当前位置: 淘书看 > 带着仓库到大明 > 第1842章 为你撑腰

第1842章 为你撑腰

方醒回到家就没再管那事,只是陪着家人,特别是无忧,午睡起来后已经念叨了好几次出游了。

“爹,出去玩吧……”

方醒坐在屋檐下,无忧趴在他的大腿上,偏着脑袋,不时的重复一次。

“过几日就出去。”

方醒摸摸她的脸蛋,随口敷衍道。

现在他不好出游,免得外面说他‘畏罪潜逃’。

秋天是个收获的季节,张淑慧和小白都忙的不行,所以带无忧的重任就落在了方醒的身上。

小孩子对外界和未知的好奇心是不可抑制的,当无忧再次求了一遍之后,方醒无奈的道:“好,爹带你进城。”

“好啊好啊!”

……

方醒打死吕震的消息早就被传的沸沸扬扬的,所以当他骑马带着无忧到了城门前时,无数目光都集中过来。

方醒下马,右手扶着马上的无忧,就在这些注视下进了城门。

一路缓缓而行,无忧在马背上坐不稳,幸而方醒的这匹战马通灵性,所以很是稳当,加上方醒扶着,这才没落马。

“爹,那是好吃的!”

“爹,有点心,点心!”

这一路洒满了无忧的惊叹和欢笑,直至到了神仙居。

北平的神仙居开的已经有一段时间了,由于开业时方醒不在,所以张淑慧当时只是让方杰伦和两个家丁来镇场子。

方醒把无忧抱下马,伙计不认识他,以为是来用餐的,就说道:“实在是对不住了,客人来早了些,小店的厨子歇息了。”

方醒笑了笑,这时里面出来了要弟,她欢喜的道:“伯爷来了?小姐在后面带少爷呢。”

“欢欢好吗?”

方醒把无忧抱下来问道。

“少爷的身子骨健壮,前段时日才请了个郎中来看,说是照这般下去,少爷以后……”

方醒牵着无忧进去,对面一家酒楼出来一个男子,他冲着这边喊道:“要弟,那是谁?”

方杰伦曾经在这里冒过泡,当时两个家丁看着也是凶神恶煞的,所以这边的同行有些摸不清神仙居的底细,就没敢造次。

要弟回身骂道:“关你屁事!”

男子呵呵的笑道:“要弟,你那嘴小心哪日惹祸上身。”

虽然有些忌惮神仙居,可同行是冤家这话从来都不会错。

这些同行早就把神仙居的人查了个清楚:老板也就是一个带孩子的妇人罢了!

今儿这个带着女娃来的男子是谁?

被晒黑的方醒根本就不知道自己在被人揣测着身份,他带着无忧一路到了后面,正好莫愁抱着欢欢在院子里,母子俩咿咿呀呀的在教说话。

“是弟弟!”

无忧一声喊惊动了莫愁,她回身看到是方醒和无忧,就迎上来道:“老爷辛苦。”

方醒接过欢欢,说道:“不算辛苦,你一个人在这里才是不容易,过几日我来这边住两天。”

莫愁羞赧的道:“无忧在呢。”

无忧正好奇的看着欢欢,等方醒蹲下来后,她摸摸欢欢的脸蛋,说道:“弟弟好玩。”

“嗯,是弟弟,无忧是姐姐。不过弟弟可不是玩的,等长大了无忧得学会照顾弟弟。”

无忧认真的点点头,莫愁知道方醒这是在为欢欢的未来铺垫,不禁就有些痴了。

小妾的孩子在大家族里多半是没什么地位的,可方醒早就说过,对于欢欢他也有安排,这就是担当。

欢欢咿咿吖吖了半晌,看着像是要哭了,方醒赶紧抱着他进去,然后问道:“可有人捣乱?”

