当前位置: 淘书看 > 带着仓库到大明 > 第1832章 主人与奴隶(感谢‘迪巴拉e绝世’成为新盟主。)

第1832章 主人与奴隶(感谢‘迪巴拉e绝世’成为新盟主。)

“商人能给船队供货,很可怕!”

“老师,那些商人马上就会成为陛下和方醒的支持者,这是有意的,蓄意为之的阴谋!”

“去岁时那人和郑和想造船,可那只是一艘不大的船啊!以那人的身家,轻易就能拿出钱钞来,可他居然去摊派,还不是强制……愿者上钩……”

黄俭很痛苦,他觉得方醒去年的那个谋划看似无意,好似在盘剥商户,当时他还嘲笑来着。

可这才过了多久?方醒当初的盘剥就变成了一招大棋。

“老师,他这是在撕裂南方!他苦心孤诣的这般布局,就是为了让南方成为一盘散沙,然后任由陛……任由他来各个击破……”

“而且他这是在利用这些商人来反击那些反对出海的声音,当那些商人越做越大之后,这股势头将会越来越难遏制,老师,这人胸有山川之险啊!”

汪元压压手,示意他坐下。然后给他倒了一杯茶,微笑道:“不要急切,刚来的消息,宁王已经被擒,此刻就在那座大宅子里……”

黄俭身体一缩,发出嘶嘶的声音,就像是躲在落叶中的一条毒蛇发现了猎物。

“老师,他疯了!他一定是疯了!”

黄俨欢喜的道:“他身负重罪居然还不自知,还想在金陵搅动风云,这是自寻死路啊!”

汪元说道:“且看着。”

这时有人敲门,黄俨问道:“何事?”

他和汪元的关系比较复杂,原先的师徒,后来的幕僚和东家,所以很是随便。

门外传来了一个声音,有些惊异的声音。

“老爷,兴和伯带着千余人往户部去了。”

……

五人一排,一眼看不到头的队列沉默的行进在金陵的长街上。

远处的户部外面围了不少人,他们看着那些商人在进进出出。

商人从来都是附庸,好容易出了一个吕不韦也不得善终。

而大明的商人就是文官,或是说文人的附庸。

士绅能插手地方事务,商人的地位低下,若是不寻找一个靠山,被吞并是迟早的事。

所以别单纯把官商勾结的罪名挂在商人的头上,很多时候他们其实是别无选择。

所以这些‘主人’就在看着那些‘奴隶’在户部进出着,眼神复杂。

“一旦和船队挂钩,这些商人以后就不会听话了。”

一个中年男子喃喃的道,他身边的同伴说道:“成玉兄,我记得那个王便就是靠着你才能在这些年顺风顺水,他可来了?”

中年男子定定的看着户部大门,咬牙切齿的道:“他来了。”

“啧啧!那你以后可就豪奢了。”

成玉兄死死的盯着户部大门,说道:“那个畜生是悄悄来的,这是想脱开了我单干,好大的胆子!”

户部大门不时有人进出,当一个商人满面喜色的出来时,迎面就挨了一拳。

“哎呀!”

商人捂着眼睛跌跌撞撞的退后,他怒火中烧的抬头,然后怒火消失,神色惊惶。

“糜先生……”

成玉兄咬牙切齿的道:“你这个畜生,如今这是找到新主人了?居然私自来此……打!”

他一招手,身后冲上来两个家丁。

商人转身就想跑进户部,却被一个家丁飞起一腿踹翻在地上。

两个家丁冲过去踢打着商人,成玉兄冷冰冰的看着。那些进出的商人见到这一幕不敢管,都从两边小心翼翼的绕了过去。

守门的军士皱眉看着,却也没出手。

这场景就类似于主人殴打下人,只要没打出大毛病来,没打死,官府都懒得看一眼。

而且这两个家丁非常有分寸,下手都离开了要害部位。

成玉兄负手而立,缓缓回身,目光冷厉。

“好!打得好!”

那些围观的文人们纷纷叫好。他们神色兴奋,脸上涨红,就像是在秦楼楚馆中刚看中了一个清倌人,马上就能携手共赴春宵。

“打死他!”

就像是在角斗场一般,这些人渐渐被激起了暴戾,他们振臂欢呼着,山呼海啸。

“打死他!”

什么时候家奴敢背叛主人了?

商贾之辈,从来都是我等手中的玩物。想让你生就生,想让你死……那也不过是一张二指宽的纸条递进衙门的事而已。

那时候就不是官商勾结,而是一家人的内部事。

天下文人文官是一家!

我们一旦联手,这天下就会风起云涌。

何人能挡?!

谁?!

热血在胸中沸腾着,本就对出海没有自己这些人的利益而不满的人群在沸腾着。

“弄死他!打断他的手脚!”

那两个家丁被这气氛给引得兴奋不已,他们下手渐渐的失去了分寸,地上翻滚着的商人渐渐的不动了,他们依旧在踢打着。

“噗!噗!噗……”

那些在欢呼的人疑惑的转头看向右边,然后……

人人面色惨白!

“打!”

成玉兄背对商人,意气风发的喝道。

而那两个家丁也听到了脚步声,他们停住了殴打,缓缓回身……

“噗!噗!噗……”

枪在肩头,脚步整齐,五人一排…….

那些被刚才的殴打吸引过来的闲人都纷纷闪到了边上,噤若寒蝉的看着这支军队的到来。

一个年轻人的脸上还残留着兴奋之后的红晕,他好奇的看着这支军队,看着那些冷漠的脸,觉得有些艳羡。

没读过书的他绞尽脑汁想用一个词来赞美这支军队的煞气,但却无果,却因为他的神色纠结,引来了一个军士的注意,就扫了他一眼。

只是冷漠的一眼,可眼神中带着的煞气却让年轻人呆若木鸡。

“是那个人的麾下!”

“是,外面称呼他为魔神,看看啊!都是一些杀人不眨眼的屠夫!”

“成玉兄,回来……”

人群中有人在喊着,成玉兄却呆呆的看着前方的阵列中走出一人。这人看了那个已经一动不动的商人一眼,就指指前方,阵列中马上跑出来两人,都背着箱子。

这人缓缓的转向人群,说道:“本伯看到你们就想起了蛀虫,不劳而获的蛀虫。”

人群微微骚动,那两个军中的郎中检查了那个商人,抬头道:“伯爷,已经去了。”

“畜生!”

成玉兄呆呆的站在那里,兴奋和自傲已经没有了,在方醒的注视下,他跌跌撞撞的退后几步,伸手指向那些刚才在鼓励他、赞美他的文人,喊道:“是你们!是你们让打死他的……”

“他们叫你吃/屎你去不去?”

那些商人看到方醒来,自觉有人撑腰,就慢慢的围拢过来。

方醒期待着,期待着他们敢于控诉那些不公。

说吧,说出来是谁在你们的店里有股子,说出来,本伯马上收拾他!

可那些商人只是默默的看着倒在地上,一动不动的商人,看着他挣扎的痕迹和那……喷溅出来的鲜血……默不作声。

他们的神色悲戚,感同身受,却默不作声。

推荐阅读: 《飞剑问道》 《牧神记》 《天道图书馆