当前位置: 淘书看 > 带着仓库到大明 > 第1849章 召唤

第1849章 召唤

蹇义居然被于谦给逼得进宫去给皇帝备案,这事儿不知道被谁给传了出去。

蹇义当然是恼怒的,可却无法否认。

李芬是不敢,也不会泄露出去,那么就只有于谦。

他稍微调查了一下,就得知于谦后来去了李二毛家,而方醒当时就在那里。

方醒想干什么?

蹇义压住火气想了想,李芬急于撇清责任,就分析道:“大人,别忘了那些科学子弟,他们可是有着天子门生的名头。马苏李二毛都出仕了,可大部分人却在四处奔波,到处传播科学。

您想想,兴和伯是不是顺水推舟,想先警告您一下,等以后那些学生走上仕途……”

蹇义面无表情的道:“科学就是急功近利之学,从里面出来的人如何能用?你看看那个李二毛,居然准备娶一个土司之女,不知廉耻!”

李芬赔笑道:“是啊!那李二毛第一次弹劾居然就是进谏陛下,这是想一举成名呢!哎!这等一心想博取名声之辈,我辈自然是不屑于与其为伍。”

蹇义摇摇头,目光深沉。

……

“德华,那些学生们都在外不少时日了,你难道想让他们专门弄这个?”

解缙觉得书院的学生们该开始出仕了,趁着朱瞻基登基的机会,赶紧分散到各处去。

“不急。”

方醒弄了两杯果汁,递了一杯给解缙,然后坐下说道:“越是这种时候就越要谨慎,风头太过不是好事。”

书房里,方醒的声音慢悠悠的。

“其实我更看重的是那些自学的科学子弟,他们人数多,基数大,脱颖而出自然不是问题。”

解缙喝了一口果汁,砸吧一下嘴,说道:“可那些学生却不是棋子,任由你搬动而毫无怨言。你得知道,人这一辈子都想要干成点什么,比如说老夫,当年就想权柄大明,那些学生在想些什么你可知道吗?”

“他们也有自己的抱负,如今他们干的比县里的教授,不,比那些乡下的私塾先生都不如,还要干多久?”

这个事情解缙憋了许久,一打开话闸就止不住了。

“你别老想着人就该无私,科学是很不错,为了科学而四处奔波也没错,可总得有个头吧?若是有人懈怠了,到时候就会蔓延开来,那就是内患啊!”

“换人吧,一批批的换,你去找陛下请示一下,看看是不是现在就能授官。”

方醒苦笑道:“我没忘记他们的前途,只是……”

“你在担心会惹出麻烦?”

解缙鄙夷的道:“那就放下去,放到各处去,做小吏也好,有你盯着,只要做得好,自然有升迁的机会。”

“朱芳那边有那么多东西都只能握着,你还想等什么?”

解缙告诫道:“别用你的理想去禁锢那些学生,那就是另一个儒家!”

方醒起身,躬身受教。

……

“要记住公式,多做习题,这样你们的印象才深刻。”

一间土屋里,上面是焦取仁,下面坐着二十余人。

黑板是他带来的,可时间久了,加上宣府寒冷,居然裂开了一条缝隙,写到那里时很艰难,不小心粉笔就会被折断。

这边的条件不大好,在他们刚到时,那些军户人家都很冷漠。

军户是世袭,学了这个科学能有啥用?难道还能脱了这身衣服?

于是焦取仁和同行的黄斌一家家去做工作,甚至还说取消军户户籍早就开始试点了,此时不学习,等以后没了军户的户籍,难道就让孩子们去种地?

这些话被人传了出去,甚至有人去总兵府找熟人求证,结果居然得到了证实。

于是小课堂就在宣府安家落户了。

宣府也有儒学学堂,甚至还有自己的武学,对于科学这个第三者插足,他们从开始到现在都是在嘲笑着。

下面的学生们穿的有些破烂,但好歹脸上和手上干干净净的。这是焦取仁的要求,饭前便后洗手,每天早晚洗脸漱口。

这是个发展和落后并存的时代,在出来的这段时间里,焦取仁对方醒的这句话深以为然。

“焦先生,这道题怎么做?”

下面有学生举手,焦取仁下去看了看,然后给他讲解了思路。

一堂课下来,学生们出去课间玩耍,焦取仁也在外面散步。

这是一个小院子,焦取仁用书院给的钱租了下来,而黄斌离他有一百多里地。

院子里很干净,焦取仁看看灰扑扑的几间土屋,觉得把这里买下来也不错,然后修建成砖瓦房,作为科学在这里的课堂。

……

放学后,焦取仁把学生们送到外面,准备去买些菜回来做饭。

两个穿着儒衫的男子从前方走来,见到焦取仁和学生们,就嗤笑道:“今日又学了什么?难道是学了怎么去建房子?哈哈哈哈!”

当初为了让学生们感受到到科学的博大精深,焦取仁就简单的说了房屋的构架,以及受力的关系。

结果学生们一回家就去显摆,就被传了出去。

儒家自然是不会学这个的,而且鄙夷这种下等人的学问。

几个学生不忿,就回击道:“你们连房子都不知道是怎么盖的,丢人!”

一个儒生不屑的摇头道:“建房子自然有工匠,我辈上报效君王,下安定黎庶。日后我家建房子,自然会去找你们。”

焦取仁皱眉道:“建房子也不丢人,能自己养活自己更不丢人,总比整日摇头晃脑的,却五谷不分的强,好了,都回去吃饭吧。”

几个儒生看着那些学生行礼,心中总觉得不得劲。

宣府不同于北平,这里大多数是军户,因为户籍的原因,大家崇尚的还是实用之学。

就像是焦取仁所说的,能建造房子也是一种养活自己的方式,在宣府不丢人。

焦取仁回身,看到一匹马从前方而来。

“五哥!”

焦取仁纳闷的看着方五下马,就问道:“五哥,可是山长有交代吗?”

方五看了一眼那几个儒生,说道:“老爷让你回去,马上!”

“可是有事吗?可这些学生怎么办?”

“老爷让你们出仕,至于学生,会有人来接替你,你赶紧收拾收拾就回去,我还得要去通知其他人。”

方五打马从前面穿过去,焦取仁呆呆的站在原地,喃喃的道:“出仕了……”

学以致用,在当今的氛围下,为官自然是验证自己所学的终极目标。

“出仕?”

那几个儒生回身看看远去的方五,有人就酸溜溜的说道:“这是要靠着兴和伯的关系进官场吧?”

这话辱及方醒,焦取仁淡淡的道:“我会的东西你不会,你会的东西我不屑学,大家各走各的道,下次再说这样的话,打你一顿都算是轻的。”

推荐阅读: 《圣墟》 《三寸人间