当前位置: 淘书看 > 带着仓库到大明 > 第1855章 我保定皇后了

第1855章 我保定皇后了

最后三天求月票,努力稳住月票榜第十名的位置!

......

等方醒得知当时的情况后,不禁也夸奖了张淑慧。

“这事当时就得决断,别怕她。一个是皇后,一个是嫔妃,哪怕她是贵妃,除非是陛下彻底的偏心了,想废掉皇后,否则皇后天生就能压她一头!”

张淑慧后怕的道:“幸好及时发现了,不然皇后这下可是有嘴都说不清,到时候妾身的罪过可就大了。”

方醒握着她的手安慰道:“所以说这后宫之中也和官场沙场一个道理,堂堂正正之师,能靠实力碾压的,那就别去弄手段,王者无敌嘛!”

张淑慧挣脱出手来,嗔道:“夫君可别胡说,王者无敌那可是陛下。”

“两个女人有孕,这国本总算是稳固了,朝中那些人也不知道是该欢喜还是该沮丧,好事,叫人弄菜,今晚喝一杯!”

不管孙贵妃是如何的不得方醒一家子的心,可国本稳固,就意味着大明的未来可期。

……

“国本稳固,可贺可喜,可那个孙贵妃……德华,你掺和的太深了。”

张辅难得来,一来就有些不满的说道:“皇后固然有些软弱,可那是宫中之事,除非是皇后诞下了麟儿,否则你这就是在孤注一掷,以后若是有变,你一家的麻烦可就大了!”

方醒微笑道:“大哥,这人讲究缘分,皇后是我当初去为太孙相看的,我做的保。若是皇后心机多也就罢了,可皇后就是个单纯的人,这样的人,我认为是适合陛下的。”

“孙贵妃……她和陛下少小相识,可缘分就是这样。”

方醒说道:“这是皇后,若是当初文皇帝没有选中当今皇后,那么陛下的后宫如何,说实话我没什么兴趣去知道,这就是缘分,我保定她了!”

张辅苦笑道:“陛下会慢慢成熟,到时候你这就是犯忌讳。收手吧,你文武双全,不管是谁的孩子登基,只要你安分守己,没人敢动你。”

方醒微微一笑,说道:“我怕这些吗?不,大哥,我从不怕这个。人一旦生了不该有的心思,养出来的孩子就不正。这是大明,它的继承人必须是要有眼光,必须要……能压住群臣,否则目前这大好局面就会毁之一旦。”

“大哥,我不是在危言耸听。大明目前的顶尖重臣你也看到了,以后若是没有控制,只会一代不如一代,到时候一切都将重归乌有,而这恰好是我所不愿看到的。”

方醒想起了朱瞻基的那个儿子,不禁轻蔑的摇摇头。

“我不会惧怕这些,陛下若是要一意孤行,我自然会和他拳脚相见。”

“你打不过他。”

张辅悠悠的道:“陛下从小就跟着文皇帝操练,你不是对手。”

方醒笑道:“好吧,不过总是能吓住他。”

……

宫中同时有两位女人怀孕,这个消息传出去就引发了奏章热。

无数庆贺的奏章飞进皇宫,京城附近的官员最是热情。

——臣治下郊野有麒麟现身!

——夜有星宿大放光明,一城皆惊!

——河中有大龟浮沉,其背有龙纹!

……

帝国即将有继承人出生,这一点大家都深信不疑。

就在这万众欢呼的时刻,方醒独自走在进宫的路上。

“你想去说什么?”

孙祥穿着便衣,就像是个慈眉善目的小老头跟了上来。

“我媳妇做的事,我这个做丈夫的总得去兜底。”

“可陛下并不知道。”

“不,不管他知不知道,此事我都不会瞒着他,我也无需瞒着他。”

“你不怕陛下和你生分了吗?”

出于职业的本能,孙祥对方醒是越发的感兴趣了。

别人遇到这等事拼命遮掩都来不及,这位倒好,居然要主动去坦白。

“不说才是生分了。”

方醒回身,皱眉看着孙祥,说道:“孙公公,你这模样……真有些佛性了。”

孙祥笑道:“咱家就当这是夸奖了。没错,咱家现在一心向佛,若非是身体残缺,咱家都想找座寺庙去出家了。”

方醒点头道:“佛法无边。只有心中有佛,哪里都是修行场。遁入清净地,那只是内心不坚定的表现。”

孙祥微笑道:“兴和伯此言大善,心中有佛,处处皆是清净地!”

方醒一路到了宫外请见,却迟迟不见有人来。正当他怀疑朱瞻基是不是生气了的时候,就看到了沈石头和贾全,两人的中间却有个便衣男子,而且还低着头。

三人渐渐走近,方醒微微摇头,低声道:“你怎么想着出来了?”

“宫中憋闷,自从她们有了身孕之后,那些女人都快要把朕……我给逼疯了,处处都有女人出现。”

想到朱瞻基走在后宫里,不时从大树后、花丛中、拐角处……猛地窜出一个娇羞的美人,这里弹琴,那里饮食作画……

“我对此表示深切的同情。”

两人一同出了皇城,朱瞻基饶有兴趣的看着街上的行人,特别是那些商铺,更是他关注的焦点。

“今年商税估摸着会有不少增长,夏元吉已经喜翻了,大笔一挥,居然主动拨了钱给宫中修缮。”

朱瞻基显得有些得意,这是他很少流露出的情绪。

大明的商税在渐渐推进中,按照夏元吉的说法,目前根本就没有收完,不少人依旧处于逃税状态。

方醒深信以大明目前的发展势头,商税将会渐渐的成为户部的主要财源。

朱瞻基有些惆怅的道:“士绅掌控住了下面,我本想试试,想用增加官吏的手段来逐渐夺回那些权利,可……群臣皆反对。”

“他们不是为了反对而反对,而是害怕你激怒了那些人,到时候你这个皇帝大概就会成为史上最不欢迎的皇帝,政令所到之处,无人应和。”

方醒看到了卖酸汤的,这种酸汤是近期才有人弄出来的,用泡菜加水一起煮。夏天喝一碗冷的酸汤,整个人就像是刚去了一趟冰库,浑身舒爽。

而冬天来一碗滚烫的酸汤,保准让你出一头汗,然后胃口大开。

方醒食指大动,用肩膀顶顶朱瞻基,然后下巴朝着那个摊子摆摆,说道:“喝一碗去?”

朱瞻基也有些馋了,就点点头,然后一行人就把小摊给围住了。

皇宫中什么都有,可经过几道程序之后,送来的饭菜让朱瞻基有些怀念第一鲜的美食。

喝了酸汤,两人继续在街上漫步。

“这一步不能急,首先要增加的是机构,也就是官位。”

朱瞻基点点头,“这是个好主意,弄个新职务丢在那里,开始含糊职权,等有了机会再慢慢的伸手,慢慢的蚕食……帝王做到这个份上,我也是够窝囊的了。”

方醒看看左右,说道:“这事和皇帝没关系,只是利益纷争而已。皇帝再厉害,可你看看秦皇汉武,唐宗宋祖,他们也有憋屈的时候,有的比你还憋屈,所以施政是个技术活,你得悠着点。”

推荐阅读: 《圣墟》 《三寸人间