当前位置: 淘书看 > 带着仓库到大明 > 第1838章 皇后有孕

第1838章 皇后有孕

吕震躺在床上,想着今天皇帝的神色,不禁有些抑郁。

他靠的就是强闻博记,靠的就是揣摩君王的意思,这才稳住了礼部尚书的官位。可今天看皇帝的意思,似乎是对他不大满意。

“一个给事中算什么?于谦那个愣头青都能一步升天,为何我儿不行?”

吕震有些烦躁,他扯开内衣的胸襟处,右手背压在眉心上,呼吸急促。

“若是方醒能帮忙说说话就好了,他是陛下的心腹,一句话能顶老夫的十句,还不会惹火陛下。”

“哎!当初就不该和方醒闹腾,好好的不成吗?反正他的事和老夫没关系,何必多事呢?”

吕震翻来覆去的睡不着,越想身上越燥热。

“父亲。”

卧室外面传来了儿子吕熊的声音,吕震说道:“今日可有人说你坏话了?”

吕震为儿子在朱瞻基那里求官好几次,外面的人渐渐的都知道了,导致吕熊经常被同僚暗讽。

“父亲,没有的事。”

吕熊的声音带着担忧:“父亲,您可是身体不适吗?那孩儿去请了郎中来吧。”

吕震说道:“为父无事,那件事你放心,为父必定是要做成的,去吃饭吧,啊!”

“是,父亲。”

听着外面远去的脚步声,吕震唏嘘不已。

可是答应了儿子的事情,做不到的话,吕震会觉得没脸回家,所以他继续盘算着,盘算着如何才能把关系走通。

“没地方立功啊!哎!”

越想越烦躁,吕震干脆把内衣脱了,这才觉得好受些。

……

“爹!”

当抱起无忧的一瞬间,方醒觉得自己偏爱闺女真的没错。

以前他出去一段时间再回来,两个儿子都不认识了,要慢慢的培养熟悉起来。

先前他才进后院,正和两条大狗在院子里玩耍的无忧起身看了他几秒钟,就欢呼着跑了过来。

“想爹了没有?”

方醒单手抱着无忧,对出来的张淑慧和小白点点头,问道:“那两小子呢?”

“夫君辛苦。”

张淑慧说道:“他们都在书院呢。”

“爹,我想你了。”

无忧此时才说了这句话,方醒亲了她一口,欢喜的道:“闺女就是比儿子贴心,那两小子就野的没边了,整日就记着玩耍……”

“爹。”

“爹。”

呃!

方醒抱着无忧回身,看到两个儿子一本正经的行礼,只是都带着委屈之色,就尴尬的道:“好了,为父此次带来了不少礼物,你们去分一分。”

方醒把无忧放下来,摸摸她的头顶说道:“无忧也去。”

无忧欢喜的跟着两个哥哥往前院跑,两条大狗看看方醒,犹豫了一下,也追了上去。

“我走之后家中有啥事没有?”

夫妻之间最好的融合方式除去那些之外,就是家事。

张淑慧叫小白去准备方醒洗澡的衣服,然后说道:“没什么事,就是皇后最近吃了些亏。”

“吃亏?”

张淑慧帮方醒脱去外裳,说道:“嗯,说是宫中分发脂粉,有几个嫔妃少了。”

“那关她何事?”

胡善祥又不揽权,分发脂粉这等事她肯定不会插手,最多是下面的人禀告时她点个头而已。

“别换了,等我洗澡之后再换。”

方醒就穿着内衣都觉得热,可惜现在不大方便穿短裤,不然他准备弄几条出来,家里人,特别是两个孩子都可以穿。

张淑慧把他的外袍放在架子上,方醒在后面看着那渐渐浑圆的曲线,不禁有些口干舌燥。

“开始宫中说是皇后克扣了,后来大概是觉着这话像是谣传,就换了个说法,说皇后嫉妒那几个嫔妃,就扣下了脂粉,那几人要是再不服软,皇后就准备要下狠手了……夫君,您……”

张淑慧回身就看到了方醒那直勾勾的眼神,不禁回头看看门口,然后说道:“夫君,大白天的可不兴这个。”

这年头白日宣那个啥的有些忌讳,大白天的痕迹太过明显,张淑慧觉得会很丢人。

方醒干咳道:“皇后不是那种人,陛下没管?”

张淑慧瞪了他一眼,说道:“陛下还不知道呢,皇后也没去告状。”

方醒皱眉道:“她不能去告状,否则就是不称职。”

看到张淑慧有些愤愤不平,方醒无奈的道:“皇帝管理大明,皇后管理后宫,这是分工。皇后什么事都要找皇帝去讨回公道,那皇帝要你来干嘛?”

张淑慧不服气的道:“那是夫妻,其他的只是小妾。”

呃!

换做是外人方醒真的没兴趣解释这事儿,自家的老婆却没法,否则晚上多半是要被敷衍了事。

“皇帝没有媳妇,这一点你要记牢了。”

“没有夫妻?”

“对。”

方醒解释道:“我说过皇帝无私情,无能的皇后暂时能赢得皇帝的同情和怜爱,可时间一久,同情会变成烦躁,怜爱就会变成厌恶。”

“男人没一个好东西!”

小白进来反击道,然后补了一句:“少爷不算。”

方醒笑吟吟的拱手道:“承情承情。”

这是方醒从男人的角度出发的解释,外加点对皇帝的特性分析。

“就像是一个人喋喋不休的每日找你诉苦,说家里面如何如何的艰难,亲人们如何的讨厌,爱占便宜……不说多,半个月估摸着你就得烦了。”

张淑慧愁容满面的道:“可宫中还是在传着这些话呢,皇后就当是没这回事,根本就不搭理。换做是妾身的话,肯定要把人给拿了,把事情弄个水落石出。”

“哎!皇后不是吃醋的人。”

方醒觉得女人就是麻烦,一多就争斗。

“夫君……”

张淑慧突然出去看了一眼,再次进来时,就鬼鬼祟祟的低声说道:“夫君,皇后有身孕了。”

呃……

方醒这次是真的吃惊了,他眨巴着眼睛,渐渐的脑子活动起来,问道:“若是皇后有孕,谁都不敢闹腾,那么必然就是没报上去,谁给她出的主意?”

胡善祥没有这个心机,所以方醒觉得这是有人给她出了昏招。

张淑慧楞了一下,问道:“夫君,妾身怕有人给皇后下毒呢!难道错了?”

方醒以手扶额,随即又放下,说道:“我说过许多次了,谁也不敢对皇后的身体下手,那是找死,皇帝不处置,我就要进宫去问问他是否想宠妾灭妻!”

张淑慧羞赧的道:“妾身觉着那个女人看似老实,可心机特别多,就担心……想等皇后的身子稳住了再说。”

小白也说道:“少爷,上次我进宫的时候遇到过孙贵妃,看着好假,笑的让人头皮发麻。”

“那是你事先就预设她是个奸猾的人,所以才会看她什么都不顺眼。”

方醒交代道:“有什么好瞒的?这几天你就进宫求见,让皇后赶紧把有孕的事说了。”

推荐阅读: 《三寸人间