当前位置: 淘书看 > 带着仓库到大明 > 第1837章 奇怪的吕震

第1837章 奇怪的吕震

兄弟姐妹们,有月票的扔两张。

……

群臣除去杨荣开始驳斥了朱权之外,其他人都相当于是看了一出大戏。

君臣联手斗宁王的大戏!

顺便让他们重温文皇帝在时的那种俯首帖耳的生活!

“兴和伯此行辛苦了。”

方醒的脸又被晒黑了,他拱手道:“陛下,此次南昌前卫之事,让臣觉得南方的卫所多有懈怠,监管不力。”

这事儿和兵部没关系,所以张本没回应。

朱瞻基说道:“总有人以为天高皇帝远,把军队当做是自己的家奴,这等人,发现一个,严惩一个,绝不手软!”

随后大家就散了,回到值房之后,金幼孜说道:“陛下这是要开始对武人下手了吗?还是说是在敲山震虎?”

杨荣是首辅,他不会轻易表态,而黄淮的身体不大好,只是在强打精神。

杨溥看了大家一眼,说道:“武人……陛下当年也曾多次经历战阵,武人的忠心应该是不缺,只是这些人没了出路,找不到征伐之地,陛下要时不时的敲打一番……”

杨荣看了他一眼,心中有些忌惮。

杨溥平时的话不算多,但杨荣几次观察,发现这人实际上最喜欢的还是揣摩。

揣摩同僚,揣摩帝王,揣摩局势,然后据此作出判断和应对。

这是个劲敌!

原先朱棣属意的首辅是杨士奇,可后来却因为杨荣站队正确,所以就虎口拔牙,抢到了先机。

如今朱瞻基在位,他的政治主张偏向于朱棣,所以杨荣必然是稳当的。

要想撼动杨荣的位置,那么必须要保证大明的局势下滑,皇帝的锐意进取被当头一棍,然后杨荣这个首辅就会成为盾牌被扔出去。

就如同宋朝一般,改革被抵制,被反对,难以为续时,王安石就是盾牌。只有他滚蛋了,君王的威信才能继续保持下去。

所以杨荣在观察着这些同僚的言行,然后仔细揣摩。

杨士奇是个厚道人,同时也是对杨荣威胁最大的一个。金幼孜有些焦躁,从方醒介入之后,他就开始焦躁不安,并充当了搅屎棍的角色,不停的在搅动着朝局。

黄淮不足为据,他的身体就无法保证充沛的精力来担任首辅的职务。

那么……

杨荣说道:“文武之间的事不是咱们能掺和的,听从陛下的吩咐就是了。”

他一边说一边快速的瞥了杨溥一眼,看到了一丝诧异。

是啊!诧异……

杨荣在心中冷笑着,他知道杨溥刚才的言论有激金幼孜的嫌疑,只要金幼孜一闹腾,他这个首辅必须要镇压或是劝解,不能把矛盾闹到皇帝的身前。

然后……这个首辅和同僚的关系就会越来越差。

再然后……

……

方醒出宫时特地去了太庙那边看了一眼。

太庙里已经是烟熏火燎中,那些礼官在折腾着。

方醒看到了吕震,而吕震也看到了他,就走出来,站在台阶上,双手拢在袖子里,问道:“兴和伯这是要回家了?”

方醒点点头,看着大殿里那些粗大的柱子眼馋。

这些高大的柱子可全是金丝楠木啊!

随便支撑个几百年屁事都没有的金丝楠木!

方醒在对着这些好木料垂涎三尺,吕震却笑吟吟的道:“兴和伯南下几个月,赶紧回家团聚吧。”

这人怎么变热情了?

方醒狐疑的看了他一眼,然后拱拱手走了。

吕震笑着目送他远去,然后转身进去,继续进行仪式。

“请行礼……”

礼官的声音悦耳悠扬,既不会‘惊扰’到皇家的列祖列宗,又能彰显皇家的尊贵。

神位一一排列,太常卿跪下,上香,祭酒……俯身伏在地上。

“再拜……”

“兴……”

“平身……”

一系列的程序走完后,礼官说道:“礼毕……”

吕震笑眯眯的和众人拱拱手,然后独自走了。

“吕大人今日这是怎么了?难道是遇到了好事?”

“嗯,以往他可不会对着咱们笑,更不会拱什么手。”

这时太常卿过来,这些人马上就闭口不言。

太常卿负手看着外面的阳光,喃喃的道:“这人为了自己的儿子去陛下那里求官,好几次了啊!”

呃!

这些官员小吏都垂首,等太常卿走了之后,他们这才三三两两的出去。

“这人好厚的脸皮啊!居然为自己的儿子求官。”

……

吕震的心情不错,稍后就去了那些番僧的地方视察了一番。

礼部看似不管钱,不管官帽子,可涉及之事都和国家形象息息相关,在看重礼仪和名分的大明,礼部尚书的官职也不差。

番僧们被养在京城,平日里也没啥事干,见到吕震来了,就弄了一桌素斋,请他吃了。

席间吕震的情绪不错,频频举杯。

等太阳偏西,吕震看看到下衙的时间了,就起身摆摆手,然后走了。

他摇摇晃晃的上马,慢悠悠的回家。

出了皇城没多远,他就看到了方醒。

“要一只狗,小狗。再来一个武将,要大刀……最后来个胖子,看着好笑的胖子……”

方醒就和那些百姓挤在一起,满脸兴奋的叫喊着。

吕震喝的有些醺醺的,他趁着酒意挤了过去。那些百姓看到他穿着官服,只得让开了路。

吕震走到方醒的身后,拍了他的肩膀一下。

“兴和伯,你这是童心未泯呢?”

方醒回头看到是他,就随口道:“看着这面人喜庆,买回家给孩子们玩耍。”

吕震打个酒嗝,低声道:“兴和伯,改日本官请你喝酒。”

两人没什么交情,不,应该说是有些仇隙。所以方醒觉得这厮越发的古怪了,就随口应了,然后就用力的拍了他的肩膀一下表示还礼。

“哎……”

吕震喝酒之后脚发飘,被方醒这一巴掌就拍在了地上。

“我说你不是想讹我吧?”

吕震在地上几次起不来,周围的人以为他们要打架,马上避开了,让出了一大块空地。

“老爷!”吕震的随从惊呼一声,然后准备过来扶起吕震,却被吕震拒绝了。只是对方醒怒目而视。

吕震苦笑道:“老了,这骨头硬,兴和伯搭把手。”

方醒一把就扶了他起来,说道:“我说吕大人,下次你可千万别和本伯闹腾,小心啊!”

上次他一脚把吕震踹到家里养了许久,这仇他不相信吕震会忘记。

吕震起来拍拍屁股,拱手道:“走了,兴和伯记得啊!改日本官请你喝酒。”

方醒勉强应了,然后趁着人少的机会,赶紧让面人师傅把自己的三个面人做了。

……

吕震到了家,儿子吕熊还没回来。老妻帮他更衣,随口问了吕熊的官职。

这是吕震前段时间吹嘘造的孽,他一边换上家常衣服,一边敷衍道:“还早呢!陛下登基没多久,现在不好开口。”

随后他的老妻给他喝了醒酒汤,他厌恶的喝了,打个嗝,起身就进了卧室。

“有些累了,别吵闹。”

“知道了。”

推荐阅读: 《三寸人间