当前位置: 淘书看 > 带着仓库到大明 > 第1860章 成亲,升官,交织

第1860章 成亲,升官,交织

被**了,兄弟姐妹们出手拉一把!求月票!

......

这一日李二毛早早就起了,他父亲早逝,所以大清早的有些茫然。

周氏已经去了牌位前嘀咕,门外有人敲门。

李二毛想着是书院的同窗,可没想到开门后,门外的却是方醒和解缙,以及书院的几名教授。

“二毛,心中忐忑了?哈哈哈哈!”

李二毛赶紧让开,解缙先进来,随后一群学生就涌了进来,嘻嘻哈哈的取笑着李二毛。

“师兄,昨日可有人来铺床了?”

“师兄,新娘子美不美?”

李二毛没好气的道:“吃了早饭没有?”

“吃了吃了。”

岳保国笑嘻嘻的指指李二毛的身上说道:“师兄,赶紧换官服吧。”

“对对对!”

一群学生簇拥着李二毛去了里间。

“多谢了。”

周氏出来相迎,解缙抚须微笑道:“二毛今日大喜,书院就停一日的课,让大家也松散松散。”

解缙回身指着解祯亮说道:“小儿今日充作执事。”

解祯亮拱手道:“学生定当尽力。”

周氏摆手道:“多谢多谢,只是二毛他爹去的早,今日……”

这时李二毛套了官服出来,他近前躬身道:“学生本就一樵夫,蒙恩师不弃,方有今日,恳请恩师今日为学生做主。”

这是要请方醒代了父亲的责任,在今日完成婚礼的程序。

方醒一愣,唏嘘道:“你如今算是成家立业了,你父亲在天之灵想必能得到慰藉,不过今日却是解先生最为德高望重。”

方醒觉得自己大不了李二毛多少,行使这个责任有些不自在。

解缙皱眉道:“当年二毛进城卖柴遇到了你,后来也是这个缘分成了师徒,如何使不得?此事与忠心无关,你就赶紧坐了去。”

解缙不由分说揪着方醒去正厅,边走边说道:“老夫不耐久坐,今日却是做个迎宾还好。”

解缙迎宾,这待遇大抵只有皇帝成亲吧。

方醒端坐正堂,赞礼吕长波说道:“鞠躬!”

师父师父,一日为师,终身为父。

方醒感慨的看着李二毛躬身,想起了那个被豪奴责打的卖柴小子。如今这小子却已经成为了御史,天子夹袋里的人物。

“拜!”

李二毛缓缓跪下,看着方醒,想起了在那个热气球飞天的日子里,那个微笑着的男人。

“兴!”

“拜!”

“兴!”

“平身!”

解祯亮递了杯酒给李二毛,李二毛先洒了些在地上,然后喝了一口。

他把酒杯递给解祯亮,起身走到方醒的身前。

方醒含笑道:“你很好。”

李二毛垂眸道:“多谢恩师照拂。”

方醒点点头,说道:“厘尔内治,往求尔匹。”

李二毛躬身道:“敢不奉命!”

吕长波看着这一幕,想起了自己当初应聘教授之职时的场景,不禁唏嘘不已。

“鞠躬!”

周氏看着儿子长身而立,躬身,然后跪拜……

二毛他爹,咱们的儿子今日要成亲了,你要有孙子了……以后不会断了你的四时祭祀。

她用粗糙的手背擦去泪水,欣慰的看着李二毛起身。

“新娘子在家等着呢!新郎好出发了!”

媒人眉开眼笑的在外面喊道。

方醒出手大方,媒人得了不少好处。所以她盯着那些涌进正堂的学生们,就希望这些年轻人的婚事以后都由自己来做媒。

“师兄,走,去接新娘子了!”

一群学生簇拥着李二毛出去,欢声笑语透出门扉,外面那些等着看热闹,外加想看看有没有喜钱的孩子们都拍手嚷着。

“娶新娘,娶新娘,娶了新娘吃皇粮。小媳妇,小媳妇,明岁娃娃能当户。”

方醒起身走到门口,看着李二毛上马,被书院的学生们簇拥着远去,就笑道:“给这些孩子喜钱。”

辛老七单手托着个小箩筐过来,冲着那些欢喜的孩子喊道:“闪开些,小心砸到头。”

那些孩子让开了一块空地,辛老七把小箩筐猛地向外倾倒。

铜钱雨点般的飞了出去,那些孩子们欢呼着一拥而上,在地上捡钱。

这不是羞辱,而是热闹。如果排队发,那才是羞辱——这是接济!

小孩子的欢乐最为纯净,一群孩子在地上捡钱,欢声笑语,这才是婚礼的气氛。

“爹!爹!”

方醒含笑看着这些孩子捡钱,闻声看去,就看到张淑慧和小白带着三个孩子来了。而无忧跑在最前面,张开双臂朝他笑着。

在后面的是莫愁,她抱着欢欢,抿嘴微笑。

方醒招招手,笑着下了台阶。

“爹!”

无忧低头捡了一枚铜钱,然后跑过来,被方醒一把抱起,拿着铜钱炫耀道:“爹,我捡的钱。”

“好!”

方醒抱着无忧走到莫愁的身前,说道:“欢欢还小,先到里面去,等新人来了再观礼。”

“弟弟!弟弟!”

无忧在方醒的怀里伸手摸摸欢欢的脸蛋,说道:“姨娘,弟弟不说话。”

莫愁笑道:“欢欢还小,说不清。”

“这样啊!”

无忧失望之极,方醒回身对土豆和平安说道:“今日是你们的师兄成亲,你们要帮忙,不许捣乱。”

“是。”

两个孩子小大人般的拱手应了,方醒微微一笑,觉得再过十年,自己也该是要看着儿子成亲了。

一个男子就像是看热闹般的从孩子们中间挤过来,走到方醒的身后低声道:“伯爷,开始了。”

方醒微微点头,说道:“都进去吧。”

……

吃完午饭后,厨子来了,带着三名帮手,在李二毛家的后院处搭建了土灶,然后开始准备酒席。

这场亲事渐渐的进入了高潮……

……

此时的乾清宫中,蹇义在回答着朱瞻基的问题。

“林卜在山西布政使司的左参政上做了五年,上下皆交口称赞,为人刚正不阿,爱民如子……”

蹇义的声音很平稳,没有任何波动:“臣以为他应当可是接任王岳的职位,至于越级与否,请陛下决断。”

左参政直接跃升到左布政使司,这算是跳级了。不过大明从不缺乏跳级,而且林卜还做了五年的左参政,资历是够了。

朱瞻基点点头,蹇义心中一松,正准备回班时,后面有人出班说道:“启禀陛下,臣有话说。”

朱瞻基瞥了一眼,说道:“你可说来。”

“陛下,臣查阅了不少林卜的资料,发现此人在任职左参政时,至少有五人说他贪腐,只是后来查无实据,臣以为当先查验了之后再行升职。”

蹇义愕然,然后出班说道:“人言可畏,但凡五品以上的官员,大多背后就有人说贪腐或是渎职,臣只是按例查了查,并未有证据证实林卜贪腐,臣自然不会提及。”

于谦昂首道:“蹇大人,按察使司并未就此有结论,臣以为江西按察使司渎职!”

按察使司的权利不小,只是渐渐被布政使侵夺腐蚀,可基本的监察工作却不能丢弃。

今日是商讨各地空缺的职位,吏部是主角,所以作为吏科给事中,于谦出现在了朝堂上。

推荐阅读: 《牧神记》 《天道图书馆》 《汉乡