当前位置: 淘书看 > 带着仓库到大明 > 第1858章 锦衣卫内的倾轧,暴发户到来

第1858章 锦衣卫内的倾轧,暴发户到来

本月倒数第二天,咱们还在月票榜第十名,距离第九名差一百多票,求票啊!感谢!!!

......

“还不想成家吗?”

沈阳依旧是那模样,能吓坏小孩子的模样。而张开嘴说话时,缺了一颗门牙的地方让人看了觉得阴森森的。

“不,下官……”

“你还在想着她。”

方醒盯着他,认真的说道:“既然喜欢她,那人也待她不好,那就去把她抢回来!”

沈阳的脸颊一下就松弛了下去,眸色黯淡,整个人看着颓废而忧郁。

“你在害怕什么?”

这里是锦衣卫,沈阳的房间里,周围静悄悄的。

“你……你为国效力不惜命,陛下那里对你的印象颇好。锦衣卫,我认为迟早是你来掌管,可我却又希望你能脱离这里,哪怕做个生意人,每日守着自己的家,我想你应该喜欢这样的日子。”

沈阳茫然的看着地面,方醒突然有些不忍,他轻声说道:“你若是愿意,我可以去陛下那边为你说项,让你脱离锦衣卫。”

沈阳摇摇头,“伯爷,进了锦衣卫,身上的味道永远都洗不去。出了锦衣卫,那就是落水狗,下官想娶她,堂堂正正的把她抬进家中……”

“那你还在犹豫什么?”方醒盯着他问道,他觉得沈阳这个性子过于优柔寡断,在别处还好说,可在锦衣卫里却有些麻烦。

“下官……不知道。”

方醒起身走了,沈阳呆呆的坐在那里,任由光线从头部缓缓移动到肩部。

时光流逝,沈阳的房间里突然传出了一声咆哮。

“来人!”

刚才静悄悄的四周马上传来了脚步声。

沈阳起身推开门,眯眼看着阳光,说道:“去查钱亮。”

“是,大人!”

“还有。”沈阳淡淡的道:“盯着吏部和蹇义,及时来报。”

“大人……”

米泉犹豫了一下,说道:“大人,此事必须要有陛下的同意,否则……”

台阶下面站着十多名锦衣卫,这些人的神色振奋,他们希望沈阳能带着锦衣卫走出纪纲后的迷茫和冷清。

沈阳冷冷的道:“照做就是,有事本官担着!”

“是!”

米泉大声应诺。

沈阳想起了方醒先前的话,知道这事皇帝必然是装作不知道,任由方醒和蹇义暗战。

这是道统之战,也是立场之战!

可儒家宛如大明的经脉,小小的知行书院如何会是对手?

沈阳目光阴郁的去找赛哈智。

“大人,下官有事禀告。”

赛哈智依旧是一副睡不醒的模样,闻言他听都不听沈阳的后续禀告,懒洋洋的道:“你自去。”

沈阳拱手,转身离去。

赛哈智的眼睛陡然睁开,看着沈阳大步出去的背影,冷冷的一笑。

“掺和这些事情就是纪纲第二,你以为那些文官是吃素的吗?本官看你以后怎么死!”

……

“此事你少掺和行不行?”

解缙有些头痛,他指着方醒说道:“你私自调动锦衣卫去查蹇义,以后不管成败,陛下那边要动你,这随时都是你的大罪之一。你多想想土豆他们吧,好歹收敛些。”

两人走在庄子里,临近中秋,庄户们出去采买回来,三三两两的,见到两人都拱手行礼。

“我喜欢这种生活,若是可以,我愿意退下来,和妻儿一起在方家庄里悠闲的度日。”

方醒摸摸一个孩子的头顶,两人继续前行。

“蹇义想当大闸,挡住知行书院前进的大闸,我岂能示弱?”

