当前位置: 淘书看 > 带着仓库到大明 > 第1852章 一朝天子一朝臣

第1852章 一朝天子一朝臣

朱瞻基摸摸端端的头顶笑道:“好,父皇今日也在你皇祖母这里吃饭。”

“好啊!”

端端返身扑进了太后的怀里,仰头问道:“皇祖母,晚饭咱们吃大锅吧?”

大锅就是火锅,太后搂着她,笑的眼睛都眯住了,没口的答应道:“好好好!你去把你婉婉姑姑给请来,咱们一起吃。”

端端欢喜的被嬷嬷牵着去了,太后叫人给朱瞻基泡茶,随口问道:“看你面色不好,可是有事?”

朱瞻基遇到难决之事就喜欢来太后这里坐坐,哪怕是不说出来,也能轻松些。

“母后,汉王叔想出海。”

太后没有惊讶,她把玩着一颗玻珠,缓缓的道:“你是皇帝,你汉王叔就是个浑人,若是没有人怂恿,他多半不会生出那等心思,所以你自己看着办吧,只是却要小心那些亲戚,他们可是最善于鼓噪闹腾。”

朱瞻基微笑道:“汉王叔是有些混不吝,不过今日他在朝堂上骂了群臣,倒是让儿臣好生畅快。”

太后讶然道:“他还能这样?也是,他的脾气就是这般,什么都藏不住。当年亏了兴和伯点醒他,不然你北上时……”

想起自己北上继位时遇到的截杀,朱瞻基说道:“宗室之中,胆小的有,野心勃勃的有,如汉王叔这等实在的却是一个皆无,所以……儿臣看到他如同困兽般的在煎熬,就想着让他跟着郑和出海去散散心。”

太后把玻珠放回去,然后轻轻一抹,格子里的玻珠纷纷滚动着。

“你自己拿主意,不过祖宗成法就在那里,到时候怕是消停不了。”

朱瞻基淡淡的道:“所谓的祖宗成法,对他们心意的就是祖宗成法,不对他们心意的自然可以视而不见。儿臣如今算是看明白了,这些人要用,但也要经常敲打,今日汉王叔这一下正当其时。”

太后缓缓转头,然后看着他,欣慰的道:“你有了你皇爷爷的模样了,这才是帝王。”

……

“汉王可惜了。”

解缙唏嘘道:“当年他可是勇冠三军的悍将,若非是藩王,早已战功显赫,可惜了啊!”

方醒也是有些感慨,说道:“我怂恿了他一下,等他在朝中这么一闹腾,陛下那边自然会觉得这么一位悍将被憋在家中不得伸展的坏处。”

朱高煦喝了酒,那肯定是会去闹腾一番,想想朝中那帮子谦谦君子面对着这么一位不讲道理的藩王时的苦恼,方醒就不厚道的笑了笑。

解缙也在想着那个场景,然后说道:“老夫幸好不在朝中……”

“那些学生陆陆续续的回来了,具体安置却是绕不过吏部,陛下那边也不好直接开口,你准备怎么弄?”

解缙有些担忧,蹇义这人的性格四平八稳,又是老吏部,很难撼动。

方醒淡淡的道:“此事不在于我和他,而在于陛下和他,新旧事务的碰撞,蹇义保守与否,这事关乎到以后大明的官场变化,你死我活。蹇义是站中间,还是……要倾力一击,陛下与我将拭目以待。”

……

蹇义依旧如常的在户部工作,交代事情也不见异常。

可细心的人却发现这位大人的字陡然变得有些……锋芒毕露!

“大人,此事如何办理?”

李芬拿着一份名单,愁眉苦脸的问道。

蹇义淡淡的道:“他不肯走私下的门道,这就是示人以清,想堂堂正正的与名教子弟争夺官职,这是正道,亦是邪路。这是谁给的?”

李芬指指宫中说道:“是俞佳给的。”

蹇义捂额叹道:“这是陛下的态度,一切公开。可本官却宁可这些学生被私下安置……这个头……不好开啊!”

李芬苦着脸道:“谁说不是呢!不过是几十号人,若是私下安置,咱们吏部睁只眼闭只眼罢了,可陛下来这么一出,就是在给书院的学生们撑腰,和国子监一个模样了。”

蹇义双手平摊放在桌子上,说道:“他们是小吏,而国子监出来……以前还有直接做到知府的。”

李芬小心翼翼的问道:‘大人,那么……这个是否给办了……’

双手摩挲着桌面,蹇义仔细看着,那些木纹仿佛蕴含着天地大道,让他沉迷。

李芬悚然而惊,就把名册放在桌子边上,可想了想,他又拿起名册,悄然出去。

“知我者谅我,不知者……罪我……”

低沉的声音在室内回荡着,一阵秋风吹来,窗棂瑟瑟震响。

蹇义看看窗棂,微微一笑。玻璃出来之后,皇宫首先装了不少,各部也装了不少,可他却拒绝了。

……

朱瞻基让俞佳把名册递给户部,他自觉此举并无不妥,可一直等到下衙的时间到了,依旧没有户部的消息。

“蹇义这是铁了心了?”

朱瞻基面色阴沉,俞佳在下面大气都不敢出。

“传了孙祥来。”

俞佳心中一惊,低头出去。

等孙祥来了,朱瞻基劈头问道:“蹇义和谁勾结了?”

孙祥心中发蒙,想了想,没敢胡说:“陛下,蹇大人算是中正的一个人,历来不群不党,奴婢的人观察良久,并未有这方面的发现。”

朱瞻基冷冷的道:“最近都没人找他商议事情?”

这话让孙祥为难了,他说道:“陛下,找蹇大人的有不少,只是……辅政学士中没有,六部尚书也没有。”

朱瞻基气急,指着外面喝道:“滚!”

孙祥灰溜溜的走了,回到东厂,他叫来了安纶。

“公公,这是为何?”

安纶看到孙祥面色灰败,以为他是生病了,就想去找郎中。

孙祥摆摆手,欣慰的道:“你倒是个重情的,咱家没病,只是……陛下越发的看咱家不顺眼了,你多留意,若是咱家被赶出去,你……要多看看。”

这几乎是在暗示安纶赶紧去跑官!

安纶心中一惊,说道:“公公,您可没有结党啊!”

锦衣卫指挥使为何会死的多?不外乎就是结党谋私。

而孙祥外号孙佛,在东厂内也不管具体的事务,结党和他根本不沾边。

孙祥拨动着手中的佛珠,渐渐平静下来。

“这不是结党不结党的事,而是……一朝天子一朝臣啊!”

孙祥心中有些悲凉,他指指宫中说道:“你的对手不在东厂,而在宫中,近日有机会你就进宫,多在陛下的面前露露面。”

安纶心中不安,回到自己的地方后,就找了个番子问话。

“礼部如今是胡大人当政,闫大人可有怨言?”

东厂承担着窥探百官的重任,安纶这个问题再正常不过了。

番子说道:“公公,开始下面的兄弟就说闫大建会有怨言,可后来观察了一段时日,这人还是笑眯眯的,和胡大人相处的也不错。”

安纶点点头,欣慰的道:“这就好啊!不过文官大多是笑面虎,所以还得要盯着他。”

推荐阅读: 《一念永恒》 《飞剑问道》 《牧神记