当前位置: 淘书看 > 带着仓库到大明 > 第1836章 本王等着看你的结局

第1836章 本王等着看你的结局

吕震很得意,他完美的完成了仁宗的后事,得到了朱瞻基的夸赞。

虽然朝中不少人看他不顺眼,觉得他是小人,可在礼部尚书的位置上,他至今依旧屹立不倒。

哪怕是朱棣的宠臣胡濙也无法撼动他的尚书宝座。

初秋的北平有些干燥,吕震觉得有些燥热,胸口处发闷。

这种感觉很难受,让人想撕扯衣襟,随后把胸口敞露出来,否则憋闷的想发狂。

他进了宫,禀告了仁宗下葬后的一些事宜,朱瞻基很是满意,夸赞了几句。

吕震看到朱瞻基的心情还不错,就说道:“陛下,臣子吕熊每日回家都在想着公事,三更方睡,臣……臣知道兵科给事中出了缺,陛下……”

说着吕震就跪在地上,泪水长流,哽咽出声。

朱瞻基皱眉放下奏章,淡淡的道:“此事且等蹇义来了再说。”

官位出缺,一般除非是皇帝有了人选,否则大多是蹇义提出几个人给朱瞻基挑选。

吕震讪讪的请罪,朱瞻基说道:“今日该去祭祀太庙,你为何还在这?”

吕震起身道:“陛下,臣在等太常寺的人。”

干正事的时候还不忘来给自己的儿子求官职,这是在摆老资格。

这人有些得意忘形了!

朱瞻基冷冷的道:“那还不赶紧去?”

吕震躬身告退,出了大殿,他擦去额头上的冷汗,在心中告诫自己,千万别太得意了,要谨慎,谨慎!

下去的时候他又看到了宋老实,这个傻子还冲着他笑了笑,吕震微微笑着。

还没出午门,吕震就看到了方醒。

“兴和伯……”

这厮怎么回来的那么快?

吕震错眼就看到了方醒身后的朱权,赶紧拱手道:“见过殿下。”

朱权没搭理他,他在看着眼前的宫殿,唏嘘不已。

“殿下可是在想着这些宫殿差点就归于自己吗?”

朱权看着方醒不屑的说道:“到了这里,你没有和本王说话的资格。”

方醒笑了笑,说道:“可惜你却不知道陛下,陛下不会以身份来辨识人,他只会看这个人对大明有何功劳,有何帮助,至于你,坐吃等死罢了,何来的资格?”

吕震讶然看着面色铁青的朱权,再看看轻松写意,一点儿都没惶恐意思的方醒,赶紧拱手走了。

这人疯了,张狂了,膨胀了!

吕震第一次没有反对方醒,他觉得方醒讥讽的太对了,那些藩王平时以龙子凤孙自居,全天下大抵就只在皇帝的面前低一头,其他人根本就不入眼。

他一路想着这些事到了太庙,看到太常寺的人早就在等候了,就说了几句本官有政事在身,来迟了的话,然后开始进入程序。

而方醒却带着朱权已经到了乾清宫。

朱瞻基登基之后也就是在太和门进行了一次御门听政,然后大多都在乾清宫处理政事,召见重臣。

所以当朱权进入大殿时,辅政学士和六部尚书就只差个吕震,其他人都在。

朱权只是拱手,然后缓缓看了一眼群臣,说道:“你让吕震去办事,是知道此举不合礼法吗?”

杨荣没等朱瞻基回答,就出班道:“殿下此言太过,私藏铁料,敢问可合乎礼法?”

朱权轻蔑的瞥了杨荣一眼,说道:“你是谁?”

这是羞辱,也意味着朱权想保住自己最后的尊严。

杨荣昂首道:“下官杨荣,见过殿下。”

朱瞻基冷眼看着朱权在表演,说道:“宁藩这些年辛苦,朕早有见见宁藩的想法,今日一见,果然闻名如见面,心思细腻。”

朱权号称是智谋无双,而朱瞻基的评价却也恰如其分,暗示朱权城府深,心思缜密。此次谋逆正是隐忍多年的谋划。

朱权缓缓看向朱瞻基,微笑道:“若是文皇帝在,本王尚可屈膝,可你……本王当年在塞外攻伐时,你尚未出生。四哥养的好孙儿,把本王擒了,可是要杀了本王吗?”

