汉王出海就是打头阵?”

这个女人太厉害了啊!

方醒无奈点头:“海外颇大,十个大明都不止,等以后大明慢慢的控制了那些地方,总得要有些能放心的人去看着。”

“你们倒是能折腾!”

看到端端呆呆的看着方醒,太后就把她抱起来,然后说道:“海外是什么样的本官也不知道,不过国家大事总是要谨慎,轻忽不得!”

方醒如蒙大赦的应了,告退时太后淡淡的道:“瞻墉有些闷,瞻墡有些怕。”

方醒楞了一下,然后愁眉苦脸的点点头。

……

朱瞻墉和朱瞻墡都搬到了皇城的角落里,各自一个院子。

两个院子相距不远,方醒到时,被殷勤的迎了进去。

朱瞻墉正在树下练刀,专心致志,以至于都没发现方醒进来。

他的刀法在方醒看来就是……公子哥的刀法,看着好看,但上了战阵接敌之后,他活不过十息。

“你该抛弃这些花哨的东西,实实在在的练习刀法。”

朱瞻墉一刀劈出,然后身形顿了一下,收刀回身。

“见笑了。”

朱瞻墉把长刀丢给太监,然后接过毛巾擦擦汗,问道:“兴和伯今日怎么有空来?”

他的下巴已经多了些短须,稀稀拉拉的,看着好笑。

“你的封地……”

“我不在意封地,新乡那里我也没兴趣,相比之下,我更愿意出去看看外面的世界。”

朱高炽去了之后,朱瞻墉成熟的很快,声音也渐渐的变得低沉起来。

两人没进屋,就站在大树下,听着树叶沙沙作响。

“陛下准备在京城修建王府了。”

方醒隐晦的点了一句。

朱瞻基无所谓的说道:“京城修,那么新乡那边必然就不修了,不过也好,我无功于国,何必为了我去耗费民脂民膏。”

“你倒是有了这个觉悟,襄王如何?”

“他?”

朱瞻墉摇摇头,“他被吓坏了。”

……

方醒见到了朱瞻墡,这位原先温文尔雅的皇子此刻看着有些呆滞。

身边的太监提醒了他一下,他这才起身拱手道:“兴和伯。”

屋子里有些昏暗,朱瞻墡就躲在这阴暗中,手捧着茶杯,但他的手却在微微发颤。

“你心绪不宁?”

“是。”

“为什么?”

朱瞻墡捧着茶杯,目光越过方醒的肩头看向外面,说道:“父皇去的那一刻,得知那些叛逆打着让我登基的旗号那一刻,我的心就乱了。”

方醒喝了一口茶,赞道:“好茶!”

好茶,那就代表着朱瞻基并未亏待他。

朱瞻墡苦笑道:“若是我有那种念头,当时我怎会一直在寝宫里?”

方醒淡淡的道:“没人怀疑你想谋逆。”

“可宫中人的目光都是这个意思!”

朱瞻墡有些激动的低喝道:“那些人都在嘲笑我,嘲笑我不自量力!嘲笑我就是个蠢货!”

“你想多了。”

方醒缓缓的道:“从陛下登基以来,宫中的人没有闲暇去议论这些,而且这也是忌讳。至于自不量力……你倒是坦诚。”

朱瞻墡苦笑道:“我都成这样了,还装什么?”

方醒说道:“京城正在准备修建王府,大概不会很大,也不会奢华。”

朱瞻墡叹息道:“我只想远离京城,哪怕是去缅甸都好,我真是想远离这一切,离的远远的。”

“你有了心魔!”

方醒盯着他说道:“因为你曾经认为自己也可以接过那方玉玺,你在奢望着先帝的遗旨里突然把你的名字写上去。就如同黄俨他们矫诏里的那样,让你成为大明皇帝。”

“你在害怕这个,你怕你的大哥察觉到你的心思,到时候把你给处置了。对吗?”

朱瞻墡麻木的道:“我从未想过谋逆,大哥比我厉害,他登基之后的事我知道不少,皇帝不好做,很难。我知道他晚上睡不好,吃不香,这还是在有了你们的帮助之下,依旧如此……艰难。”

他抬头看了方醒一眼,认真的道:“我不想这个了,你信吗?”

方醒不置可否的道:“你想了也没用。如今宫中皇后和嫔妃都有了身孕,总会有一个是皇子,不管什么意外,我和那些人,忠于大明的人,都会一直延续下去,任何野心都将会被打压,直至那人清醒过来。”

朱瞻墡的身体后仰了一下,然后强笑道:“我只想安然度过此生,看看书,弹弹琴,和人论道。”

“宁王也是这般想的,所以他进了皇城。”方醒淡淡的道:“而且他比你更出色,不说武事,他在文事上的造诣可以当你的师祖而绰绰有余。”

朱瞻墡的眸子一缩,话里就带着怒气:“你莫不是非得要把我逼到角落里才甘心吗?”

方醒随手拿起桌子上的一本书翻看了一下,说道:“很新,说明你看书都不专心。另外,不是我逼你到角落,心中无私天地宽,你心中无私,怕什么?”

方醒说完起身,朱瞻墡哀求道:“我们的话你不会告诉别人吧?”

“我没那么无聊。”

方醒走到门边看着院子,没回身说道:“在我的眼中你只是个半大小子,你的那些想法在我的眼里,在陛下和太后的眼里都无所遁形,所以没什么可以告诉别人的。”

推荐阅读: 《牧神记》 《天道图书馆》 《汉乡