方醒的眉间多了自信:“我就一句话,凭什么不许科学子弟堂堂正正的出仕?他蹇义这是昧着良心做事,也不知道可曾会有一丝内疚。”

“你小看了蹇义,他不会内疚。”

解缙得意的道:“想做重臣,做高官,首先得把善良给收起来,眼中只有目的,其余的只是你说的炮灰罢了。”

“你想怎么办?直接打上门去?你最擅长这个,蹇义可打不过你。”

方醒笑了笑,“不会。”

……

李二毛的婚礼在有条不紊的推进着,张淑慧已经接管了流程。

“女方家的人到了没有?”

张淑慧这几天忙得不可开交,原先她和小白配合默契,把方家的事情打理的井井有条,无需方醒过问。

可李二毛家却有些头痛,关键是新娘子的家人!

方杰伦这几天也过来帮忙,他苦着脸说道:“夫人,说是快进城了,可这都多久了,还没见人。”

李二毛的母亲在边上搓着手,一脸的歉疚。她的能力和见识不足以支撑这么一场婚事,只得尽量打打下手。

张淑慧柳眉倒竖,说道:“叫人去催催,这明日就要成亲了,女方的家人不到算是什么事?”

方杰伦应了,出去就找了家丁去寻摸。

……

北平城外,几辆牛车堵在中间,边上十余人在冲着城墙指指点点的,一脸的震撼。

“汉人的城池好厉害,咱们肯定打不过,还是那个毛说的对,好好的过日子,跟着陛下走。”

说话的男子穿着一身丝绸衣服,黑黝黝的脸上全是得意。

“我女婿可是大明的官,以后咱们在那边谁敢惹?哈哈哈哈!”

这些人和牛车堵住了道路,城门那边来了个军士,皱眉说道:“哪来的?”

男子仰头说道:“他说什么?”

车队中出来一个男子,他堆笑道:“大人,这是云南的土司元花,他们这是来嫁女儿。”

军士头痛的道:“文书何在?”

从云南到京城,没有文书的话,半路早就被巡检司给抓进去收拾了。

男子摸出文书递过去,说道:“他女婿是御史,还说是什么伯的学生。”

军士看了文书,皱眉道:“最近城中准备成亲的御史就是李二毛李大人,可他是兴和伯的学生,难道还真是这个?”

李二毛准备娶一个土司女儿的事早就成了北平城中的谈资,军士看着元花那暴发户的模样,心中已经确定了大半。

“进去吧,地方可知道?哦!好像是明日成亲,你们顺着问就能找到地方。”

“哈哈哈哈!”

元花走过来,伸手就是一块银子,军士眼中闪过喜色,却退后道:“别这样啊!贿赂,你这是贿赂,来人,有人贿赂,肯定有违禁的东西。”

在元二娘跟着李二毛走了之后,元花就开始学习汉话,所以一听军士的话,他就瞪眼道:“我女婿是御史,你们来试试。”

通译摆手道:“这不是贿赂,在云南那边,这就是见面礼,对,就是见面礼。”

见面礼?

赶来的小旗官觉得自己嫉妒了,他在嫉妒着去了云南的那些人。

“搜查!”

这时城门内出来一骑,见到牛车就驱马缓缓过来。

“可是元花大人?”

元花闻声看去,点头道:“你是谁?”

“夫人一直在问女方的人到了哪,元花大人,快进城吧,新娘子都快把那家客栈给拆了!”

元花一听就板着脸,干咳一声说道:“来了来了,我女儿可好?那个毛可欺负了她?那本官今日要割了他,然后关在寨子里,每日服侍我的女儿。”

啧!

有这等岳父,方五开始为李二毛头痛了。

小旗官认得方五,就过去问了问,然后带着人随意查了一下几辆牛车,就面无人色的退回了城门处。

随着牛车进城,小旗官喃喃的道:“我去特么的!这位御史可是找了个有钱的媳妇啊!这御史还做的下去?”

推荐阅读: 《牧神记》 《天道图书馆》 《汉乡