当前位置: 淘书看 > 带着仓库到大明 > 第1835章 不坠上国之威

第1835章 不坠上国之威

王十五在鸿胪寺当差,职位不定,到处跑,说白了就是个打杂的小吏。

从那些使者来了之后,他就在驿馆里伺候他们,听候召唤。

十多个使者,加上他们的随从,王十五一天连轴转,不管是吃喝拉撒他都得去转达要求。

这是个跑腿的苦差事,而且经常会发生矛盾。

就像是做生意一样,和客户有矛盾,就先让下面的人去直面客户,等客户的火气差不多发完了,知道原因了,上面的人就该出场了。

这就是缓冲器,而王十五干的就是这个活。

使者们住的地方不算好,这是方醒造的孽。上次使者们刚到金陵时,他听闻使者们在路上认为大明以后不出海了,颇为轻视,就把这群人丢进了驿馆里。

驿馆自然不能和以前的鸿胪寺精心准备的地方相提并论,可那些使者被方醒给吓坏了,当时没敢质疑。

可他们一直等着,等施二姐都走了许久,依然看不到大明送他们回国的意思,于是耐心渐渐消磨,脾气越发的大了起来。

快到午饭时间了,王十五去厨房看了看,看到有羊肉和鸡肉,就和厨子笑闹了几句,觉得今天应该是平安无事。

等饭菜弄好后,王十五带着一群杂役送了过去。

一个国家一个小院,王十五带着人一个个的送进去。

开始还算是顺利,只是送到苏禄的小院时,使者的随从却因为思念亲人发脾气,当即就把饭菜给掀翻了,还情绪激动的喝骂着王十五。

“你们明人就是这么对待朋友的吗?”

那随从指着王十五说道:“多久了?一年多了,为何还把我们关在这里?”

王十五堆笑道:“这不是船队没准备好吗,现在船队正在整修,稍后出航时自然会带着诸位回去。”

苏禄使者带的随从不算多,可三十余人挤在小院里,条件不算好,加上思念家人,情绪都有些激动。

“上次你也说马上走,马上走,多久了?咱们都学会大明话了还没走。”

“你们的皇帝说话不算数,上次还说以后不下海了,现在的皇帝又说要下海,出尔反尔,不像是……不像是…..”

最后那话虽然忍了,可王十五却猜得到他想说什么,就驳斥道:“那是陛下,也是你们能挂在嘴边的吗?”

一个随从怒喝道:“我们要回去!你们若是不肯,那就给船,咱们自己回去!”

这时候别的使团听到了这边的动静,午饭也不吃了,都挤进了院子里。

“我们要回去!回去!”

“你们明人说话不算话!”

“我们要回去!”

渐渐的群情激昂起来,在思家的情绪支配下,这些使团都开始了抗议。

王十五额头冒汗了,他的周围全是声音,抗议的声音。

若是以往,这些使团哪敢聚集闹事,可郑和的船队都整修好久了,就算是造船都该差不多出来了,可依旧没有出航,这由不得使团的人不激动。

“何时回去?你告诉我们,何时能回去?”

王十五眨着眼睛,看着一张张愤怒的脸,说道:“兴和伯来金陵了。”

瞬间院子里安静了,这些人想起了上次方醒的警告,都有些退意。

可有几人大抵是怒不可遏了,还在喋喋不休。

“说话不算数,哪有这样的上国?哪有?”

王十五一听就怒了,说道:“你们在这好吃好喝的还不知足?至于何时回去,那得等……”

王十五觉得周围很安静,连咳嗽和呼吸声都听不到。

这么老实?

王十五缓缓回身,就看到身后闪开了一条缝隙。透过缝隙,他就看到了负手站在院门外的方醒。

冷冰冰的方醒!

“好热闹!”

方醒就站在外面,目光缓缓扫过院子里的人,在王十五那里停了一下,说道:“你不错。”

王十五只觉得一股清泉从头顶缓缓淋下去,心中的委屈和焦躁就被这股清泉给淋没了。他拱手道:“伯爷,小的只是不想坠了大明的上国之威。”

方醒点点头,然后目光一冷,淡淡的道:“你们哪不满意?说,本伯今日为你等做主。若是不够,本伯马上上书京城,请陛下定夺。”

院子里鸦雀无声,王十五看到这些人大气都不敢出,不禁心中大畅。

无人接话,方醒说道:“让使者们都来这里。”

懂大明话的马上轻手轻脚的出去,不懂的也跟着,很快小院里就只剩下了王十五。

苏禄使团被吓坏了,居然也跟着出了院子。

王十五躬身道:“伯爷虎威,小的佩服。请容小的安排。”

方醒轻咦一声,点点头,然后王十五就叫了那些送饭菜的人进来布置。

看到他指挥着那些杂役井井有条的布置着正堂,方醒觉得大明真的是不缺人才,只是缺乏人才上升的通道罢了。

“见过兴和伯。”

使者们来了,方醒没回头,当先进了正堂。

这些使者也不是好鸟,刚才那些随从来闹事,何尝不是他们的纵容。

双方坐下后,王十五给方醒上了茶,至于那些使者,抱歉,人太多,没桌子摆放。

方醒摸了一下茶杯,感受着那滚烫,然后说道:“两年,两年内大明经历了两任帝王的更迭,这是大不幸。”

那些使者都纷纷低头表示哀悼,方醒瞥了一眼,说道:“幸好陛下稳住了大明。大明稳住了,各项事宜自然会逐步推进。本伯听闻你等对大明不满?说说吧,本伯正好在此,有什么不满都说出来,本伯能解决的就解决,解决不了的上奏陛下。”

“没有的事,兴和伯,咱们对大明可是敬若神明,没有的事。”

“是啊!本想及早回去禀告国主,然后国中好来吊唁……”

这话暗指朱高炽去时大明没有让他们去北平吊唁。

方醒看了说这话的使者一眼,说道:“客随主便,大明怎么安排那是大明的事,举国同悲之时,难道还得要面面俱到吗?还是说缺了你先帝就得等着?”

这使者瞠目结舌,反应过来后就请罪道:“是在下错了。”

从金陵到北平,等他们到时,朱高炽尸骨已寒,去干什么?耗费钱粮?

所以当吕震去请示朱瞻基时,他直接就漠视了。

“此次船队出海,一是宣慰,二是贸易。”

下面静悄悄的,被大明这个庞然大物重新控制的恐惧让使者们心中悲喜交加。

悲的是以后想自由扩张怕是不能了,否则大明的船队会把强势的一方打回原形。

而喜的是以后安全有了保证,而且贸易重开之后,这些藩属国也是受益者。

方醒看到了这些复杂的表情,他说道:“贸易,大明不需要那些珍禽异兽,不需要那些华而不实的东西,既然是贸易,要么以物易物,要么就用金银来交换,这是铁律,以后就照此而行。”

推荐阅读: 《牧神记》 《天道图书馆》 《汉乡