当前位置: 淘书看 > 带着仓库到大明 > 第1840章 偏心的皇帝

第1840章 偏心的皇帝

在朱高炽驾崩时,有人说朱瞻基会限制方醒,暂时压住他,稳住朝政。

这是从方醒的仇人遍天下的角度的研判。

只有压制住方醒,皇帝才能和臣子和衷共济,而不是每天有个搅屎棍在中间搅合,让朝堂上充满了戾气。

可从朱瞻基登基时方醒率领火器卫所进城阅兵开始,朱瞻基亲手一点点的击破了外界的猜测。

兴和伯依旧……不,是更进一步!

他和皇帝就像是一内一外的两个棋手,渐渐的开始了布局。

这就是个历经三朝而屹立不倒的搅屎棍!

再没有比他更幸运的臣子了,所以那些人在盯着他,想从他的身上找到漏洞,然后就像是火枪阵列般的集火攻击。

就在方醒带着朱权进城时,那些早已得到南边消息的人都在摩拳擦掌,想给方醒重重一击。

你居然逼反了藩王,这是跋扈到没边了啊!

可朱瞻基随即就用幽禁朱权给了这些人一巴掌,而后朝中也传来了大佬们都认可此事的消息。

这人为啥运气那么好呢?居然查到了朱权暗中收集铁料的证据。

就在大家悻悻然的收起那些心思时,一个消息就炸雷般的把他们给炸懵了。

——方醒打死了吕震!

……

“老师,消息出来后,吕家所在的那条街都被马车和人给堵满了,全是去祭奠的人。”

马苏得到消息就告假回到了方家庄。

“慌了?”

无忧在前院和木花玩耍,大树下,她仰头指着上面嚷着,想爬上去。

马苏摇头道:“老师,吕震不值得您出手,所以这必然是诬陷。”

“陛下登基之后,吕震的影响力实际上不断在下滑,从他给吕熊谋官失败上来看,用不了两年,陛下肯定要让他致仕,所以您无需出手。”

“你倒是长进不少。”

方醒惬意的道:“我杀吕震干嘛?不过是拍了一巴掌,若是这都能杀人,军中的将士们以后都得要束手束脚,更别提什么操练了。”

“爹!爬树!爬树!”

无忧在前面回身招手,小脸蛋红扑扑的,马苏看了就想到自己的儿子马彦,不禁面露微笑。

方醒过去抱住无忧,然后把她举到树干上,让她的手抓着树枝。

“爹放手了啊!放了啊!”

无忧欢喜的道:“爹,快放快放……”

贾全进了前院,看到的就是一幅父女嬉戏图。他不忍打断,就站在边上看着。

方醒双手虚扶在无忧腋下,紧张的看着她的小手。

“爹,爹……”

无忧渐渐的抓不稳树枝了,她没有慌乱,她知道自己的父亲一定能保护好自己,于是就双手一松。

“哈哈哈哈!抓住你这个捣蛋鬼了!”

方醒接着无忧,让她坐在自己的右肩上,回身就看到了贾全。

“你大哥他们马上回来了,无忧记得监督他们洗手。”

方醒把无忧放下来,然后俯身亲亲她的额头,说道:“爹出去一趟,回来给无忧带好吃的。”

无忧看了贾全一眼,皱眉道:“爹,他好凶。”

方醒笑了笑,然后走过去说道:“走吧。”

贾全来此,必然是朝中已经在讨论吕震的案子了。方醒作为当事人,在没有证据的情况下,去刑部不合适,于是就只能当庭辩问。

两人出了方家庄,贾全忍不住好奇问道:“伯爷,您这是什么绝技?”

“诛心!”

……

当方醒到时,朝堂上依旧在处理政事,见他进来,所有人都默默的看着。

朱瞻基很无奈的进行着程序,“兴和伯,有人指证你昨日殴打吕震,此事可真?”

方醒苦笑道:“假的不能再假了。”

刑部尚书金纯出班问道:“兴和伯,昨日你与吕震为何相遇?可有动手?”

这是程序,方醒并未觉得受到了屈辱,他说道:“昨日出宫之后,我就在面人摊等着做面人,吕震从身后摸过来拍了我一把,然后说是改日请我喝酒……很亲切,让我有些不知所措,以为他疯了。”

买面人,大家都知道方醒家中有三个孩子,出门在外看到孩子们喜欢的东西,为人父母的在有能力的情况下,多半会买回家去。

至于吕震的亲切……这事儿大家都清楚。

夏元吉出班说道:“吕震近些时日对谁都亲切,虽说不言亡人过,可此事涉及到兴和伯的清白,本官就说了吧。这是为了给吕熊要官职,他怕旁人阻拦,就改弦易辙……连本官都有些恍惚。”

群臣都点头,他们最近都被吕震的亲切弄的有些不适应。

方醒点点头,对夏元吉表示感谢,然后说道:“我答应了,我虽然与他有些过节,不过伸手不打笑脸人。当时我闻到他浑身的酒气,就拍了他的肩膀一下,结果他喝多了,一下就软到了地上,最后还是我给扶起来的。”

“就一巴掌?”

金纯看看方醒的双手,觉得这不是能一巴掌拍死人的手。

“当然,当时看到的人不少。”

金纯纠结的道:“兴和伯,那最后呢?”

“最后?”方醒想了想,说道:“最后他拍拍屁股就走了,临走前再次说改日请我喝酒。”

金纯盯着方醒的眼睛问道:“就这些?”

方醒瞪着他说道:“我与他不合,能勉强答应和他喝酒就觉着膈应,难道我还能和他把臂同游?”

金纯目光扫过方醒的身上,淡淡的道:“兴和伯,刑部已经在搜寻昨日在场的人,目前已经找到了那个做面人的男子,可他却说当时在做面人,没注意。”

方醒从容的道:“吕震走了之后,我马上就抢了先,让他赶紧先做我的面人,这个他该记得吧?”

金纯点点头,说道:“不过这不够,你是兴和伯,他们是平头百姓……”

“你在说我会杀人灭口吗?”

方醒有些哭笑不得的道:“我若是要杀吕震,犯得着当街下手吗?”

金纯点头道:“是,不过错手也有可能。”

好吧,这位完全是从办案子的角度去看问题,方醒没辙,就说道:“当时在场看到的少说二十余人,找到几个就清楚了。”

金纯仔细看着方醒的眼睛,却没有找到心虚或是躲避,他点点头道:“目前只能是如此。”

回身他拱手道:“陛下,臣请聚宝山卫近几日不得出营。”

这是担心方醒会调动聚宝山卫的那些斥候去干掉目击者。

方醒不想朱瞻基为难,就说道:“陛下,天气炎热,营中最近应该没有假期。”

朱瞻基点点头,说道:“去查清楚,黑的白不了,白的也……黑不了,若是构陷,那就让他们付出代价。”

皇帝只说了要构陷者付出代价,话里话外都在为方醒撇清。

这还是信重啊!

群臣心中复杂,而金纯已经告退,他要趁着锦衣卫和东厂的人没来掺和之前把案子搞定,否则刑部的脸就丢大了。

推荐阅读: 《飞剑问道》 《牧神记》 《天道图书馆