莫愁摇头道:“没有,开业那日杰伦叔带着家丁来了,那几家都派人来看到了,倒是没人敢捣乱。”

莫愁不是深闺小姐,她小时候就跟着父亲从金陵一路去了交趾,在那里辛辛苦苦的维持着客栈的生意,若非是方醒,她此生只能呆在交趾。

所以她对那些市井手段不算陌生。

“无忧叫姨娘。”

“姨娘。”

无忧清脆的叫了,无忧微笑着拿了块木雕小兔给了她做礼物。

“这是妾身自己雕刻的,老爷别嫌简陋。”

无忧正欢喜的把玩着小兔,方醒说道:“自家人,无需弄那些虚头巴脑的。”

莫愁温婉的点点头,她不缺钱,送玉佩也使得。可她却摸不清张淑慧和小白的意思,所以谨慎些最好。

“别想太多,秉承本心而行就是了。”

方醒看看这间屋子,说道:“回头弄一面大镜子过来,不过记得别给孩子照。”

莫愁点头应了,她上次在方家庄见到了那个落地镜,觉得真的是至宝。

“那玩意儿对咱们来说不值钱,别心疼。”

玻璃镜子目前是在采取饥饿营销的策略,每年可以为方家和朱瞻基带来不少利润,算是个小聚宝盆。

“伯爷,外面来了个叫做沈阳的人。”

要弟在门外说道。

沈阳?

方醒抱着欢欢起身,说道:“你在这里,我带着欢欢去看看。”

莫愁起身点头,面色微红。

这是要给她撑腰的意思,也是对外宣告这家女掌柜是他方某人的女人。

……

大堂里有几个男子正坐在边上,不时打量着站在中间的沈阳。

“这人看着就像是个……凶人,莫愁从哪认识的他?啧啧!我看这个神仙居怕是长不了。”

神仙居开业不久,这些同行的生意被抢走了不少,羡慕嫉妒恨自然是免不了的。若不是还没摸清莫愁的底细,怕是各种手段都要出来了。

沈阳脸上的那道疤痕看着和那些悍匪差不多,他听着身后的嘀咕,就说道:“别给自己惹祸!以后离神仙居远一些。”

那几人一听就不乐意了,一个吊梢眉的掌柜冷笑道:“你是哪的?怎么看着有些像是塞外的人啊?”

沈阳没应,掌柜就得意的道:“莫不是犯了事,来这里寻求庇护的?那咱们可得去找五城兵马司的人说说……”

这些人的眼睛最毒,从沈阳先前进来时走路的姿势,判定他是经常骑马的。

而沈阳先前说话的时候,有个眼睛好的发现他缺了颗门牙,就认为沈阳不是好人。

“看你穿着讲究,为何不去补牙?”

大明的补牙行业已经有些小发达了,有点钱的人掉牙都会去重新弄一颗,而沈阳虽然是便衣,衣料却不错,居然没去补牙……

“爹,我要抱弟弟!”

一声叫嚷后,方醒抱着欢欢出来了,无忧跟在身边,不时跳着想看看欢欢。

“见过伯爷!”

方醒点点头,问道:“何事?”

要弟过来上茶,沈阳摆手道:“下官马上就走,不麻烦了。”

伯爷?

下官?

那个几个掌柜马上起身,准备开溜。

方醒瞟了他们一眼,问道:“你等来此何事?”

几个掌柜赶紧拱手道:“伯爷,小的们只是想来此吃饭,对,吃饭。”

方醒皱眉道:“吃饭就吃饭,少在本伯的面前弄鬼。”

要弟恨恨的道:“伯爷,他们整日就盯着咱们这里,一看就是想使坏。”

方醒的面色变冷,盯着这几人说道:“这是吃饱了没事干了吗?滚!”

几个掌柜赶紧跑了,到了外面,其中一个人想了想,恍然大悟道:“那是兴和伯啊!”

“兴和伯爱女如命,那个女娃……你们想想是不是?”

几个人面面相觑,然后冷汗慢慢的流淌下来。

“差点犯下大错……幸好幸好!”

那个吊梢眉的掌柜唏嘘道:“没想到那个女掌柜居然是兴和伯的女人,咱们算是孤陋寡闻了啊!”

这时辛老七走过来,喝道:“报上自己的姓名和店铺。”

“大人……”

尼玛!咋就忘记了那人号称是宽宏大量呢?!

推荐阅读: 《大王饶命》 《圣墟》 《三寸人间