朱瞻基面无表情的道:“宁藩苦心孤诣多年,谋逆之心确凿,以后就在北平居住吧。”

凤阳被朱瞻基忘在了脑后,他有些焦虑,缺乏安全感,所以才把朱济熿和朱权都软禁在北平。

太年轻就是这样,意气风发之后,这个庞大帝国的诸多麻烦让他有些不堪重负了。

方醒握紧双拳,目光缓缓转动,看了群臣一眼。

他知道自己不在的时间里,这些人用软刀子在慢慢的磨着朱瞻基。

磨啊磨!最终把一个想做一番事业的帝王给磨成了老气横秋的皇宫看守者。

“随便你,本王只要书琴即可。”

朱权腰身笔直,目视着朱瞻基,依旧是云淡风轻。

朱瞻基点头道:“令宗人府去了宁藩……”

“朱瞻基!”

朱权猛地扑了过去,早有准备的方醒过去,从身后一把勾住朱权的脖颈,然后一拉,就把他拉倒在地上。

侍卫也冲了过来,两下把朱权给控制住了。

朱权目眦欲裂,喝骂道:“黄口小儿,你居然敢断了宁王的爵位,太祖高皇帝在天之灵在看着你,你这个小畜生,迟早会有报应,本王等着看你的报应,报应……”

“你不懂。”

朱瞻基并未动怒,只是起身道:“你不懂何为帝王,你更不懂太祖高皇帝想要的是什么,所以你只是宁王。”

“大明之所以是大明,那是因为它不是一家之天下。以天下奉养一家,迟早会被倾覆。”

朱瞻基从容不迫的说道:“古人云,君者,舟也;庶人者,水也!水能载舟,亦能覆舟。朕行正道,以诚心待万民,当无往而不利,蝇营狗苟者……必遭万民唾弃!”

朱权被反剪双手,他冲着朱瞻基冷笑道:“四哥废藩王,你父亲也想废藩王,你是废了晋王和宁王……你还想废了谁?那么多的藩王,你还想废了谁?太祖高皇帝,看看这一家子逆贼吧!看看他们把大明弄成了什么样……”

“大明很好。”

方醒说道:“大明以后还会持续好下去,越来越好!历史和时势选择了文皇帝,事实证明他老人家是大明最出色的帝王,除去太祖高皇帝,无人能比,以后也不会再有。”

方醒深深的吸一口气,他想朱棣了。他觉得有些累,他想那位总是板着脸的帝王能够重生,然后用自己的威信压住大明的那些杂音。

“如今的大明欣欣向荣,这便是文皇帝打下的底子。那些外敌闻风丧胆,那些藩属国毕恭毕敬,这些是谁的功绩?是你吗殿下?”

朱权呆滞的听着方醒的咆哮,他想起了朱棣的霸道和雄烈。

“文皇帝从不对外敌妥协,他敢于拔刀,你敢吗?”

方醒讥诮的道:“你只敢躲在王府里装作一心向道的模样,你想的只是满足自己的私心,你也配觊觎那个位置吗?”

朱瞻基看到方醒的眼睛有些发红,就知道他这是在怀念朱棣。于是他自己也忍不住红了眼眶。

登基至今,大明的局势看似良好,可底下的暗流从未停止过涌动。

那些表面忠心耿耿的臣子,谁也不知道他们的心里在想些什么。

皇帝确实不是个好差事!

朱瞻基挥挥手,“带了晋庶人去,书和琴都给他。”

朱权呆若木鸡的被两名侍卫架着往外走,快到殿外时,他突然喊道:“出海耗费巨大,到处征伐死伤惨重,好战必亡!朱瞻基,本王等着看你的结局!”

朱瞻基冷冷的道:“你的眼界和格局也就只有这些,不足以和朕说这些大事。”

“哈哈哈哈!本王等着,朱瞻基,本王等着你……”

推荐阅读: 《大王饶命》 《圣墟》 《三寸人间